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胡锡进VS沈逸 一场“爱国主义”争夺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印度国内愈演愈烈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意外在中国的舆论场里引发了一场已经持续多日的激烈争论,而这种争论似乎是发生在中国“左派”内部的一场“爱国主义”争夺战。

曾被认为立场偏左的中国媒体《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这次竟被批为“公知”,以至于其下属陈青青发出了疑问:“究竟是胡锡进变了,还是这个时代变了?”那么,究竟是谁变了?

中印点火图之争

2021年5月1日,中共中央政法委官微中国长安网发表了两张对比中印“点火”的实景图片,一张是中国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点火升空的瞬间,一张是印度某地身穿防疫装束的工作人员点火焚烧新冠病毒(SARS-CoV-2)感染者尸体的惨状。该微博还附加了“印度单日新增确诊超40万例”的话题词。

🙌更多精彩内容,详见多维新闻专栏→ 【舆论场丨把脉舆论热点 于喧嚣中拨云见日

这条微博旋即引来不少网络批评,并导致该微博被删,但紧随其后也收获不少声援。代表性说法分别来自中国媒体《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和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沈逸。

先是沈逸当晚22时连发两条微博为长安网辩护称“这图挺好的。别误会,人道主义,命运共同体都是要的,同样的,印度这种娇艳贱货做派引起的脾气也是要有的。至于圣母婊,要刷情怀就请去印度烧柴。”“民间表达些情绪没啥问题的。欧美上等人不会因为中国的理性就做出人们预期的回应。贱兮兮的学圣母搞自己人迎合洋大人的抖M玩法,变态的很。”所谓“抖M”一般是指“重度受虐倾向”。

胡锡进则于次日进入舆论场,回应沈逸称,“普通中国人当然没必要做‘圣母婊’,但是官方机构的账号应当在这个时候高举人道主义大旗,表达对印度的同情,将中国社会牢牢置于道义的高地上。这不是‘圣母婊’,这是任何中国官方机构应有态度和表现。此博(中共中央政法委官微)的拼图和文字,普通人发,代表个人,没问题,但是官方机构账号必须克制。以这样的方式博流量,我不认为是官方机构账号应当做的。”

胡锡进此语对中共中央政法委官微表达了比较明确的反对态度,认为是“博流量”,“必须克制”。胡锡进又说“(表达对印度的同情)是任何中国官方机构应有态度和表现”,形同中国官话,或许也正是中国宣传政策尤其是外宣姿态的一次典型性展示。

胡锡进还向沈逸提问称,“官方机构账号究竟应该在涉外舆论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拿捏什么样的尺度?我很期待能有冷静、深入的探讨。”沈逸随后提出包括“避免而非强化中国是个‘单一行为体’的认知”等5点主张以作回应,但是希望与沈逸进行冷静、深入探讨的胡锡进没有继续在自己的微博上与他探讨此事。

胡锡进身陷重围难抽身

不论是沈逸还是胡锡进,在中国舆论场里各自收获了大量的反对与支持声音。当沈逸被批“战狼”,甚至有让复旦大学将其罢免的呼吁;胡锡进则被讽“骑墙派”、“叼飞盘”,还有人称其“公知”、“比公知还坏”。

随着舆论的继续发酵,沈逸逐渐远离争议中心,胡锡进却已是难以抽身。

也是在5月1日,《环球时报》英文版记者陈青青在个人推特使用英文批评中国长安网的对比图是“完全荒谬的”,次日又在个人微博发文称,“从昨天到今天,长安网这条已经消失的微博在外网翻车”,“今天看自媒体公号写的一篇,‘一个有意思的观察是,十年前,HXJ被一些人戏称为中国头号’五毛‘,是激进民族主义者代表。然而到了这两年,似乎越来越多人认为HXJ‘和稀泥’、‘公知’甚至是‘卖国贼’了。究竟是HXJ变了,还是这个时代变了?谁知道呢?”陈青青所说的“HXJ”应该是代指她的上级领导胡锡进。

陈青青这条微博展示了支持胡锡进的姿态,但是未料又引发新的争议。原因是她所附加的几张图里,有一张是引述了她个人推特的英文评论,因此被指制造假新闻,还有网友称其“挟洋自重”,“宁让本国受辱,莫使友邦惊诧”,“总有些人对外唯唯诺诺,对内重拳出击”。

眼看远征部将千里回援却半道折戟,胡锡进连夜挂旗出师搭救。他在5月5日23时发表微博列述陈青青在香港修例风波和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动荡期间以身犯险的光荣历史,称她是“最勇敢的记者之一”,又说“青青有不成熟的地方,她发的那个推特太简单太楞了,即使表达不同意见也不该那样说话。她把它那样转回国内来同样不妥。”胡锡进转而辩护称,“但一个刚30出头的记者,我们能要求她很成熟吗?”

未料胡锡进搭救陈青青未成,自己再度身陷重围。许多人质疑胡锡进所说“30岁不成熟”的论点,并继续强调陈青青“制造假新闻”且不承认不道歉的嫌疑。

许多网友还指称胡锡进这条微博“控评”,删除了一些批评性评论,置顶了一些支持性评论。前13条评论清一色为支持性评论,但从第14条评论开始,多为批评性评论,且点赞数量远超前13条。目前排在一万多个评论最前方的两条分别是“老胡和环时真心不容易”和“陈青青加油”。

名为“清醒二分之一”的微博用户以《史记》的形式叙论陈青青称,“是年,国人怒印而嘲之。陈不然,传言于外,又以外邦龌龊言传于内,以论国人之狭。众怒,责其失国仪。陈亦惧,尽删其言。胡公锡进曰,陈唯而立之年耳,未熟也,不可强求于斯,汝可议其失,而勿大帽与大棍也。夫此世或为战国,而无春秋大义,彼不见宋襄公之冢乎?”

