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墙内外的中国想象——从00后男星人民日报撰文谈爱国说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防火墙”下,中国组建了一个发展蓬勃的互联网世界,图为在浙江乌镇举办的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会址。(新华社)

有相当一部分西方民众对中国的认知可以归结为两道“长城”。一道是中国秦汉以及明朝等封建历史时期修建的规模浩大的军事城墙,尤其是在198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明长城。绵延上万华里,跨中国近半省份,又被称为“万里长城”。而另一道“长城”则比盘桓在中国地理疆域上的万里长城将中国防御得更加严密,那就是“中国国家防火墙”,被中国大陆民众称为“网络长城”。

当然,相比令境外游客慕名而往的万里长城,“网络长城”所遭到的毁誉已是困扰整个舆论场乃至政治领域多时的议题。正如今人无法用统一的标准来评价万里长城一样,今天中国内外舆论对防火墙的认知或是争议也应该重新审视与调整。

防火墙效应被放大

4月28日中国“00后”人气男星王源在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撰文,描述红色抗战题材电影《小兵张嘎》对自己的启发,他称“我时常觉得,即使身处不同年代,但爱国的少年心,总是相通的。我时常问自己,如果身处那样的时代,会不会做出同样的人生选择?我的答案是肯定的。爱国,始终是青春的底色。”王源并称,生活在今日中国是“幸运”,有强烈的“民族自豪感、荣誉感”。

目前该文在《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上的转载已达60万之多,各大媒体也纷纷转载。作为在社交平台上拥有8,000多万追随者的中国新一代青春偶像,王源所表达的“国家认同”只是中国年轻世代的一个缩影。

随着中国“小粉红”群体的崛起,外界可以看到不同于中国上世纪80年代青年人的意识形态,也借此重新审视防火墙下的中国。

一直以来,中国防火墙的存在饱受诟病,奉行网络开放的区域认为这种审查体系限制了言论自由,并指责这是当政者专制的手段。哪怕是享受着“翻墙”特权的体制内人士也曾抱怨当局的网络管控太耽误工作的处理。这些言论在抨击中国官方网络审查体系的同时,对防火墙内的中国民众也形成一种固有认知。

“如何让大陆民众相信民主自由的中国一定比现在好?”“你什么都没有,却还为我的梦加油”……甚至有人罗列出“中国人被洗脑的N种症状”。这些声音共同指向的一个观点:中国人既有的认知与判断被中共的防火墙政策洗脑了。在境外的社交平台等媒体渠道中,经常可见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点评中国网络环境。

且不论洗脑一词本身所面临的高度假设性争议,如此简单地将中国舆论生态归因于防火墙是狭隘的,甚至是傲慢的。相对于这种对中国网络的想象,美国的《纽约时报》曾在2018年发表过一篇讲述伴随防火墙成长起来的一代中国青年对该审查体系认知的报导,这篇题为《那些和“防火长城”一起长大的中国年轻人》的文章,以隐约的同情姿态描述新一代中国青年相比对政治的关注与兴趣,他们更时常赞颂消费主义和民族主义,并借用一项调查称近乎八成的这类人群对自己的未来感到非常乐观或比较乐观。

尽管这篇文章试图传递的信息是,当下中国青年的意识形态受到防火墙的审查体系影响或塑造,但在建立这一逻辑时仅仅将这一前提锁定在防火墙的视角下,忽视了防火墙之外的各种因素。比如中国崛起带来的民族自信,比如多元文化碰撞下的取态差异。

其实从1998年中国在国内设立互联网边界审查系统至今,外界多是从网络信息传播的角度,看到的结果是墙内的人无法直接获取外界信息,尤其是不符合中国官方要求的传播内容,而认定中国防火墙政策钳制言论,甚至将之作为指责中国的一个罪证。然而,防火墙内的人并非一群对着官方宣传跟拜的无知网民。防火墙的存在或许真的造成信息不对称的暂时性障碍,但墙外舆论对防火墙本身所赋予的各种标签、价值观念等已经远远超过墙内人对防火墙的理解。这是一个意识形态体系对另一个意识形态体系的碰撞,以及对英雄式救赎的想象。

当然,外界争议的偏见与客观存在是一回事,中国对防火墙本身与当下互联网生态的判断则是另一回事。虽然二者完全可以继续如同两条平行线一样各行其是,但对中共来说,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是,当信息多元化、互联网便捷化的时代大潮一波又一波席卷而来,这道横亘在中国与世界面前的防火墙还能存留多久。要知道,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发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20年6月,中国网民规模达到9.4亿,而使用“翻墙”工具的规模在2018年就已达到1.4亿。或许这堵墙被推倒的那一天,才是对中共真正最大挑战的时候。关键在于,它最终将以何种形式倒掉。

“合法翻墙”浏览器昙花一现

其实在过去一些年,中国官方的确在如何“合法翻墙”上有所动作。除了特批海南自贸区享有开放互联网网络,一些“合法翻墙”浏览器也曾短暂面世。

2020年10月9日晚,一款叫Tuber浏览器的应用在中国移动通讯安卓用户应用商店中悄然上线。这一低调举动在次日惊动了中国内外各大媒体与社交网络。该事件所带来的震动不仅令中国境外各界迅速做出反应,在国内,半日内就在各大应用商店达到500多万的下载量,网民甚至在社交平台上欢呼“国内自媒体新纪元要开启了”。

其实,Tuber浏览器引发的超高关注背后不过是舆论对中国网络风向的围观。外界对此很好奇,自从1998年接入国际互联网后中国便建立的这一“网络长城”,已经伴随一代人的成长,在这道“网络长城”的两侧也已经形成了两种迥异的舆论生态乃至群体意识。此时,为何会有这样一款浏览器出现?或者更贴近舆论的追问,这是中国互联网开放的一个风向标吗?

显然,舆论是寄予了期待的。这款由中国互联网企业奇虎360子公司所推出的Tuber浏览器的简介中提到,可“一键访问YouTube,随时随地浏览YouTube视频(影片)、Netflix、Facebook、Twitter、ins(instagram)、Tiktok、Twitch直播加速等,支持YouTube视频下载”。以往,这些网络在线视频播放平台或社交平台是被阻隔在中国防火墙之外的,除非使用虚拟私人网络(VPN)和一些规避审查的软件绕过防火墙。

如今,这款浏览器虽然要求实名登记且内容明显过滤了敏感的时政信息,但令中国网民欢欣鼓舞的是,该款浏览器显示的备案信息反映,它得到了中国官方核准,也即网友口中的“合法翻墙”。

这意味着什么,可能是为一些尚不了解防火墙的网民提供更大的网络空间,也可能是为企业家们的互联网生意拓展新的商机,抑或为既往那些因使用VPN“翻墙”而受到行政处罚的网民减少困扰,这可能仅是中国网络开放的一个起步。虽然该浏览器上架不足24小时后内容已显示在维护状态,应用商店也出现无法下载的情况。但他的出现仍反映了某种官方信号。

事实上,在Tuber浏览器之前,360公司还推出了一款名为“绿光浏览器”的产品,它以免费模式加会员模式的运营方式曾在防火墙内掀起过“科学上网”的“合法翻墙”潮。早在2019年11月,中国互联网上也曾出现过一款号称国内首款合法翻墙的“酷鸟浏览器”。

无论是政治授意还是商业游说,还是两者之间的共识,当合法翻墙频繁出现,那么这道“网络长城”所裂开的缝隙也就给人更多的期待与想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