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奶成河骂声不断 学韩国打造偶像为何在中国行不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前,爱奇艺选秀综艺节目《青春有你3》处在中国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起因是一段将大量牛奶倒入沟渠的短影片,在该影片中有许多人蹲在水沟边,将《青春有你3》赞助商的牛奶倒入水沟,而瓶盖却被小心地保存,因为瓶盖上有QR code,可以让粉丝扫描帮心仪的偶像投票。

从去年开始中国大陆官方再度重启“光盘行动”,抑止食物浪费,该影片流传当日更是《反食品浪费法》正式实施的日子,新华社因此大动作批评“把牛奶倒沟里?别把青年人带沟里!”除了“倒奶事件”外,被视为夺冠热门的训练生余景天,被爆出其父母旗下经营的KTV涉嫌卖淫及贩卖毒品,于是节目遭到举报。北京市广电局亦要求爱奇艺暂停《青春有你3》节目录制、并认真核查整改。节目组表示会全力配合,广告商也发布声明道歉。

爱奇艺发布声明道歉。(微博截图)

选秀节目、粉丝文化在中国大陆近年催生广大的经济但也衍生许多问题。事实上,中国大陆的选秀节目师法韩国,但在“移植”过来时却面对更强势的广告商、更多的人口和收益,让问题更加放大而畸形化,使其带来的正面效益几乎被负面所掩盖,“饭圈”“粉丝”更成为一个被社会污名化的名词和群体。而这一切或许可以先从韩国的造“星”产业说起。

韩国选秀节目催生“韭菜”?

要提今年在中国大陆最红的两个选秀节目《青春有你3》和《创造营2019》就得提他的原型《Produce 101》,该款综艺在2016年在韩国播出获得广大的回响,节目选出101名来自不同经纪公司的女练习生,在节目中同吃同住,透过各种跳舞,唱歌等训练,并透过观众和导师的投票进行每期淘汰,最终获选的11名成员将能组成一个团体,进行为期一年的活动。

即使未参与投票活动,它的歌曲“Pick me Pick me Pick me up”以及“C位出道”等词语的广泛流行,都足见它的社会文化影响力。《Produce 101》的成团之夜都采直播,许多粉丝漏夜投票(付费简讯形式)守在电视机前希望自己选的成员能够顺利获选,也因此这些团员一出道就有足够的粉丝基础和话题性,成为一个成功的选秀节目。而后腾讯买下版权,《创造营 101》打造“火箭少女101”使其成为成功的中国大陆本土女团,塑造出广大的话题性也带动粉丝经济。

第一个以投票方式选出的中国大陆本土女团“火箭少女101”(微博:@火箭少女101官博)

而爱奇艺的选秀节目则是第一届的《偶像练习生》以及之后的《青春有你》系列。腾讯《创造营》系列的投票是有不同平台不同榜的“点赞”通道,并可以透过购买腾讯会员等方式可以增加票数,邻近决赛则会有会员卡或其他特殊形式。而《偶像练习生》就开始有购买广告赞助商的产品可以增加投票机会的设定,当时的规定是关注农夫山泉微信公众号,通过天猫农夫山泉旗舰店购买旗下产品可获得更多投票权。

这比起广告商置入节目,更是一种强力的“导购”,甚至是比起原韩版节目更加“商业”的行为。对赞助商而言,他们只是多提供了一个“助力”的通道,但在粉丝期盼自己偶像能够出道的心理之下,多买几箱分送亲友是常有的事情,在竞争激烈以及期盼自己偶像能顺利出道的心切之下,极端地就发展成“倒牛奶拿瓶盖不喝牛奶”的行为。但这样的行销方式在韩国也并非没有先例。也曾有韩国团体代言能量饮料采取随机抽取签售会门票的方式,粉丝也会多购买能量饮料以获得更多的中奖机会。

不论在节目中还是宣传照都可以看到赞助商的身影,成为中国选秀节目的常态。(微博@青春有你3)

此外,不只是为了得到更多的投票权、见面会的门票而“大量购买”,为了支持自己的偶像拚专辑销量而大量购买的现象其实在韩国也不少见,很多海外粉丝为了冲销量而选择“专辑不运回”(意即海外粉丝购买专辑但交由当地韩国粉丝或公司捐赠的方式代为处理,不运回自己所在的国家),或是透过集资购买大量的专辑,销量成为证明一个偶像或团体是否红及影响力的象征,更随着韩流扩展至海外而形成更庞大的粉丝经济。

