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普查|中国突破14亿 两大人口问题依旧无法摆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编者按:中国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的公布,不光反映出中国人口日渐老龄化趋势,更暴露中国将面临的中长期挑战——严重少子化。少子化是指社会的幼龄化。本文认为少子化是比老龄化更严重的问题,关乎中国未来命运。文章转自“安邦智库”公众号。

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最新通报,中国人口共141,178万人,较2010年增加7,206万人,增长5.38%。(新华社)

5月11日上午10时,第七次中国人口普查数据正式公布。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七人普主要数据情况,中国0岁至14岁人口为25,338万人,占17.95%;15岁至59岁人口为89,438万人,占63.35%;60岁及以上人口为26,402万人,占18.70%(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9,064万人,占13.50%)。与2010年相比,0岁至14岁、15岁至59岁、60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分别上升1.35个百分点、下降6.79个百分点、上升5.44个百分点。

人口问题始终是中国面临的全局性、长期性、战略性问题,从长期来看,人口问题将越来越影响国家未来的发展战略,并将导致国家的竞争力发生变化,甚至影响到国运兴衰。而从这次七人普的主要数据,不难看出,中国的的老龄化程度进一步加深,而少子化程度虽相比六人普数据有所缓解,但仍未跳出“严重少子化”的“泥沼”,这可谓是中国未来面临的又一主要中长期挑战。

理解老龄化及其影响并不困难。七人普的数据显示,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为2.6亿多人,人口比重已经达到18.70%(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9亿人,占13.50%)。根据联合国的划分标准,中国在2000年就已进入“轻度老龄化”社会,而随着60岁及以上人口比例超过20%或65岁及以上人口比例超过14%,2025年中国将跨进“中度老龄化”社会。预计“十四五”期间,老年人口将超过3亿人,从轻度老龄化进入到中度老龄化阶段。

中国发展基金会发布的《中国发展报告2020》测算,2020年中国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约有1.8亿,约占总人口的13%;2025年时,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将超过2.1亿,占总人口数约15%;2035年和2050年时,中国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将达到3.1亿和接近3.8亿,占总人口比例则分别达到22.3%和27.9%。这意味着,到2050年时中国将有接近5亿超过60岁的老年人。

老龄化对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将造成深远影响。一是直接导致劳动力人口减少,老龄人口抚养比不断提高。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中国老年人口抚养比已经上升至17.8%,中国社科院人口所预测,中国的老年抚养比在2060年之前将一直保持上升状态,并在2028年左右超过少儿抚养比,成为决定总抚养比变化趋势的主导因素。二是老龄化将对养老基金制度带来挑战。如果养老金支付难以为继,中国老年贫困的现象可能会十分严重。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FS)数据显示,中国老年人口贫困率在2018年为14.5%,老年人口贫困问题在农村更为严重,2018年农村老年人口贫困率高达19.5%。

1. 少子化的来源

少子化则是中国人口问题的另一面。而且,值得注意的是,从国家和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来看,少子化是比老龄化更严重的问题,它不仅关乎人口,还关乎经济,关乎国家未来命运。

少子化一词来自日本,从字面意义理解,少子化就是指子女持续减少的过程,如果胎儿诞生不断减少并且形成长期趋势,就是少子化。根据人口统计学标准,一个社会0-14岁人口占比15%-18%,就是“严重少子化”,15%以内是“超少子化”。目前日本的少儿人口比重约为13%,处于“超少子化”阶段。而根据中国的第七次人口普查,中国2010年0岁至14岁人口总量为25,338万,占总人口的17.95%,已经处于严重少子化水平。这一触目惊心的数据提醒我们,中国是比日本还要严重的少子化社会。只是中国对此并不重视,有人甚至认为少子化是一个伪命题。

中国在2016年全面开放二孩政策,目的是促进新生人口增加,缓解少子化压力。但真实情况却与政策目标相反——中国新生人口数从2016年开始下降,且下降数逐年增大,从2016年至2019年,新生人口数分别为1,786万人、1,723万人、1,523万人、1,100万人。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表示,按照目前趋势,“十四五”期间的年出生人口可能会跌破1,000万大关。全面开放二孩政策未能收到预料的效果,也预示了进一步的放开生育政策不一定有效。