中国舆论场的喧嚣引起了《纽约时报》的关注,该报在5月6日发表一文《“点火”图讽刺印度疫情,中共民族主义宣传引争议》。该文首先展示的一张图片显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过电视屏幕向昏暗的大街上的民众讲话,图片下方附加解说“中国政府咄咄逼人的‘战狼外交’引发了其他国家的批评”,文中还称“这场争议在中国两名最健谈的民族主义媒体权威之间制造了一次不寻常的分歧。”

《纽约时报》注意到了在这次舆论场的争议之中的一个有趣之处。《环球时报》与胡锡进常被认为是带有民族主义和立场偏左倾向,《纽约时报》以往习惯以“民族主义小报”类似字眼来形容《环球时报》,这次却以较为中性的“有影响力的中共报纸《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来给胡锡进贴标签。

事实上,胡锡进在近几年的中国舆论场里渐有“中肯”之名,只是在这次舆论风波中却被指责立场观点偏右,有失“中肯”,例如有称“这两天老胡居然被骂是公知,这让人情绪复杂”,也有称“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老胡离右派只有50米了”。

胡锡进的立场观点如果没有发生太大偏转,其实就是一个观察中国舆情动向的直观尺度,也就是说,中国舆情与往年相比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而中国舆情的变化,又与中国当前的形势和国际舆情的变化息息相关。

究竟是谁变了

就在中国政府频频向疫情失控的印度表达救助意愿,且已经通过香港向印度空运大量制氧机之际,印度官方媒体鲜有提及中国帮助也未表态接受中方援助,印度通信部还在近期发布了将中国企业排除在外的一份允许全球电信设备制造商参与印度5G试验的名单。

5月3日至5日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日本、意大利和加拿大在英国伦敦召开七大工业国集团(G7)外长会议,将中国列为焦点议题之一,并发布公报指责其侵犯人权。印度与澳大利亚、韩国和南非作为嘉宾出席了会议。只是由于印度代表团两名成员被查确诊新冠肺炎的突发情况,印方以“虚拟模式”出席了G7外长会议。

印方的这些对中姿态,以及在2020年中国国内疫情严峻时刻与中国在两国边境发生持续9个多月的对峙事件,都成为激化中国民间反印情绪和批评胡锡进、陈青青舆论的案例。

当中国民间对外舆情趋于强硬之时,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也越来越不友好。美国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在2021年2月的采访发现67%的受访者对中国有“冷感”,比起2018年的数据上升超过20%,其中表示对华“非常冷感”的人比两年前翻了一倍,达到47%。该机构在3月4日的报告又显示,89%的美国人认为中国是竞争对手或敌手而非伙伴,近五成的人认为制约中国的影响力与实力应是美国的头号外交政策目标。

在过去多年被中国视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2021年4月下旬接受美国《商业内幕》专访谈及中美关系时表示,这是美国有史以来头一次面对一个在经济领域可以与自己势均力敌的国家,而这个国家自古以来就很擅长处理国际事务。因此,阻止中国崛起是美国必须实现的目标,这是美国所要应对的重大问题。

有分析称,从“合作伙伴”到“势均力敌的对手”,并且将“阻止中国崛起”视为“美国必须实现的目标”,基辛格的这一表述和他之前的“亲中”形象反差巨大,对中美关系的定位也存在颠覆性变化。由此可见,在拜登(Joe Biden)时代华盛顿的对华政策圈中,阻止中国崛起已经成为一个普遍共识,甚至连一向“亲中”的基辛格都开始改变自己。

就此来说,中国国内民间舆情的变化与中印和中西外交关系恶化、西方反中情绪激化保持了同步,或许正是双方相互作用的结果。胡锡进、陈青青及其支持者的主张反映了中国“克己复礼”、“以德报怨”的外交礼仪和文化风格,或许也代表了中国内宣外宣政策姿态,以及“韬光养晦”的外交方针,而中国民间已经基于中国实力的增长与新冠肺炎疫情的洗礼变得更加自信,对西方由“仰视”改为了“平视”,面对外部不友好更倾向于“以直报怨”。

胡锡进与陈青青所主张的对印姿态符合中国建设命运共同体的政治理念,有助于维持两国外交关系基本盘,中国民间批判舆论也未必全然民粹或民族主义,而且反映了中国和中国人因应于现实情况的真实改变。

5月6日下午沈逸和胡锡进前后脚转发“共青团中央”微博里的“团结就是力量”一语,似乎说明双方已经达成了共识,罢战言和。不过这场争论已然展现了中国官方与民间在“爱国主义”方面的分歧,如果民间情绪未来完全压过官方主流外交姿态,也不排除未来会在某种程度上导致一种类似“法西斯”的情况。

至于陈青青所提“究竟是HXJ变了,还是这个时代变了”的问题,至少其第二个问题已有一个比较明确的答案:这个时代确实是变了。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