但这样的商业行为显然也会衍伸许多问题,粉丝花费真心不一定能换得实质回报。例如《Produce 101》被揭穿造假,许多根据观众投票应该可以顺利出道的练习生却被其他人顶替,而为了避免民怨沸腾,最终韩国检方未公布真实名单。但这种“资本黑幕”反倒未让许多粉丝却步,而是将这些被制作单位预定能出道的人称为“皇族”,互相指称对手的练习生是“皇族”,打开最近成团出道的《创造营2021》国际男团“INTO1”打开成团成员的留言底下,都是“你是皇族吧?”“等着坐牢吧?”等留言。

被看好能以C位出道的余景天在成团之夜宣布退赛。(微博@青春有你3-余景天)

此外“扒黑料”以及举报也被拿来成为铲除自己偶像“对手”(饭圈用语为对家)的手段,先前被看好能以C位出道的余景天先因国籍遭受质疑,后又因父母亲的公司疑似涉赌涉黄最终退赛,就有粉丝将矛头指向其对家粉丝举报。

从广告商拚销量再到各家经纪公司力捧自己的偶像出道的重重黑幕,偶像选秀节目沦为资本的竞逐,而互联网平台需要这种争吵关注带来的流量更加剧这些乱象,偶像选秀节目不再朝气蓬勃而是面对来自各界的质疑目光。

“社会主义式”追星

近年随着中国大陆文化娱乐产业的蓬勃发展,年轻一代也能够选择“粉”本土偶像,更能出现有国际知名度的明星,这本是文化输出的美事一桩,韩流的成功在前,粉丝影响力不只在经济更有深且广的文化政治影响力。例如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曾在奥克拉荷马州杜尔沙(Tulsa)的造势大会因为大量的K-pop粉丝和抖音(TikTok)用户,注册票却过意缺席,导致实际参与人数与注册人数差距过大。其中许多粉丝也表明自己是“BTS防弹少年团”的粉丝,该团体曾在BLM(黑命贵)中表态其立场,粉丝也快速募集到100万美元声援BLM活动。足见粉丝的蓬勃影响力“破圈”。

BTS防弹少年团是现在全球最火红的韩国团体,他们不只在亚洲在欧美等地都有许多粉丝。每年带来庞大的经济收益和广大的政治文化影响力。(Getty Images)

在资本主义国家拚销量、或是以投票人数、观看人数、片酬证明偶像明星价值是没有问题的───甚至是为了偶像团体修改法律──2021年韩国国会通过《兵役法》修正草案,允许韩国优秀艺人能将入伍时间延迟至30岁,有评论指出是为了现在最红的“BTS防弹少年团”修法,此举也未获广大非议,反而是赞叹其影响力,但这样的情况显然是与中国社会的核心价值观相悖,不见容于中国社会文化脉络。

在中国大陆舆论场,更出现粉“偶像”为什么不去“粉”伟人科学家,又或者以“追星族”都是脑残的论调批评之,忽略粉丝公益或是粉丝为了偶像积极向上的正面能量。对偶像崇拜和粉丝文化不该是一刀切的禁止或是批评前先戴上有色眼镜。而是该思考在文化娱乐圈中何谓资本的“过度介入”?在社会主义国家要如何治理? 应当讨论的是度的拿捏。

日前多维新闻记者也专访中国青年学者、粉丝文化研究专家孙佳山(饭圈观察|社会巨变造就粉丝文化 先入为主的鄙夷不可取),他也提到在社会结构大幅度调整,明星文化的世纪变迁,新媒体文化正在日益主流化的时代语境下,文化治理、社会治理的一些传统治理方式正逐渐失效。商业力量几乎已经渗透到从青少年粉丝群体的情感投射、诉求表达。

他提到,需要更深刻地理解当前青少年粉丝群体的情感结构、文化经验和自我认知的结构性变化,避免管理手段、方法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孙佳山更指出要“科学认识”互联网传播规律,规范互联网文化秩序,提高用网治网水平,才是真正有效地引导广大青少年粉丝群体建构起积极、健康、向上的价值观。

从孙佳山的叙述中可以体认到时代的改变新媒体的崛起,以及在这之中的治理需要先透过“理解”“认识”先厘清来自社会深层的结构性变化,才能更深入到当前青少年粉丝群体价值观取向得以塑形的根源所在。

孙佳山也特别提到,“过去那些对于青年文化、亚文化理直气壮的物化想象,那些先入为主的鄙夷和忽视,不仅不是可取的、负责任的态度,未来一定还将付出更大的社会代价。”他强调,面对粉丝文化,我们应以更包容的态度和更纵深的视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