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党百年|第二任总书记瞿秋白获彻底平反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担任中共总书记期间和就义前(右)的瞿秋白。(新华社)

为庆祝中共建党百年,中共党报《人民日报》日前开设“数风流人物”专栏。5月11日,专栏刊文介绍曾被指犯了“左”倾盲动主义、文革期间又被打成“叛徒”的中共第二任总书记瞿秋白。瞿秋白的“叛徒”帽子已于1980年代被摘。而这篇题为《瞿秋白:“想为大家辟一条光明的路”》的专栏文章也不再提他犯了“左”倾盲动主义。与专栏避谈陈独秀相比,瞿秋白似乎已获得彻底平反。

1927年国共分裂大革命失败之后,年仅28岁的瞿秋白在湖北汉口主持召开八七会议,会议确立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方针,开启了中共革命由大革命失败到土地革命战争兴起的历史性转变,在关键时刻挽救了中共。瞿秋白在这次会议上当选为总书记,成为继陈独秀之后的中共第二任总书记。

1934年10月红军长征后,瞿秋白被留在国民党重兵围攻下日渐缩小的苏区。1935年2月,他在福建长汀被自己当年在黄埔军校的学生宋希濂所部俘虏。因劝降失败,蒋介石密令“就地枪决,照相呈验”,6月18日瞿秋白就义,年仅36岁。

瞿秋白死后,曾多次获得中共高度评价。1945年中共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指出,瞿秋白是党内有威信的领导者之一,英勇地牺牲在敌人的屠刀下。1950年毛泽东为《瞿秋白文集》题词,赞扬他“宁愿向刽子手的屠刀走去,不愿屈服。”1955年瞿秋白就义20周年之际,中共将其遗骨迁葬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

后来,随着两篇文章的发表,瞿秋白由烈士沦为“叛徒”。1962年司马璐写的《瞿秋白传》在香港出版,书后附录瞿秋白遗作《多余的话》全文。1963年《历史研究》第4期发表戚本禹的《评李秀成自述》,斥太平天国重要将领李秀成为叛徒。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雷颐《瞿秋白的身后命运》一文介绍,毛泽东看到《多余的话》和《评李秀成自述》后,把两者与他想要解决的“党内叛徒问题”相联系,做出异乎寻常的重大政治判断。

当时,毛泽东曾对江青、周扬和陆定一等人说,李秀成是“白纸黑字,铁证如山,忠王不忠,不足为训!”而瞿秋白的《多余的话》是“向敌人告饶,自首叛变”。“为什么不宣传陈玉成而宣传李秀成?为什么不宣传方志敏而宣传瞿秋白?”“以后少纪念瞿秋白,多纪念方志敏。”

最高领袖发话后,瞿秋白故居陈列展于1964年8月停办。同年12月,北京的军事博物馆、历史博物馆陈列的瞿秋白的名字与形象被完全除掉。

瞿秋白从德国返回苏联莫斯科时与夫人杨之华及女儿瞿独伊合影。 (新华社)

文革开始后,瞿秋白遭公开批判。1972年中发12号文件称:“瞿秋白在狱中写了《多余的话》,自首叛变了”。在此之前,瞿秋白墓被红卫兵砸毁,位于山东济南的瞿父瞿世玮墓和位于江苏常州的瞿母金衡玉墓也被红卫兵砸毁。

瞿秋白遗孀杨之华1924年加入中共,曾任中共中央妇女部部长、中央委员、全国妇联副主席。文革开始后也被打成“叛徒”,关进秦城监狱六年,饱受折磨。1973年,因重病瘫痪在床的杨之华被宣布解除“监管”三天后,含冤而死。

文革结束后,在拨乱反正的历史进程中,人们没有忘记瞿秋白。陆定一在党内首先倡议为瞿秋白平反。1979年2月,他给中共中纪委写信请求复查瞿秋白案。陆定一认为,《多余的话》不是自首书或反共宣言,以它判定瞿秋白是叛徒证据不足。另外,如果瞿秋白叛变了,国民党必将大肆宣传,但当时并没有这种宣传。与此同时,陆定一也提醒瞿秋白的女儿瞿独伊给中央写信,请求为父平反。

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瞿秋白墓。(多维新闻)

中纪委在1979年6月开始复查瞿案。胡耀邦批示,要给瞿秋白一个公正的评价。1980年2月,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通过了为刘少奇平反的文件,为瞿秋白平反的文件则未被大会采纳。不过,邓小平在会上指出,“历史遗留的问题要继续解决。比如这次会议上提到的瞿秋白同志,讲他是叛徒就讲不过去,非改正不可。”

尽管为瞿平反的文件夭折,但不影响事实上为瞿平反。1980年6月,中国文联、中国作协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联合举行座谈会,纪念瞿秋白就义45周年。同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转发中纪委《关于瞿秋白同志被捕就义情况的调查报告》。该报告宣布,“《多余的话》没有出卖党和同志,没有攻击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没有吹捧国民党,没有向敌人乞求不死的意图,决不是叛变投降的自白书。1982年9月,中共十二大召开,中纪委工作报告说,经过事实调查,“证明瞿秋白同志在被捕后坚持不屈不挠的斗争,因而遭受敌人杀害”。至此,瞿秋白的“叛徒”帽子被摘掉。

除了“叛徒”帽子被摘,中共官方后来对瞿秋白担任中共总书记时犯的错误的定性,也由“左”倾盲动主义降低为“左”倾盲动错误。2019年瞿秋白诞辰120周年时,《人民日报》发表的纪念文章不再提瞿秋白犯了“左”倾盲动错误。只是说,“左”倾盲动错误的出现,共产国际及其代表负有重要责任,以瞿秋白同志为首的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也负有直接责任。而瞿秋白“很快认识并纠正了自己的错误”,使“左”倾盲动错误基本结束。这一表述,继续发出为瞿秋白平反的信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