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物流公司五一加班 老板:印度客户工厂逾百员工等制氧机救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印度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失控,连续多日确诊数字超过30万宗。在中国内地浙江义乌市的城北路,疫情前曾有多间印度餐厅及印度小工艺品商店经营,放眼望去街上大多都是印度人,因而有“印度街”之称。

疫情下,多间店舖因员工滞留印度而结业,昔日的热闹场景不再。在印度疫情爆发后,不少批发商及外贸公司的订单量锐减。然而,在“印度街”经营物流公司的谢琼却格外忙碌,在五一假期间更要加班,只为尽快将手上的制氧机送往印度。

谢琼经营的物流公司是专门针对印度的航空物流。她透露,从4月20日起,其公司的订单突然上涨,甚至直接爆单,客户下单几乎都是制氧机和血氧仪。谢琼称,近几日接连接到一些熟客生病的消息,甚至有客户连带着工厂100多个员工,都等候制氧机救命,惟因为航空公司都没有位置,她只能在五一假期间加班,尽量为客户排上舱位出货。

在义乌国际商贸城,王许雪经营的玩具店有上千种款式的毛公仔和毛绒包,主要销往中东和南美,其中印度客商的占比约30%。她表示,有20多位印度客商都是熟客,以前几乎每月会下几次订单,但她近一个月都没有收到印度的订单,有部分印度客商下单后却联系不上,目前大概有二三十万元人民币的货物积压在仓库。

同样经营毛公仔批发生意的吴厚兴表示,有熟客下订单后却迟迟没有动静,他准备好货物后,最终只换来对方一句“我们这边已经封城了”。由于巴基斯坦、印尼、菲律宾等地的订单已逐渐恢复正常,因此对于大多商户而言,印度市场的暂时缺失并无太大影响。

然而,对于只专注于印度市场的小型外贸公司而言,印度疫情爆发无异是灭顶之灾。金女士在义乌市一间主营文具、日用品、钥匙扣等杂货的外贸公司工作,在高峰期时,公司每周都要出货7、8个货柜,物流的订单量约20至30万单。惟自去年起,公司每周只出3、4个货柜,本周更是没有订单,公司几乎停摆。

金女士称,公司员工已从原有的5个人减为3个人,印度籍老板正在印度家中隔离,现时难以联系上。她表示,由于其工资与出单量直接挂钩,若订单量持续减少,自己只能另谋出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