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中共二十大政治局的格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料一年多之后的中共二十大,中央政治局成员大幅换血,留任者换岗也不在少数。图为2021年3月8日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中)出席全国人大会议。(Getty Images)

距离预料中的中共二十大尚有一年多时间,因为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至今尚未“透露”接班人计划,这在2021年4月初习近平近半个月未露面后更令外界疑虑重重,料这场五年一次的“政治大戏”在人事安排上会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出现。不过,总有一些“特殊安排”会提前就位,透露中共最高权力层,即25人中央政治局的格局变化。

点击链接关注专栏【观察站】观中国政经变局 察高墙内外冷暖

照“规则”办事?

中共中央政治局自1927年中共五大首次设立后即是全党的权力核心。如今,中共政治局基本固定由25人组成,按惯例这25人名单直到全国党代会第一次中央全会召开方能揭晓,然而名单正式披露前,一些特殊的政治安排与中共高级干部“圈子”的相对有限性,意味着外界多能提前“嗅出”一些气息。

其一,因为人事布局通常都是联动的,需要“大局出发、通盘考虑”,提前布局“卡位”,因此极具象征意义的地方党代会党委换届选举前通常会透露重磅信息。比如,通常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任的地方党委书记一旦在这一年半时间内发生更动,那么继任者就将会被视为提前“锁定”一张中央政治局的“入场券”。事实上,时任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贵州省委书记陈敏尔皆是在中共十九大前一年时间内就位,分别在主政天津、重庆后晋级中央政治局委员。

根据以往惯例,中共二十大前夕的各地地方党代会将按照两轮进行,大约从2021年秋季中央全会后开始,到2022年6月份结束。也即是说,在此之前,四大直辖市、广东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不排除“换帅”可能,提前曝光新晋中央政治局委员人选。

其二,中央政治局委员为国级领导人,任职年龄要求虽较为宽松,但实际操作中,如“七上八下”(新任年龄不得超过67周岁,68周岁以上不再提名),再如“同一职务不得连任超过两届”等规则,仍须遵守。这意味着,现任中央政治局成员的“去”和“留”实际上存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定性。

其三,特殊的,中央政治局的人员组成相对比较稳定,历次党代会所通过的最终名单分布在党政军各系统,基本上不会“偏离”太多。即以近四届中央政治局组成来说,第一层面,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构成上包括了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务院总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全国政协主席、负责意识形态和党建的常委、中纪委书记、国务院副总理等,十六届、十七届包括国家副主席、中央政法委书记。

第二层面,其余中央政治局委员分别为中组部、中宣部、中央政法委(自中共十八届开始)等党务系统“一把手”,国务院其余三名副总理(有时包括一名女性国务委员,以确保中央政治局拥有女性代表),排名第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两名军委副主席。

第三层面,除以上当然人选外,各届中央政治局构成还可能考虑实际情况进行微调。比如,国家副主席并不总是中央政治局的当然人选,如现任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并非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总书记“大管家”中办主任是从2012年中共十八大栗战书担任时“入局”的,十六届时任中办主任王刚则是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身份,如此看来,胡锦涛第二任期(2007年至2012年)的“大管家”令计划未能“入局”反倒是特例。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仅在中共十八大时由“三朝帝师”王沪宁担任时才“入局”。而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入局”也是十九大的孤例。全国政协排名第一的副主席则仅在王刚卸任中办主任担任该职时“入局”,到中共十九大时,名额由中纪委第一副书记杨晓渡代替。总体而言,中共二十届中央政治局的组成恐怕也基本难以跳脱上述分布规律。

其四,“传统规则”会不会被打破?当然有这种可能。事实上,在中共十九大期间,一些规则已经在悄然发生变化。2018年3月份“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不得连任超过两届的限制,意味着习近平若无意外将继续留任。此外,刚刚过去的2021年全国“两会”修订《全国人大组织法》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在每偶数月召开的会议上微调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以及中央军委副主席、委员。正如上文所言,其中从传统上包括若干中央政治局的当然成员。新规则意味着北京可能在中共二十大前夕即动用此项授权,最终影响中央政治局的构成。

“卡位”

“规则”的确定性有助于人们判断中共二十大中央政治局的格局,而一些迹象则可用来印证某些判断。

截至目前,所有的迹象显示,习近平将在中共二十大继续作为中共最高领导人而存在,这几乎是毫无疑问,兹不赘述。至于其搭档、被视为“弱势总理”的李克强(1955年出生)虽然年龄未过红线,但因为已连任两届国务院总理,按宪法或不得不“调岗”。曾与江泽民搭档的李鹏即在连任两届总理后于1998 年转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1950年出生)年龄最长,料与同样在中共二十大上年龄过线的国务院第一副总理韩正(1954年出生)告别政坛。而其余三名常委王沪宁(1955年出生)、赵乐际(1957年出生)、汪洋(1955年出生)均未到龄,且仅“入常”一届,仕途仍可能有多种变化,但也多半不会离开中央政治局常委序列。18名中央政治局委员情况较为复杂。其一料中共二十大因超龄而退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如许其亮(1950年出生)、王晨(1950年出生)、刘鹤(1952 年出生)、孙春兰(1950年出生)、杨洁篪(1950年出生)、陈希(1953 年出生)、杨晓渡(1953年出生)、张又侠(1950 年出生)、郭声琨(1954年出生),共计9人。

其中,全国人大常委第一副委员长王晨的接棒者应为一名资深的中共党籍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曹建明、沈跃跃、王东明似乎都符合条件,不过综合考虑看王东明更符合“传统”。刘鹤、孙春兰两名副总理分别体现了两种用人思路,前者代表国务院系统,而后者则代表女性,不过,目前仅贵州省委书记谌贻琴(女)接棒孙春兰局势较为明朗。两名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张又侠均到退休年龄,这一局面并不常见。从目前军方人事构成看,似仅有军委委员苗华(政治工作部主任)、张升民(军纪委书记)符合年龄条件,但从履历背景上看二人存在重合,恐只能存一,另一人唯有“破格”提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1953年出生)、国防部长魏凤和(1954年出生)或另选他人。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目前来看仍然循例由公安部长接棒的可能性较低,因为现任公安部长赵克志(1953年出生)年龄已经过线,料唯有内调资深政法官员,比如最高法院院长周强(1960年出生)。中组部部长陈希的接班人不外乎本部常务副部长姜信治“顺位”和其他资深官员外调,事实上对于中组部这样的机要部门“顺位”是特例。其余杨洁篪、杨晓渡“接棒人”是否“入局”从整体看,存在不确定性。

其二,未过年龄红线的9名中央政治局委员未来仕途难以精准预测。 6名地方实力派按照传统应该不会原地踏步,“入京”对于他们来说将是大概率事件。当然,“入京”并不意味着“高升”,“入常”当然是最好的归宿(名额实在有限),而像刘奇葆“入局”复“出局”也有可能。中办主任丁薛祥可以说是中央政治局的“少壮派”。作为习近平的左膀右臂,丁薛祥如果要更进一步或“欠缺”历练,留在中央政治局的同时或被安排调任党务或国家机器系统。中宣部长黄坤明未来仕途或较单一,有二度“入局”却原地踏步的“风险”。

外界或许最为关心国务院领导层的新构成,尤其是目前排名第三的副总理胡春华在连任两届中央政治局委员是否有“入常”的机会。从年龄看,胡春华作为最年轻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仍有相当多的时间,不过目前已处于“天花板”的位置,要么“入常”要么“平调”其他党政系统,将是大概率归宿,而一旦离开国务院系统其仕途归宿恐要重新评估。这些经验之谈是否会成真,不妨静观其变。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