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2/AD较劲|双航母编队迫使中国放弃攻台 江胡习三代打造杀手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5年前发生的台湾海峡导弹危机,又称第三次台海危机,也是距今最近的一次台海危机。当是时,中国大陆先后在台湾当面之福建试射多达10枚东风-15短程弹道导弹,落点最近时距离基隆29海里,并调集陆海空三军在福建沿海举行大规模实兵实弹登陆演习,以震慑时任台湾总统、新一届总统候选人李登辉的台独行径。彼时,中国大陆解放军总后勤部军械部部长刘连昆被台军情局策反,台湾从刘连昆手中提前获取了演习计划,计划称一旦正在举行的台湾大选出现“最坏的结果”,军事演习随时可以变成真正的军事行动。

1996年时任台湾总统、主张台独的李登辉赢得当年的总统大选,在选举最后阶段中国大陆做好了最坏打算,一旦出现最坏的情况即将演习变为真正的军事行动,美国两大航母战斗群进入台湾周边海域迫使中国放弃。(AP)

台湾将这一消息传递给美国后,美国紧急将独立号航空母舰战斗群部署到台湾东北海域,又从波斯湾调来尼米兹号航母战斗群与独立号航母战斗群汇合,以阻止中国大陆针对台湾的军事行动,这是美国越战后在亚洲最大规模的军事部署。迫于美国的介入,中国大陆不得不修改行动方针,采取“三不原则”——发射导弹不会飞越台湾本岛上空;海军空军不超越台海中线;即使举行登陆演习,不会实际去占领台湾的岛屿等。

针对美国的双航母战斗群干涉台海,中国互联网上流传着核潜艇逼退美国航母的传说,即美国侦察卫星突然发现中国军港中的核潜艇失去踪迹,研判中国核潜艇正赶往台湾附近海域反制美国航母,为防意外发生美国两艘航母取消了预定的穿越台湾海峡计划,仅在台湾岛以东以南200海里海域游弋。核潜艇逼退美国航母是否为真不得而知,但据当时台湾媒体报道,中国海军潜艇确实全部紧急出海应对。

1996年的台湾海峡导弹危机,中国以潜艇应对美国航母战斗群,可以被视为中美今天“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与反“反介入/区域拒止”的预演,或者说是中美“反介入”与“反反介入”最初的交锋。美国凭借其强大的军力,在台湾海峡局势如此紧张时,还敢于派遣航母编队穿越台湾海峡,其军事自信与嚣张可见一斑。中国仅能依靠“国之重器”核潜艇逼退美国航母,军事上的弱势也可见一斑。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令中国真切地意识到,美国是解决台湾问题必须跨越的大山,不能排除美国干涉无从解决台湾问题,即要大力发展“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以增加美国介入的成本,直至美国无法承受乃至失去胜算。1997年即导弹危机结束后第二年,美国就先知先觉地在定期公布的《四年期国防评估报告》中首次提出“反介入”观点,即“敌人运用一种非对称的威胁及非对称的方式延误或阻止美军关键军事力量的介入”。由中国空军两位现役大校军官乔良、王湘穗撰写,1999年公开出版的《超限战》中提出的“超限战”即是“非对称作战”,可以被视为中美军力差距巨大之下中国有识之士一次“反介入”战略的探索。

《超限战》作者之一、现为中国解放军国防大学教授的空军少将乔良。(中国国防部官网)

到2006年,美国国防部在当年出版的《四年期国防评估报告》中将中国定性为“战略十字口的国家”,认为中国战略意图不明,中国崛起既可以为区域带来正面影响也可以带来负面影响,因此美国必须“引导”中国向正面发展并“防范”中国朝负面发展,对中国崛起表示出关注。时至今日,美国已经将中国定性为“最严峻的竞争者”,对美国展开全方位挑战。

