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中国首富|湖畔大学更名背后 马云的断尾求生与亡羊补牢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继阿里巴巴因违反垄断法规遭遇182.28亿元人民币天价罚单之后,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一手打造的湖畔大学也将成为历史。5月17日,杭州西湖浴鹄湾湖畔大学镌刻有校名的巨石,“湖畔大学”4个金字被工作人员用工具抹去,成为舆论焦点。

+2

对此,湖畔大学方面回应:湖畔自创立之初,即是在中国民政部门注册的民办非(企业)单位,不属于学历教育序列,为了避免给外界造成误解,现更名为“浙江湖畔创业研学中心”,简称“湖畔创研中心”。

“马云曾经说过:阿里巴巴要活102岁,湖畔大学要办300年!但现在湖畔大学‘死了’,阿里巴巴还能活多久呢?”有微博网民如此写道。英国《金融时报》上个月曾报道,湖畔大学在来自中国政府的压力下,暂停招生计划。显而易见,欲将中国国内企业家聚拢在一起的湖畔大学更名,无疑是马云的一次“断尾求生”和亡羊补牢。

“大学”之名难掩湖畔的本质

湖畔大学由马云、柳传志、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等9名企业家和著名学者等共同发起创办,马云担任首任校长。从2015年开始第一期招生,第一届主要方向是互联网方向的创业精英。数据显示,湖畔大学创办5年来一共有 11,788 名学生报名,但最终只录取了 255 位学员,录取率只有 2.16%并且低于美国哈佛大学,因此称为“全球最难进入的学校”。

《金融时报》援引知情人士透露,校方已经暂停原定3月底开始的一年级课程,目前尚不清楚新生入学报名何时进行,但为现有学生开设的课程照常进行,学校也不会永久关闭。上述媒体指,一些中国高级官员已经开始将这所学校视为现代版的“东林学院”。商界大佬柳传志此前曾撰文《为湖畔大学正名》自辩,指中国社会有“一股歪风”,将矛头对准“民营企业家阶层”,但显然作用有限。

有观点认为,虽然湖畔大学打出“旨在培养拥有新商业文明时代企业家精神的‘新一代企业家’”的旗号,但湖畔大学(Hupan University)的本质是商界精英俱乐部。这一点从湖畔大学的入学要求就可以窥知。在挑选学员方面,除了设置了“3年创业经验、30名以上员工、纳税3年,并拥有3,000万人民币营业额”的基本门槛,湖畔大学还要求报名者必须有3位推荐人,其中至少一位指定推荐人(湖畔大学校董、保荐人及历届学员)。

2017年03月27日,浙江省杭州市,湖畔大学第三届开学典礼在杭州举行,马云为44名新学员授校徽。(视觉中国)

“资本希望在掌握经济权力之后,谋取政治上的权力,这是十分危险的。”2017年3月18日,中共政治局委员、国家监察委员会主任杨晓渡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的表态言犹在耳。湖畔大学的命运其实早已注定,马云的选择是必然,因为中国政府(任何一个政府)不会让“培养新一代企业家”的担子,落到个人或者某个机构肩上。某种意义上讲,湖畔大学的更名是马云的“断尾求生”,更是一种亡羊补牢,但不知是否“未为晚矣”。

事实上,湖畔大学的校址,就在2014年整治会所歪风行动中转型的私人会所江南会。江南会是马云发起投资建造的一所会所,建筑于2006年,被称为杭州最最高档而低调的一家会所。设计师是中国现代诗人艾青的儿子、著名异见人士艾未未。

高调不是原罪,触及红线才是

普遍认为,中国前首富马云现今的遭遇,肇始于他在外滩金融峰会口无遮拦。2020年10月24日,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上大肆批评了监管机关,指出这些规定都是不必要的,会让科技创新倒退,声称“(中国的问题)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而是缺乏金融生态系统的风险”。显然,一向以亲近政府著称的马云,没有理解到中央高层对于金融风险的忧虑,更没有意识到蚂蚁金融模式自身的问题。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蚂蚁集团首次公开募股之前,一项中国中央政府的调查中发现,蚂蚁的招股说明书中遮掩了该公司股权结构的复杂性,这背后隐藏着一群中国权贵政治群体。而蚂蚁集团的IPO会造成大量的巨富,拉大了贫富差距,是中共近些年所反对的造富模式,不符合“共同富裕”的政策导向。

多维新闻此前曾指出,更令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担忧的是蚂蚁集团的商业模式。该集团已经为约五亿人提供贷款,但它却不必遵循中国严格的金融市场与资本规定,反倒由国有银行提供大部分的资金并承担风险。这之中蕴藏着巨大的金融风险,触及了中国金融监管机构的安全红线——化解整个国民经济的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首要的政治议题,后者被列为中共"三大攻坚战"之首。

马云的遭遇,与同为中国前首富、曾经同样高调的王健林,如出一辙。2017年,王健林开始遭遇生平最大的危机,其掌控的万达集团开始就遭遇中国监管部门的审查,根源在于万达在中国国内银行举债6,000多亿人民币的规模,以高达70%的负债率疯狂在海外并购,无序扩张,大肆收购各种酒店、体育、影视等非有利于国家发展的资产。在中国官方看来,上述做法相当于从中国的资本市场挖出大量份额转移到了海外,他们所谓的跨国投资,在官方眼中与转移资本无异,不但没有反哺国内的实体经济,反而有可能引发金融风险,威胁到经济安全,进而威胁政治安全。从这个角度讲,马云重蹈了王健林的“覆辙”,触及了中国政府的金融安全红线。这才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原罪”。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