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家宝忆母文到中山公园石狮子 中共讳言文革了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北京中山公园宋代石狮日前被中国网友发现,“文革”中被公园职工埋藏保护的历史,被删去了“‘文革’中”3字。(Twitter@gaoyu200812)

位于北京市中心紫禁城南面,天安门西侧,与故宫一墙之隔的中山公园一对宋代石狮的历史,日前被中国网友发现进行了修改,20世纪60年代,“文革”中被公园职工埋藏保护的内容,删去了“‘文革’中”3字,只剩20世纪60年代……因此,有人质疑“难道要石狮子也‘识时务’?”这里的“识时务”,指向的可能是中共新出版的《简史》,给人以试图淡化“文革”错误的观感。

稍早前,中共出版了新编写的《中国共产党简史》(简称《简史》),以配合营造建党百年举国欢庆氛围。同样的做法在20年前,中共建党80周年之际也曾出版《简史》(2001年版),2010年中共建党90周年前夕,还曾编撰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1949年10月到 1978年12月的中共党史)。

在对文革的历史认定上,相对来讲,2010年版的中共党史与2001年版的在该部分上相差不大。引起外界注意的是2021年2月底最新出版的《简史》。原2001年版第七章“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内乱”,在新版本中不再单独成章,而是被纳入第六章——整本书中篇幅最短的章节——“社会主义的探索和曲折发展”。

新版中共《简史》中的文革表述。(微博@战车LI)

新版《简史》中,文革十年动乱只用一页简略描述了文革经过,强调作为政治运动的文革与文革历史时期是有区别的,却用了足足7页描述“各项工作在艰难中仍然取得了重要进展”,包括一批交通运输线和输油管线设施相继建成,独立研制出“两弹一星”,对外工作也打开新局面,迎来新中国成立后第二次建交高潮等。

多维新闻在《近思录|习近平“重评”文革》曾指出,在新版中共《简史》中大谈“成绩”,压缩动乱的篇幅,给人最直接的观感是试图淡化“文革”的错误,表明今时今日中共看待那段历史的眼光已经有所不同。

“文革”十年对中国造成巨大伤害和严重的冲击(点击大图浏览):

+8
+7
+6

放在中共建党100年的历史周期,文革确实是其中短暂的一段时期,中共在举国欢庆建党百年时有意淡化这段相对“不光彩”的历史,也符合中国的文化传统和现实需要。但同时也要警惕,这种上升到国家层面的行为,可能带来的淡化“文革”历史的副作用。“上有所好,下必甚焉”,那么,上有所“恶”,下必更甚,北京中山公园正门石狮子的“识时务”,便被认为是如此。

北京中山公园的石狮子,1918年发现于河北大名县的一座古庙内,属于宋朝文物。据说,用木棍敲打因石质不同而一只出铁音,另一只出铜音。有关这对石狮子历史简介内容的修改,具体时间不详(不早于2018年7月,有网友当时所拍的照片仍未修改),也未知为何删掉“文革”字样。值得注意的是,北京中山公园官网有关石狮子更为详尽的介绍,依然可见文革中掩埋保护的内容。

北京中山公园官网有关石狮子的介绍,还有文革中掩埋保护的内容。(中山公园官网截图)

中共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曾指出:“历史上成功的经验是宝贵的财富,错误的经验、失败的经验也是宝贵的财富。”文革这一历史时期的成绩当然要谈,比如导弹核武器发射实验、人造卫星发射、杂交水稻培育等该时期的重要科技成果,但“这一切绝不是‘文化大革命’的成果”——这是中国官方对于文革定性的原话,后半句是:“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我国的社会主义事业会取得大得多的成就。”因此,文革这场政治运动的历史性错误不应该被遗忘,对于中国所造成的危害和影响更不应该讳言。

从1966年到1976年,文革持续十年之久,被后世称为“十年动乱”或“十年浩劫”。有关“文革”所带来的危害和影响,不妨看一下中国官方给出的定性:

