大国衰落与财政破产|西欧王室财政的极限:法国西班牙衰落之谜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西方资产阶级革命之前的财政,又被称为“王室财政”,家国一体是其显著特征。专制君主以其收入支撑国家财政,国家以其财政供养专制君主,专制君主对于财政的支配不受任何限制。为支持专制君主的野心,大量的财富未进入生产领域,消耗在战争、奢侈品、供养贵族乃至贪腐中,财政濒于破产,全靠借贷支撑。

在西班牙王室支持下,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从而奠定了西班牙霸主地位的基础。图为哥伦比返航后受到西班牙国王和王后的接见。(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西方“王室财政”的极限

近代欧洲就像中国的春秋战国,国家林立,战争不断,尤其是新航路开辟后,西班牙、法国、英国、荷兰等为争夺霸权,战争从陆地到海上遍及整个西欧,大量的社会财富消耗在战争中。

西班牙作为最早海外殖民的国家之一,也是最早享受殖民红利的国家。据《新编剑桥近代史》第四卷《西班牙的衰落与三十年战争》记载,从1503年至1600年,不包括种植园、贸易等收入,仅黄金、白银西班牙就分别从美洲掠夺了153,564公斤、7,439,142公斤。凭借美洲输入的大量财富,16世纪西班牙率先展开了争霸战争。

1516年,来自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的查理继任西班牙国王,史称卡洛斯一世(Carlos I)——同时也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Kar lV)。即位后,查理企图建立“基督教世界帝国”,成就查理曼大帝(Charlemagne)的伟业,“将基督教世界集合在唯一的一个牧羊人之下”。在欧洲大陆,查理与法国进行了四次战争。在地中海东部、北非,为抵御信奉伊斯兰教的奥斯曼帝国的扩张,查理先后远征突尼斯、利比亚。1546年起,查理又介入德国宗教战争,与新教诸侯作战。

1555年,查理退位,传给儿子腓力二世(Felipe II)的除了王位还有2,000万杜卡特的债务和建立基督教世界帝国的梦想。1568年镇压尼德兰革命,在这场时断时续打了80年的战争中,停战时期西班牙每年为驻军支付的军费也有150万杜卡特,1621年战争再次爆发后上升到每年350万杜卡特,其总开支是一个天文数字;1571年与奥斯曼帝国进行勒班多海战;1580年武力吞并葡萄牙;1588年无敌舰队远征英国失败,损失1,000万杜卡特;1589年至1598年,参与法国宗教战争。据统计,1568年到1598年间,西班牙军费开支是其对手法国、英国、荷兰总和的5倍,1598年西班牙债务已达到1亿杜卡特。1618年,腓力四世(Felipe IV)统治时,西班牙又卷入“三十年战争”,以一己之力挑战法国、丹麦、瑞典等国。

作为传统大陆强国的法国,在1598年亨利四世(Henri IV)颁布《南特敕令》(Edictof Nantes)实现宗教和解,国内稍稍安定后就开启争霸战争模式。截至1889年,在法国大革命前的一百多年里,法国几乎与欧洲所有国家打过仗:三十年战争、法荷战争、波兰王位继承战争、大同盟战争、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英法七年战争、美国独立战争以及与西班牙的两场较小规模战争——遗产战争、重盟战争。

其中,仅“太阳王”路易十四时期(Louis XIV,1643-1715)的三次战争——波兰王位继承战争、奥地利王位继承战争、英法七年战争就耗资20亿里弗尔,以至于路易十四临死前告诫继承人路易十五(Louis XV):“尽量和邻国保持和平,我太喜欢战争了,不要在此和奢侈上效仿我。”路易十四悔之晚矣,他留给路易十五高达26亿里弗尔的财政负担。路易十六(Louis XVI)时,一场美国独立战争又花去20亿里弗尔,相当于1788年法国财政预算收入5.03亿里弗尔的4倍。而独立后的美国掉头就与英国和好,法国一无所获。

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Getty )

与中国古典财政一样,加税是专制君主增加收入的第一选择,更何况法国君主早在1439年就获得了不经三级会议同意征收新税的权利。据英国历史学家戴维·马莱(David Maland)《16世纪的欧洲》一书披露,16世纪西班牙的三大商业税,西印度商品贸易税16世纪末比16世纪40年代提高6倍多,1592年塞维利亚商品税比1525年提高10倍,海上什一税仅1561年到1571年就增长了3倍,到16世纪末西班牙商品税税率平均达到30%。传统的赋税来源农业税也成倍增加,西班牙核心的卡斯蒂亚地区普通人赋税在1559年至1598年间增加了4.3倍。

西班牙原本手工业就不发达,美洲流入的资本或因采购国外商品满足国内、殖民地需要而外流英国、法国、荷兰等,或大量用于战争,极少流入生产领域,财政造血能力不足。加之大量资本流入引起的通货膨胀,加税无异于饮鸩止渴,西班牙经济遭到沉重打击。1597年,卡斯蒂亚地区议会在给腓力二世的报告中称:“商业贸易被税收扼杀。在重要的城市里,人们关门闭户,一片凄凉。”到1600年,西班牙三分之一的耕地撂荒,粮食完全依赖进口。

