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史教育运动热背后 不应被选择性遗忘的文革及六四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2月20日,中共“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在北京召开。(新华社)

为迎接2021年中共建党一百周年,中共全党正在掀起又一个政治运动——“党史学习教育”。学习的内容即所谓“新四史”,即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提出的:中共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2021年2月末,习近平召开动员大会之后,学习党史就在各地掀起热潮。

在此之前,2020年1月8日,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总结大会上,习近平提出学习“四史”要求,上述内容被列为中共全党学习对象。“新四史”涵盖了从中共建党,到建政,再到改革开放至今的各个历史阶段。

按照官方的解释,学“四史”可增强官员的“四个意识”——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定“四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做到“两个维护”——维护习近平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

学习“四史”运动启动之后,各地云起响应。其中,中共诞生地上海“走在前列”。2020年以来,上海市委印发关于开展“四史”学习教育的实施方案和推进方案,成立“四史”学习教育领导小组,并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担任组长。

北京,2021年2月19日,毛泽东香山时期发布电报手稿专题展览,讲解员向媒体记者介绍电报内容。新版《党史》被认为淡化毛泽东在文革的错误。( 新华社)

各部委也密集跟进。2020年6月,中国教育部办公厅发布通知,在全国高校师生中开展“四史”学习教育相关活动。自此,中国高校师生学习清单上增加了“四史”。2020年10月,教育部启动“四史”大学生读本编写,“四史”大学生读本已于2021年春季学期全面投入使用。中国国家发改委要求全委各直属党组织,深入开展“四史”和委史学习交流,其他部委也以多种方式学习“四史”。

2021年2月20日,“党史学习教育”正式成为中共最新全国性的政治运动,习近平主持召开“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1个月之后,中共理论刊物《求是》刊发习近平的内部讲话,习近平要求中共党员在学习党史时要警惕一些错误倾向:

有的夸大党史上的失误和曲折,肆意抹黑歪曲党的历史、攻击党的领导;有的将党史事件同现实问题刻意勾连、恶意炒作;有的不信正史信野史,将党史庸俗化、娱乐化,热衷传播八卦轶闻,对非法境外出版物津津乐道,等等。

“学史可以看成败、鉴得失、知兴替。”动员大会之后,中国各省份、各部位将其作为“头等大事”来抓,纷纷成立组织领导人机构,召开部署大会,制定实施方案。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令人不解的是,“四史”涵盖的历史阶段发生的两大具有广泛影响的政治事件——“文革”和“六四”,似乎被选择性遗忘,并未被正视。

今年1月19日开始,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曾推出“奋斗百年路启航新征程”专栏,回顾中共百年党史。专栏以时间先后为序,从中共一大开始,报道中共党史上的重大事件等,包括中美建交、恢复高考等历史事件,但没有对之前发生的十年“文革”,以及“六四事件”着墨。

新版中共党史中的文革表述。(微博@战车LI)

“文革”十年对中国造成巨大冲击和严重的影响(点击大图浏览):

+8
+7
+6

“历史是最好的清醒剂。历史不仅提供经验,还提供教训,可以使我们保持头脑清醒,吃一堑长一智,使我们不再重犯历史上曾经犯过的同类错误。”中共中央机关刊《求是》杂志的子刊《红旗文稿》的文章称。中共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曾指出:“历史上成功的经验是宝贵的财富,错误的经验、失败的经验也是宝贵的财富。”站在中共的立场,中共无疑应该汲取“文革”和“六四”的经验教训。

从1966年到1976年,“文革”持续十年之久,使中国遭到中共建政以来最严重的损失,被后世称为“十年动乱”或“十年浩劫”。1981年6月,中共制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彻底否定“文革”。历史决议称“文革”是一场“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并指出毛泽东对文革“负有主要责任”,在“文革”中“犯了严重错误”。然而,《人民日报》推出的“党史学习教育活动”的专栏中,对持续十年、已经有了定性的“文革”,却选择了避而不谈。

与“文革”相类似历史事件的还有“六四事件”。熟悉中共历史都知晓,胡耀邦自1982年9月开始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期间一直致力于平反冤假错案,是真理标准大讨论的具体执行者,并积极推动经济改革和着手“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但在1987年,胡耀邦被中共内部认定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而被迫辞职。中共高层内部认为胡耀邦纵容知识分子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应该对1986年学生运动的失控负责。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心脏病突发去世,民众对他的追悼后来演变成为全国性学潮,并最终演变成为“六四事件”。“六四”之后,由于涉及敏感,“胡耀邦”、“赵紫阳”一度成为中国官方报道中的禁词,大陆报刊媒体鲜有提及。“六四事件”也导致温和派的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被免去所有职务。

相较于“文革”在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中有被提及,对1989年前后发生的学潮运动以及“六四事件”是只字不谈,甚至中共的前领导人胡耀邦和赵紫阳的存在,也避而不谈。历史教科书的空白,导致当今的中国80后、90后,以及更年轻的一代,很多人对80年代末这段历史知之甚少,甚至一无所知,连中国国家领导人曾出现过胡耀邦、赵紫阳也有很多人并不知道。

1989年5月28日,北京天安门广场聚集的学生,6天后,“六四事件”发生。(Getty)

30多年来,人们对这场运动的定性和反思基本上在沿着两个维度进行。中共定性的是反革命暴乱、动乱、政治风波,而港台与西方则认为它是一场旨在推行西方自由民主的、否定中共政制的民主运动。多维新闻曾指出,毋庸置疑,那场运动中当然有这种“革命”与“反革命”斗争的成分,有两种价值观和政治意识形态的斗争。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价值观与政治意识形态的冲突绝非这场抗议的全部,更不是它的主轴。

多维新闻认为,“六四”运动主要有三部分构成:首先是以反贪污、反官倒为主要诉求的旨在实现社会公平的学生运动,这是这场运动的起点和主流因为没有有效管理这个运动的发酵过程,它将已经在中共党内一直争论的路线议题放大,逐步变成自由主义甚至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路线和坚持社会主义发展路线之间的政治冲突;最后是由于缺乏社会治理手段和认识,一些打砸抢事件发生了,让和平的学生运动添加了一种“动乱”色彩,继而被一部分当权的保守派利用,继续激化和平的社会运动将其演变为激烈的政治运动。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曾称,“历史总是向前发展的,我们总结和吸取历史教训,目的是以史为鉴、更好前进”。对于“文革”,习近平曾以“前后30年不能相互否定”表明自己的态度,之于“六四”目前未有相关公开报道。但无论如何,“文革”和“六四”是中共“四史”中不应该被回避的历史事件。观察人士指出,即便作为“错误的经验、失败的经验”,抑或作为“反面教材”,也不应该被选择性遗忘和避而不谈。这不是正确的历史观。因为,如果连历史都要讳言、不能正视,又何谈“总结和吸取历史教训”,何谈“更好前进”。

中共百年党史(请点击浏览大图):

+25
+24
+23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