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云隐身到左晖去世 中国年轻人口中的“资本家”们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左晖,是链家和贝壳公司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曾推动了中国房产中介行业服务标准的提高,被业内广泛认可。左晖本人也因此享有盛誉。(视觉中国)

5月20日,贝壳官网发布消息称,贝壳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左晖因疾病意外恶化于2021年5月20日去世。随即网络上发起无数对左晖的悼念和赞美,赞誉者称“他不仅是整个房产中介行业的领军者,更是促进整个行业变得更规范透明的改革者,” 是个“一生都在做‘难而正确的事’的企业家”。

但第二天网络上就有越来越多的批判声音,称这是“房奴集体悼念房地产资本家”,随即而来的是对房地产及房地产中介行业的集体谴责,而左晖作为中国最大房地产中介行业的领军人物,自然被“踩在脚底”,一文不值。

短短两天,左晖从最崇高的企业家就沦为舆论中的“吸血的资本家”,批评者大部分来自城市生活的年轻人,他们正经历着租房、买房、还房贷,也就是“房奴”的生活,而他们把这部分怨气发泄在了刚刚去世的“房产中介头子”这个符号化的人物身上。

此情此景,关注中国社会舆论生态的人都很熟悉。在中国近些年,有太多人也在经历着从天到地的反差巨变。不错,最熟悉的那个人,另外一位当代中国的企业家,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曾因创建了淘宝和支付宝,让亿万年轻人和中小商铺受益,并引领中国互联网科技走向世界,成为亿万年轻人学习的偶像时,人们亲切地称马云为“马爸爸”。

马云曾被亲切地称为“马爸爸”,如今却被很多年轻人骂为“吸血鬼”。(微博@赵宏民)

可不过几年时间,当成千上万的年轻人为偿还支付宝提供的小额贷款利息而烦恼,电商平台开始垄断提出霸王条款,进而受到监管部门巨额罚款之后,曾经的马爸爸也一夜之间成为年轻人口中的“吸血鬼”、“资本家”,甚至不少人骂他“孙子”。而当年的称赞者很多是今天的辱骂者,只不过世界的境遇变了,年轻人的心态也变了。

他们当然也渴望成为成功的企业家,但当他们步入社会,发现向上流动的机会(或者说那种一夜暴富的机会)越来越少,他们的言论中的仇富情绪开始变得越来越明显。

而这种渴望获得平等机会的心态不可谓毫无道理,但往往人们心里真正想得到的不止是机会的平等。这种心态若配合国家层面的社会主义平等政策的鼓舞,确实能得到上下的呼应,产生强大的社会效应,解决社会中的问题,比如不公平和贫富悬殊。中国政府的一些监管之举,诸如对阿里巴巴的处罚也好,近些年对房地产市场的无序扩张进行整顿也好,虽然是符合逻辑之举,放在任何国家都不为过,但也在那些年轻人眼中,更多可能不是从治理逻辑上看,反而具有了“打土豪,分田地”的色彩,因此,他们才在这些问题上称“罚的不够狠”,有一种大快人心的感觉。

这种心态和发泄可以理解,但若扩大开来,成为一种社会主流,恐怕是一件很可怖的事。那种“打土豪、分田地”的“均贫富”观念,在中国历史上深入人心,法国大革命时期对贵族阶层的仇视也产生可怕的后果。

而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辛辛苦苦培育出来的对企业家的尊重,对企业和产权的保护,都是发展现代经济所必需的。企业家需要安全感,经济才有持久的活力。而安全感除了政策,还要有良好的社会氛围。

除了左晖和马云在舆论场的际遇,字节跳动的创始人张一鸣日前也宣布辞职,这在舆论场也被广泛解读为一种迫于政治压力和风险的“明哲保身”,此外还有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拼多多董事长黄峥,也与近年辞去职务。

马云也好,左晖也好,资本家并非不能批判,但企业家是一个个鲜活的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