政治上——在这场所谓的“大革命”中,包括党和国家领导人在内的大批中央党政军领导干部、民主党派负责人、各界知名人士和群众受到诬陷和迫害。党和政府的各级机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政协组织,长期陷于瘫痪和不正常状态。公安、检察、司法等专政机关和维护社会秩序的机关都被搞乱了。

经济上——在长时间的社会动乱中,国民经济发展缓慢,主要比例关系长期失调,经济管理体制更加僵化。这十年间,按照正常年份百元投资的应增效益推算,国民收入损失达五千亿元。人民生活水平基本上没有提高,有些方面甚至有所下降。自七十年代起,正是国际局势趋向缓和,许多国家经济起飞或开始持续发展的时期。但是,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影响,中国不仅没能缩小与发达国家已有的差距,反而拉大了相互之间的差距,从而失去了一次发展机遇。

1966年8月,北京地区的一处古建筑内的石狮子,正在被群众进行破四旧来搬移走。如果中山公园的石狮子未被淹没保护,也恐怕已遭厄运。(法新社))

文化上——这场由文化领域发端的“大革命”,对教育、科学、文化的破坏尤其严重,影响极为深远。很多知识分子受到迫害,学校停课,文化园地荒芜,许多科研机构被撤销,在一个时期内造成了“文化断层”、“科技断层”、“人才断层”。据1982年的人口普查统计,全国文盲和半文盲达二亿三千多万,占全国总人口数的近四分之一,严重影响到全民族文化素质的提高和现代化事业的发展。

思想上——“文化大革命”造成全民族空前的思想混乱,党的建设和社会风气受到严重破坏。一些投机分子、野心分子、阴谋分子和打砸抢分子乘机混到党内并窃取一部分权力,无政府主义、极端个人主义、个人崇拜以及各种愚昧落后的思想行为泛滥开来,致使一些人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和社会主义的信念受到严重削弱。

上述字句背后,是中国社会多少个人和家庭所遭遇的悲惨经历,以及所留下的惨痛记忆。中国前总理温家宝对此就有深刻感触,近日他在《澳门导报》发表的追忆母亲的文章,就因披露“‘文化大革命’的灾难落在我们家中”的内容,而广受关注。据温家宝回忆,1959年“审干”(审查干部),其父亲因“历史问题”离开教师岗位,被“限制使用”。文革期间又被揪斗,关在学校监视居住,停发工资,大字报贴到家门口,并遭受野蛮的“审讯”和打骂,被造反派打肿了脸。

2012年3月14日,温家宝在总理记者会上批评重庆当局,次日薄熙来应声落马。(新华社)

温家宝可能是唯一多次在公开场合谈及文革的中共领导人。他在卸任总理前曾公开表示,文革的错误并没有完全清除,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文革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2011年,中共红二代薄熙来的“重庆模式”进入高潮之际,温家宝在中南海单独会见香港政坛元老吴康民,挑明中国改革所遇到的困难主要是封建残余与文革遗毒。温家宝的谈话由吴康民向媒体曝光后,引起轰动。

在中共省部级高官中,山西省前省长于幼军也认为文革有可能重演:“文革的土壤还在,特别是人们还没有理性、深刻认识的情况下,文革有可能会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部分重演”。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社会对国家层面对待“文革”态度敏感的原因。人们对此的敏感和警惕,某种意义上反映的是对文革悲剧重演的担忧。这种担忧任何时候可能都不过分。

1981年6月,中共制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称“文革”是一场“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并指出毛泽东对文革“负有主要责任”,在“文革”中“犯了严重错误”。有关“文革”的历史评价,并没有为尊者讳,更不可为时代讳。淡化“文革”错误以及“文革”的危害,这不是中共所秉持的历史唯物主义。

2016年,在文革爆发50年周年纪念日之际,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曾刊文称,文革在理论和实践上是完全错误的,它不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国家不会也决不允许这样的错误重演。这似乎又表明,中共现任领导层对文革有清醒的认识,着实耐人寻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