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马云996后 腾讯公关总监一句话惹怒网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5月4日是青年节,2020年B站有掀起广大讨论的“后浪”影片,今年则将话筒递给年轻世代,撇开后浪片中上一代对下一代的“想象”,展示955位初中生以《我不想做这样的人》为题的作文,并由两名初中生演讲出属于他们的答案。不过,不同于B站将“话语权”交给年轻人得到称赞,腾讯公关总监张军的一席话却碰触到世代和阶级的矛盾,被网友群起攻之,话题发酵至5月5日还在微博热搜和热门议题上。

腾讯高阶主管的一番话引发热议。(微博@腾讯张军)

一言激起千万骂

5月4日一早9时33分,腾讯公司公关总监张军在微博写下,“当我们忙着做各种致敬青年的策划时,青年们正在睡觉。”该贴文截至5日下午15时得到破百万的赞,破四万转发,但两万多条留言都是批评居多。热门评论写道,“黄鼠狼给鸡拜年鸡居然还没起床”,“你们腾讯的老年人,就会搞些无病呻吟的策划。天天想着骗点击赚流量,一天不炒作会死,一天不抄袭会死”,“对青年最大的敬意就是让青年好好睡个觉”,“不是很懂你们资本家做无产阶级人群庆祝的节日策划做什么”。从评论上不难发现张军的言论为何会引起这么多抨击,可以说是精准地踩到近年在中国大陆舆论场敏感的阶级和世代问题的敏感点上。

2019年马云的“996是福报”(996,意即上午 9 点上班,晚上 9 点下班,一周工作 6 天)引发巨大的舆论抨击,对此他解释是因为对“工作的热爱,找到喜爱做的事情,否则上班每分钟都是折磨”但网友并不买单,不只大企业工程师过劳,许多年轻人也加入这种对大企业劳力剥削的声讨。

日剧《我要准时下班》 中女主角的处世态度受到年轻世代的追捧。(《我要准时下班》 剧照)

即便许多年轻人仍对进如阿里巴巴、腾讯等大企业等抱有向往,但是高压高工时的环境引发许多批评。此外,对于“努力奋发改善生活”“热爱工作得到报酬”的说法年轻世代也不买账,“拿多少钱做多少事”反而成为显学。2019年日剧《我要准时下班》走红,反映的是当代人的工作观,不愿再让公司以“责任”或是以“热爱”包装被压榨劳力的现实。

这样对大企业的抨击情况在2021年并未缓解反而越演越烈。拼多多员工猝死案又是另外一个高峰。年仅22岁员工加班到凌晨一点多后,却在回家途中突然晕厥倒地,随后被证实离世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官方回应更让事情进一步发酵。拼多多的官方账号在知乎回应时提到,“你们看看底层的人民,哪一个不是用命换钱,我一直不以为是资本的问题,而是这个社会的问题”该账号更提到“这是一个用命拼的时代,你可以选择安逸的日子,但你就要选择安逸带来的后果。”同样受到舆论围攻,“血汗工厂还理直气壮”引发广大抨击。

剑指资本 年轻人的焦虑

从996是福报一说开始,观察这两年中国大陆年轻世代对各类社会议题的发声不难看出对所谓“资本”和“阶级固化”的抨击,只要是站在“资本”的对立面几乎都先站在舆论的高地,对于大企业被惩处往往一片叫好,对草根则有更多的关心。

而从去年五四“后浪”掀起的讨论中,除了看到多样的青年样貌,也看到青年人对于现实生活中“阶级固化”的批评。例如抨击“后浪”影片中呈现的青年活动都所费不赀,以及评论里提到的“前浪占据了所有好的资源,后浪只能死在沙滩上”、“拿婆罗门的生活拍成视频拿来代表吠舍和首陀罗的生活?人间迷惑行为”以及“后浪其实没说错呀,大海那么大,只有上层才有浪。”显现对比于过去阶级流动困难的现况。

后浪影片在去年五四引发广大的讨论。(截图自B站)

而张军的一席话除了因提到“青年睡觉”引发不满,更有其身为腾讯高阶主管的身份制作青年企划却未理解青年焦虑的问题。留言网友提到,“难道各种致敬青年的策划不是青年们做的?”张军更回应“也许是被老人们鼓动着做的”。不论有意无意都让人感受到世代和阶级的压迫这个当代年轻人的痛点,因此舆论才会发酵如斯。

而这样的情况在台湾更早就出现了。过去台湾上一代人喜欢以王永庆发迹等故事勉励年轻人,但这类成功故事现在已经不太有人买单。近年开始有言论抨击年轻人小确幸、不存钱爱出国去玩,却忽视年轻人沉迷于小确幸的原因以及对比过去存不了大钱的现实以及阶级固化的问题,这类言论往往也会遭到舆论反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