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何以如此挂心科技特派员 这代表中共哪项传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习近平分别于2021年3月与4月前往闽桂考察时,特地提起要深入推进科技特派员制度指导农业现代化一事,近日引起官媒热议解读。其实科技特派员制度出现的岁月并不长,其发轫于1999年福建省南平市,该市先后派出八批、共计7,801名科技特派员下乡协助改良农业技术,以解决日益迫切的“三农”问题。尔后各省市陆续跟进试点,最后才体现在2016年国务院印发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入推行科技特派员制度的若干意见》中,于全中国大陆范围内加以推广。

习近平于2021年4月底前往广西省桂林市全州县才湾镇毛竹山村的葡萄园考察,同当地农民交流。(新华社)

由于因地制宜的缘故,各省市对科技特派员的遴选、工作、人数、待遇保障和服务方式都有或多或少的差异,但不变的是特派员欲振兴乡村、改善农村农民农业的目标。例如江苏省科技特派员张瑞宏,在江苏泰州市农业开发区选种南粳稻米,通过智能监测系统实时观察作物生长状况、病虫害、土壤含水量,再借由安装北斗导航的农机精准施肥喷雾,成功达成节省肥料25%、农药30%以上与亩产700公斤的目标,比传统农作更节省成本与高产,显见科技创新对中国农业现代化的帮助。

而中共之所以如此关切科技特派员对农民的辅弼作用,不外乎来自本身具有扶助与争取农民的悠久传统,以及改革开放后“三农”问题的日愈突出。原本中共也是沿袭古典马克思主义理论,注重拉拢城市工人,但日后有鉴于国共合作与发起城市工运的失败,1927年中共才在六大上做出争取农民和发动土地革命的决议,毕竟农民在彼时占了中国社会的绝大多数,走进农民之中才能走进人民群众之中。

毛泽东极为重视农民问题,并视之为中国革命的主力,此为渠在延安同农民交谈的场景。(人民网)

毛泽东亦于1926年时疾呼“农民问题乃国民革命的中心问题,农民不起来参加并拥护国民革命,国民革命不会成功”,1940年更在《新民主主义》强调“中国的革命实质上是农民革命”、“因此农民问题,就成了中国革命的基本问题,农民的力量,是中国革命的主要力量”,并诠释“新三民主义”除了“联俄”、“联共”之外,更重要的是“扶助农工”。因此,农民始终是中共最关注又最极力拉取的基层力量,而农民最终也成了中共打赢国共内战的关键。况且,农牧林渔业的发达是一国能否自给的指标,农村人口的流动与老化又牵涉宏观经济调控,故在国家安全的层次上,也容不得中共忽视“三农”问题。

后来的中共领导人邓小平也曾提过“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故较缺乏新锐技术与营业模式刺激的中国农业,更应需要科学新知的醍醐灌顶好实施现代化。尽管中国只用了占比世界不到8%的耕地就养活近14亿人,且1978年至2018年间的农业生产总值年增长率达4.6%,远高于人口年均增长率,谷物自给率更达95%以上,这着实是人类发展史上的一大奇迹与贡献。然而中国农业发展大而不强、农村空心化、产品技术含量低、生产规模细碎、供给侧结构性矛盾等问题依旧严重,因此更需要现代化科技与运营技术的投入,否则中国的乡村振兴便无从谈起,习近平着重的“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依然在农村,最广泛最深厚的基础依然在农村”也将成为空话一场。

于是,来自学院或技术性法人单位的科技特派员,遂成了深入民间、协助农民改进技术的灵魂人物,甚至被官方鼓励以资金入股的方式与农民结合成利益共同体,既刺激科技特派员的积极性又增加收入,也有助于农村升级。不过毕竟科技特派员的发展时间并不长,各省在摸索“特派员下乡”的过程中难免会出现些水土不服的问题。比如2019年福建省有70个县市区的科技局与其他机构合并,造成基层管理科技人才的能量一时短缺,无法落实帮扶农民的初衷和及时收到反馈。

本为扬州大学教授的张瑞宏,在担任江苏省科技特派员后戮力改良南粳种植技术,成功为农民节省肥料成本与实现增产目标。(科技日报)

此外,学者还披露福建省科技特派员存在经费不足、人才流失、人才结构单一、信息化不足等缺陷;云南省也被发现存在类似问题,以及官方对科技特派员制度的宣传不到位,致使地方基层和农民不了解如何同特派员合作,推迟了农业改革的进程。另外一项更根本的问题是,科技特派员都各有本职,下乡终属临时性差遣,故部分科技特派员存有五日京兆之心,服务力度稍嫌不足。

不过该制度本就属于“摸着石头过河”的创举,各地都有弹性适度改进,即便有些差池也瑕不掩瑜,再怎么说这也是中国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助力之一,各地农民从科技特派员身上获得的益处远远大于缺点。除了前述的张瑞宏之外,四川曾在科技特派员的襄助下大量增产蚕茧、金兰花、中药等高经济价值作物;广西省陆川县也在科技特派员谭汉元的指导下,建构了电商平台协助农民推销产品,其余各地的贫困村、贫困县也因科技特派员而提升生活水平,因此科技特派员的存在绝对有益于中国农民。

科技特派员制度不是解决“三农”问题的万灵丹,却是中国政府处理农业问题的重要法门,其体现的是中共始终牵挂农民作为执政基础的政治传统,更是对毛泽东所呼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路线的实践,亦呼应习近平“不忘初心”的提点。因此习近平之所以会不停挂心科技特派员的推广情形,背后的深意实不难令人琢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