美国国防部近年来多次模拟介入台海作战,美军几乎都以失败告终,唯有美国空军最近在一次“开挂”的兵棋推演中取得惨胜。作为美国在东亚最坚定盟友的日本,就日本防卫省都在其《中国安全战略报告2021》中表达对东亚军力失衡的担忧。如果说奥巴马(Barack Obama)时代拖延日久的“重返亚太”只是美国针对中国发展“反介入”能力的应激反应,意识到中国“反介入”战略的威胁,那么2016年中美海军南海对峙就如同当头棒喝,自特朗普(Donald Trump)时代开始美军已经将发展反制中国“反介入”能力视为头号任务。

中国发展“反介入”能力,可以分为两个层面,一是基于美国最初对“反介入”的“非对称”定义,大力发展针对美军核心干涉能力的非对称作战能力,即杀手锏。比如针对台海导弹危机时极为嚣张企图穿越台湾海峡的美国航母,最初中国大力发展22型隐身导弹快艇,试图凭借高速与隐身对美国航母展开饱和式导弹突击;继而中国大力发展反舰弹道导弹,从东风-21D到东风-26已经发展了两代射程覆盖第二岛链,高超音速弹道导弹东风-17也已服役,这是当今世界第一款服役的高超音速武器。

2009年4月23日庆祝中国海军成立60周年海上阅兵中接受检阅的22型导弹快艇。具备隐身外形、采用喷水推进的22型导弹快艇,装备8枚鹰击-83反舰导弹,速度快、突防能力强,曾是中国突击美国航母发动饱和式导弹攻击的利器。(新华社)

一是堂堂正正全面发展军力,即通过军力的全面发展反制美国介入。如果说22型隐身导弹快艇饱和式导弹突击、反舰弹道导弹是中国反制美国介入的绝招与杀手锏,那么全面发展军力就如果中国武侠小说中的苦练内功,才是反制美国介入的正途,即所谓的“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大军无兵法”。中国近二十多年来的大力发展军备,2015年开始的新一轮军事改革,由机械化向信息化转型都是在练“内功”,真正令美国在近年兵棋推演中落败的就源于此。

要反制中国的“反介入”战略,美国在军事上提出了“全频谱作战”、“分布式杀伤”等种种新理论,其核心在于美军第一、第二岛链前进部署的驻军如何在中国第一波火力打击下幸存的同时反击中国。兵力分散部署以躲避打击,发挥信息网络优势火力集中使用,整合各军兵种捏成一个拳头与中国对抗。在装备层面,在第一岛链部署陆军战术导弹系统,退出《中导条约》重启中程弹道导弹,发展通信中继无人机等都是美军正在做的。

不过,在这场“反介入”与“反反介入”的对抗中,战场位于东亚远离美国本土,美国在地缘上处于劣势。为对抗中国,美国在战略上必须努力将日本、韩国等传统盟国绑在战车上,冷战时期美国就是通过美日、美韩、美台盟约及《东南亚条约》构建起针对苏联与中国的封锁线。美国海军舰只近年来不断在中国周边海域以“自由航行”为名刷存在感,甚至搞出了三航母编队齐聚南海,鼓动菲律宾搞出“南海仲裁案”等等,实际上都是以刷军事存在的方式为盟友鼓气,鼓励它们与中国对抗。

2016年南海仲裁案后,中国在南海地区的战略态势反而大大改观,美国的如意算盘落空。图为南海仲裁案时,海外华人华侨在海牙国际法庭外抗议。(新华社)

只不过,自2016年南海仲裁案以及中美南海海军对峙后,南海周边各国尤其是菲律宾似乎突然醒悟,不再充当美国反制中国的马前卒。至今,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东盟各国明确拒绝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甚至连韩国都拒绝选边站,只剩下日本与澳大利亚甘为马前卒。相比美国的要求选边站,中国基于现实出发并不强求各国站在中国一边,各国与中国又有着广泛的经贸联系,选边站的澳大利亚在经贸上持续遭遇中国重点打击,各国如何趋利避害地选择很简单。当然,距离美国太远,距离中国太近,可能也是原因之一。以中美两国的国力,“反介入”与“反反介入”的竞争将长期存在,这将是一场马拉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