西法两国落后的税收征缴制度,也使大量的税收被截留,加税的效果大打折扣,民众的负担反而更重。西班牙的税收是由各财政辖区分别征收再上缴国王,这与中世纪的领主财政相一致。据《欧洲财政国家的兴起》一书引述的资料,当时各地上缴王室的财政收入为200万杜卡特,几乎不到实际征收的四分之一。法国对农民的税收实行包税制度,国王将各项税收承包给商人。法国历史学家皮埃尔·米盖尔(Pierre Miguel)在《法国史》一书中称,包税人“仅仅一年的税款所得5,400多万里弗尔,而只上缴国王3,100万里弗尔”。

当中国君主除加税以外,一筹莫展时,西方君主找到了一条便捷、高效、立竿见影的增收之路——贷款。查理统治末期的1554年,政府每年需要支付的借款利息已达3.293亿马拉维迪(1杜卡特兑换375马拉维迪),1560年时债务利息已增长到5.507亿马拉维迪。到1598年,西班牙的债务总额已经达到1亿杜卡特。到1789年,法国债务已经达到45亿里弗尔。可以说,支撑西班牙、法国在争霸之路上走下去的完全是贷款。

英国历史学家约翰·艾略特(John Elliott)曾感慨,查理五四、腓力二世在16世纪开创了西班牙的“日不落”时代——“西班牙的实力从来没有像1591年和1592年那样强大过”。殊不知,在这种强大背后的真相是,据《欧洲财政国家的兴起》一书记述,到1598年西班牙王室的全部常规收入已与每年的偿债支出相等,王室财政完全依赖美洲的收入。与这种强大相对应,1591年至1595年从美洲运回的财富达到顶峰,超过4,000万杜卡特,其中约四分之一为王室收入。也就说,在16世纪末西班牙已经扩张到其财政的极限。随着美洲运回收入的减少,西班牙财政必将崩溃,霸权必将衰落。

借债总是要还的,当沉重的财政负担、高额的债务支出致使财政破产时,西班牙、法国不受约束的王权不约而同选择了“赖账”。1557年,西班牙腓力二世继位仅一年就因财政困难宣布废除全部或部分债务,西班牙财政实际已经破产。此后,西班牙王室又分别于1575年、1596年、1607年、1627年、1647年先后五次宣布破产。1774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六刚一登基,即下令拒绝支付公债,并在其在位期间始终坚持这一立场。因为,如果不周期性拒付,法国将因财政赤字而无法存续。

而所谓的废除、拒绝支付,实际只是两国君主与债权人谈判的筹码,最终以借新债还旧债完结,每破产一次王室债务就膨胀一次。这种周期性的破产与拒绝支付,严重损害了王室的信誉,又进一步推高了借贷成本,加重了财政负担。越借越多,越还不起,但一旦不借国家财政就会崩溃,西班牙、法国陷入死循环。

以奢靡著称的西班牙国王腓力四世。(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除了战争,西班牙、法国作为封建专制国家,免税的贵族、宫廷的奢侈、腐败同样吞噬了大量的财政收入。据腓力四世(Felipe III)的首相奥利瓦雷斯(Olivares)披露,在腓力三世统治时期,赏赐宠臣莱尔马公爵(Lerma)及其随从就高达9,600万杜卡特。17世纪初,在西班牙财政完全依赖美洲收入,而美洲收入又逐渐减少的情况下,1618年至1621年间西班牙王室花费了165万比索(西班牙银圆,1比索等于272马拉维迪)在菲律宾购买亚洲的丝绸、瓷器、茶叶等奢侈品,满足贵族的奢靡生活。同一时期,美洲输入西班牙的金银为150万比索。

法国王室的奢华生活,毫无疑问在近代欧洲数一数二。路易十四时期,不但修建了举世闻名的卢浮宫,还在凡尔赛城堡附近修建了一座新城和特里亚农、马尔利两座宫殿。还耗资1,000万里弗尔购置了蓝布伊野宫,为皇后购置圣克卢宫又花去600万里弗尔。路易十六时期,仅路易十六及其侍从每年伙食费就达约300万里弗尔。王后玛利亚·安托瓦内特(Marie Antoinette),崇尚浮华,爱好赌博。她喜欢戴的一种羽毛装饰,每一个羽毛价值50金路易(法国金币,1金路易等于24里弗尔)。在赌桌上,她还曾一次输掉50万法郎(1法郎等于1里弗尔)。1774年到1789年,路易十六又赐给王室亲贵、宫廷侍臣24,800万里弗尔,接近1788年法国财政预算收入的一半。

进入17世纪,当英国、法国、荷兰与西班牙的海上贸易和殖民竞争加剧,西班牙从美洲运回的收入逐渐减少。到1646年至1650年,西班牙从美洲运回的收入已不足500万杜卡特,属于王室的仅140万杜卡特。到1667年,王室收入中约有1,280万杜卡特来自债务,其中又有910万杜卡特被用于偿还债务,国债总额高达1.839亿杜卡特,相当于王室收入的14倍。崩溃的西班牙财政再也无力维持扩张,以1648年“三十年战争”西班牙战败为标志,西班牙从此在欧洲失去强国地位。

1883年美国独立战争后,为维持国家运转,路易十六大肆借款,到1787年新增借贷5.704亿里弗尔。1788年3月,政府的财政预算报告显示,当年财政收入为5.03亿里弗尔,支出6.29亿里弗尔,赤字1.26亿里弗尔。其中国债偿付支出高达3.18亿里弗尔,占财政收入的63.2%,占财政支出的50.6%。

1889年,当路易十六为挽救崩溃的财政,召开已经停摆175年的三级会议,等待路易十六的是法国民众忍无可忍的怒火——法国大革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