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深圳官场地震背后 “政治特区”时代到来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深圳官场4月末的人事大换血,至今仍被外界认为内幕重重。是次深圳市人大常委会一次性确定了18人的职务变动,包括甚至市长在内8人离任、10人就职,“一府一委两院”同时“换帅”,其中多人更是当地实权管理部门的主要负责人,过于突然,原因不明。如此大面积的人事变动,也引发了外界的关注。

那么,深圳人事大洗牌的逻辑是什么?果真如一些声音猜测的源于中共高层对于深圳房价的不满吗?答案可能并非如此。观察人士指出,此次深圳人事换届背后,是深圳“政治特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建设提速的需要,上述调整可能意味着深圳政治特区时代真正意义上的到来。

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深圳,有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全新定位。(多维新闻)

深圳官场大洗牌的真正逻辑

对于上述人事变动,外界有两种观点。其一是认为,源于中国高层对于深圳房价“桀骜不逊”的不满。在人事变动之前,深圳曝出“深房理”事件。有声音认为“深房理”的出现,及其长期存在暴露了深圳高速经济发展方式的争议性。

该论调称,在中南海“房住不炒”的严令下,深圳市政府在执行“房住不炒”政策时缺乏动力,甚至阳奉阴违,搞“软抵制”,致使中央楼市调整政策在深圳实施效果的减弱。这被认为是深圳官场大换血的肇因。

另一种声音认为,深圳官场变动是正常的人事换届。

可以肯定,作为改革开放旗帜的深圳如此规模的人事洗牌,必然来自中国高层的拍板。但显然上述两种观点,并未看到深圳官场大洗牌背后的,更为深层次的原因。

从1980年设立经济特区以来,过去40多年,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桥头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的试验场,已经有最初毗邻香港的一个2万人的小渔村,发展成为人口超过2,000万的现代化国际都市,与北(京)上(海)广(州)并列为中国“一线城市”。

2019年7月24日,中南海赋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最新定位,一如当年深圳肩负中国改革开放试验田的政治任务。当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中国各领域改革的最顶层议事协调机构通过的《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要求深圳“创建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城市范例”。

多维新闻当时就曾指出,深圳,将由此正式告别“经济特区”时代,进入“政治特区”时代,任务也将由经济上的先行先试,转向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现代化探索一条可供复制的示范之路。然而,两年时间已经过去,深圳似乎并未在最新的定位上闯出名堂。中共领袖毛泽东曾言:“当正确的政策方针制定之后,干部是关键。”观察人士指,这才是深圳人事大洗牌的真正逻辑。

深圳“政治特区”建设将提速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上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社会的阶段性发展目标,也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始转向在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2049年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深圳,在这个时代,就被赋予了超越经济特区的新的历史使命。

邓小平时代设立的深圳经济特区,在习近平时代有了新的历史任务。(VCG)

中南海为深圳设定的“三步走”路径:短期而言是6年后,也即2025年,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中期目标是,在2035年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长期而言,是在本世纪中叶成为“全球标杆城市”。从中不难发现,完成第一阶段目标的时间线,恰恰在此次深圳人事换届的任期之内,中共高层对于此次深圳人事调整的期待可见一斑。观察人士指出,上述调整可能意味着,深圳“政治特区”将全面提速。

2020年10月14日,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召开,习近平说,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国家重大发展战略,深圳是大湾区建设的“重要引擎”。而在之前的公布的《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的提法是:推动更高水平深港合作,增强深圳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的“核心引擎”功能。无论是“重要引擎”,还是“核心引擎”,都意味着深圳将在粤港澳大湾区中,扮演重要和关键的角色。如果将粤港澳大湾区比作是一辆汽车,那么深圳将是为这辆车提供动力的发动机,其作用就是推动大湾区的协同向前发展。用中国官场的话说,可谓“时间紧、任务重”,自然需要一批更为合适的人选。

回归深圳改革开放的历程,“敢闯敢试、敢为天下先”是深圳特区能够成功的关键精神特质。在深圳崛起乃至改革开放的历程中,有很多改革派人物扮演了重要角色,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底定乾坤的角色自不待言,习近平父亲习仲勋作为时任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以及时任广东省委第二书记杨尚昆,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前和初始阶段以及改革开放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中共内部改革派的代表人物之一任仲夷,也是深圳经济特区建设以及改革开放绕不开的名字。在任仲夷接替习仲勋主政广东的5年时间里,他大胆地提出在当时不亚于石破天惊的理念,使广东走在改革开放前沿。具体到深圳特区,1981年深圳经济特区刚刚起步,时任中共广东省委常委梁湘被派往深圳“拓荒”。在前无经验,只能摸着石头过河的条件下,梁湘按照其自己对列宁新经济政策的理解“利用资本主义来发展社会主义”,吸引外资,举债建设,虽然“雪片般的举报信”纷纷飞到中南海,但由此奠定了深圳经济特区发展基础。

今时今日,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深圳,同样需要具有改革精神,敢闯敢试的政治人物的继续“开疆拓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