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秦岭别墅到滇池高尔夫球场 中国地方官员为何顶风作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秦岭违建是一个大教训。从今往后,在陕西当干部,首先要了解这个教训,切勿重蹈覆辙,切实做守护秦岭生态的卫士。”这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陕西秦岭违建别墅案后重返此地给中国官员的一个明确告诫,但近日中国云南滇池、安徽、辽宁等多地被督察的环保问题显然印证了这个告诫似乎并不足以令官员警醒。不过,在中国强势的政治权威压力下,地方官员为何仍敢于顶风作案,所谓的“阳奉阴违”背后到底是什么问题?

五一假期刚刚结束,中国中央级生态环保督察组便向云南“发难”,先是通报称,云南滇池大量房地产项目与湖争地,严重破坏滇池生态系统完整性。根据卫星显示,滇池的自然景观长腰山90%以上区域已被开发为房地产项目,长腰山变成了“水泥山” 。而在滇池东岸一个占地703.64亩的高尔夫球场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456.68亩,在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该地检查期间,当地甚至将树枝插入浅层表土冒充植树,结果被督查组要求官员现场“拔树”,该新闻一时为舆论热议。

云南滇池一级保护区被高尔夫球场违规侵占后,当地为应付环保督察“插树”作假反被督查组现场“打假”,图为督查组要求当地官员现场“拔树”。(微博@忧国忧民忧天下之1)

而后云南保山市因治污不力,“母亲河”东河沦为“纳污河”,保山市一众官员被斥“学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不深入不深刻,生态文明建设战略定力不坚定不坚决;自行其是、阳奉阴违,存在‘七个有之’问题”,连同保山市委书记、常务副市长等人被问责处分。

云南被中央督查组盯上的“环保问题”令省委书记阮成发、省长王予波如临大敌,声声恳切要将生态环保作为当前重要政治任务,以霹雳手段整改。然而有问题的又何止是云南,据中国官方通报,此次被中央督查组要求整改的涉及云南、辽宁、安徽等8省市。

当然,中共高层重视环保,督查组所到之处必然剑有所指,但是如此大面积的环保漏洞仍然令人不得不疑问,从2017年的祁连山修复、长白山国际度假村被点名整改到2018年震动中共政坛的秦岭别墅案等等,为何问题一再出现且屡禁不绝?

表面上的问题是官员政治觉悟不够,形式主义作祟,对高层决策领悟不强。深入追究,其实在中共官场,政治任务作为考核官员政绩的硬性指标,其当然能展现出高效率与强大的执行力,但是也往往容易出现形式主义问题。例如在环保问题上,中共高层在十九大就提出污染防治作为三大攻坚战之一,每每地方考察必会调研发展方式的转型,强调绿色发展的理念。更是以“一把手”兼“河长”这样的强制性方案督促环保整改。如此逻辑,政策不可谓不强硬,信号不可谓不明确,但是问题仍然如此普遍而严峻,症结恰在于官员过分“唯政治”,而难以理解政策背后的科学问题与发展规律。

如此被中央督查组通报的诸多环保问题是长期以来所积累的,且在中国各个地方大范围存在的,其实它代表着过去一种发展阶段的认知,也即经济的发展占据中心,其它是可以为其让位的。更生动的案例是,在对一个城市的评价标准中,中国社会通常会优先判断其GDP、医疗、教育等等,却极少特别提及“环境好”。事实上,环保理念在中国社会中的认可度并非西方社会那么主流,它在中国正处于一个高层推动,民间逐步接受并实践的过程,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所谓的官员“不作为”其实更多的是对政策本身的一种不理解,而政治领悟力的背后当然还是业务能力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