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给予广西新指称 释放了什么信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4月25日至2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考察具有“少数民族自治区”之名的西南省级地区广西。习近平当时表示,“广西是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要继续发挥好示范带动作用。”

习近平给予广西“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认定,并要求其发挥“示范带动作用”,是对当地民族相关情况的肯定。习近平这一表态,释放出了要求其他一些同样有着“少数民族自治区”之名的地区以广西为治理目标的信号。

习近平肯定广西民族治理

中国设立的第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区”是内蒙古,在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享受“模范自治区”的荣誉称号,但是中国官方近年已经鲜有提及此称。不仅如此,中国政府鉴于新疆的少数民族教育问题,正在内蒙古推行强硬的促进民族融合的教育改革,一度在当地遭受强烈抵制。

另外三个“自治区”也各有民族方面的问题。西藏与新疆均有当地少数民族分裂独立的潜流,西藏情势目前已有缓解,新疆仍在关键治理时期。深入中国腹地的宁夏也有民族分化加剧的趋势,“清真泛化”和滥建宗教场所的现象暂时受到规制。

相比之下,同样作为“少数民族自治区”的广西,未有受到太多此类问题的争议。广西的主要少数民族壮族按照2010年的中国人口普查数据有约1,692万人,是中国人口数量最多的少数民族。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近年越来越多地使用“示范区”一词,此番给予广西的“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与中国政府给予深圳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称号皆有“示范区”一词。

不过,“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说法,并非始于此时。2015年1月习近平考察云南时,曾提出要求云南“努力成为我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云南尽管没有“少数民族自治区”之名,却也是中国少数民族种类最多的省份。

云南的各民族相处情况也不如广西。2014年3月1日云南省会昆明火车站发生恐袭事件,致使31人死亡、141人受伤,作案的几名维吾尔人来自新疆,却是在云南的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个旧市回族聚居的沙甸乡落脚和策划,几人作案后也是在沙甸被捕。

习近平要求云南“努力成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之后,又说“广西是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其中的细微差别正说明了云南与广西在民族治理领域的不同局面。

另外,具体负责执行中国民族相关工作的中国民族事务委员会(简称中国民委),也正在推行一个大批量命名“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政治运动。中国民委是国务院正部级组成部门,在2018年3月机构改革里被归口于中共中央统战部领导。

中国民委的命名运动

2010年2月,中国民委与中宣部、中央统战部三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的意见》,甘肃、云南、广西、贵州和青海五地提出建设“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先进区”目标,2014年中国民委按照时任主任王正伟“指示精神”制定了统一的测评指标。

王正伟是一名回族官员,仕途集中在宁夏,2013年3月当选中国民委主任,2016年4月被免,成为有史以来任期最短的民委主任。

在中国民委2014年推出的10个测评指标里,其中之一的《全国民族团结进步创建活动示范州(地、市、盟)测评指标》颇有争议。争议内容包括“大力培养选拔和使用少数民族干部,少数民族干部和少数民族领导干部所占比例与当地少数民族人口比例相适应”、“把创建活动纳入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考核内容,对创建活动开展进行专项督查”、“建立健全协调、处置涉及民族因素矛盾纠纷和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定期排查涉及民族因素矛盾纠纷”、“GDP增幅达到或超过全省(自治区)平均水平”。

这些测评指标染指中共人事组织安排和制度建设,倡导优待少数民族,但这种“自上而下”的指标设计带有一定的强制性,客观上将起到固定民族差异、分化民族关系的结果。

此后中国民委每年批准和命名一批“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单位)”,2020年1月推出了第七批183家单位。

王正伟的继任者是来自内蒙古的蒙古族官员巴特尔。在巴特尔任期里的2020年3月,这份测评指标被大幅修改,原因是2018年底中办和国办印发《关于全面深入持久开展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意见》,提出了新的要求。

新的测评指标删除了有关少数民族官员比例等部分争议内容,但部分争议内容仍有保留,或者是出现了新的争议。例如,该测评指标以各民族差异不是以“中华民族”为前提,给“共同体”附以“多元”的矛盾性前缀,并坚持对少数民族的特定的甚至优于其他地区族群的财政资金等方面支持。因此,这项旨在打造“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运动,在具体执行层面可能仍会导致与预期目标相反的结果。

2020年12月,与民族相关事务从无交集的汉族官员陈小江出任中国民委党组书记,随后从巴特尔手中接过民委主任之职。

当然,中国民委负责的这项行动源自中国高层促进“民族团结”的指向与授意,具体落实应该也得到了中国高层的许可。

广西成首个省级民族示范区

民族相关事务是包括中国在内的近现代国家所面临的一个比较棘手的治理议题,中国的实际民族关系情况也并不像每年“两会”期间所呈现的那般团结和睦。在4年之前的新疆等地发生的此起彼伏的恐袭事件,正是中国民族问题的极端呈现,也反映出中国民族相关政策法规和制度设计已有一些不合时宜之处。

现时的中国民族政策,大体承袭自苏联,是中国国家制度构建的重要一环,牵扯很广。而民族政策与执行机制的调整又是一个渐进和长期的过程。

另一方面,在过去几年里新疆、宁夏、内蒙古等地陆续推行一些新的治理方案,是对民族相关实际问题的针对性治理,而民族政策和制度方面的问题或将在各地治理成效的基础上才会有所调整。

习近平此次在广西考察时所提出广西是“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与中国民委批准和命名的“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名称完全相同。习近平的认定脱离了中国民委的命名体系,或许可视作是对“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一次“扩大”。

广西属于省级地区,按照2020年3月中国民委印发的《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示范单位命名办法》所述,作为正部级单位的中国民委批准命名的地区单位都在市级以下。

由中国民委负责执行的这一“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单位)”命名运动,已经运作8年,推出8批,悄然引发了一场争创“示范区”的热潮,未来如何进展值得继续关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