2. 少子化的影响

究竟什么是少子化?中国安邦智库(ANBOUND)创始人陈功曾从社会角度给出一个新的定义,少子化其实就是社会的幼龄化,在社会各个领域表现为全面幼稚化。从这个定义看少子化,其影响肯定并非完全是负面的,但其中负面的影响,对社会原有秩序的挑战比较大。陈功认为,少子化将导致原有社会秩序、体系、规则、理念、传统的碎裂,产业失去方向,传统失去导向,文化出现变异,甚至会影响国家治理体制及政治制度。

比如在文化艺术领域,中国现在的电影已经进入到一个涂脂抹粉的英雄时代。枪战片和战争片的扮演者,颠覆了通常的想象力,“小鲜肉”等暧昧语言大肆流行,反映了少子化对社会各个阶层的深刻影响。实际上少子化带来的普遍幼稚化,将把整个社会拖下水,降低了文化艺术的品质。

当前中国社会中的互联网和游戏大流行,也与少子化有重要关系。现在,互联网和游戏已成为少子化世界的精神支柱,电梯里、地铁上、餐馆中,无数的青少年沉浸在手机游戏中,“网瘾”早已成为社会性的流行病,微信在中国的商业成功,其实仅仅因为它是一款老少咸宜的手机社交游戏。从信息社会角度来看,因为少子化的影响,中国人将会成为世界上最易控制的族群,只要你能不断开发出供他们玩乐的游戏就可以,这不仅使得年轻人无法走出人生游戏,还使得越来越多的成年人深陷其中。

少子化还会严重影响中国的劳动力和人才供给。目前在中国,职场领域的低能高配是普遍现象,这与少子化有关。少子化带来的幼稚和低龄现象,很难催生出成熟而专业的职业人士,相反情绪化的、极易走极端的年轻人却大量存在,让人无法选择,只能择其善者而用之。在这样的社会里面,少子化导致的幼稚甚至严重影响到成熟的族群。

少子化还会严重影响中国的人口再生产。有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内地的单身成年人口高达2.4亿人,其中有超过7,700万成年人是独居状态;预计到2021年,独居成年人数量会接近1亿。单身人群增多引发了人口学家的担忧。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20年,中国内地的结婚登记对数从1,347万对的历史高点,持续下滑至813万对。与此相对的则是离婚率持续升高,1987年至2020年,中国离婚登记对数从58万对攀升至373万对。在结婚率下降和离婚率上升的双重作用下,生育率逐年降低。在安邦看来,这个问题的实质是少子化。年轻人不生孩子,并不都是因为没有钱,问题的实质仍然是少子化。在少子化时代,男孩女孩的要求都比过去高得多,彼此互相都难以满足,这一因素可能比单纯的经济基础更重要。

少子化问题如果严重,还会影响国家治理和政治。正常的国家治理体系中,政治人物群体从产生、成长、掌权、治理国家到政治周期轮替,大致与人口的代际发展呈正相关。简单说,政治人物的涌现与退出,都是与人口发展一样,是一代接一代进行的。但少子化问题如果比较严重,将会产生比较普遍的社会幼稚化,这有可能推迟政治人物群体的代际成长和成熟,使得年轻一代难以应付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难以承担平稳驾驭国家治理的重任。这种情况的出现,有可能打破国家治理层面的政治周期更替。

总体来看,中国的人口问题极为严峻,未来充满挑战。未富先老的老龄化局面,将会拖累中国的经济增长,消耗大量经济资源,加剧养老及社会保障体系的压力。日益严重的少子化形势,将会带来社会秩序、文化、产业、传统的变异,甚至影响国家治理和政治周期。由于中国人口数量极为庞大,老龄化和少子化问题将对中国未来的发展造成极为深远的影响。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