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没有中共常委送行袁隆平是一大遗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5月24日,中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的遗体送别仪式在湖南省长沙市举行,湖南省委书记许达哲、省长毛伟明到场致哀。

另据报道,许达哲还受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委托,在23日专程看望了袁隆平的家属,转达习对袁隆平的悼念。

自5月22日病重不治,袁隆平去世的消息震惊了整个中国,引发全民式的哀悼,不仅是湖南当地人,连日来不断有民众从中国各地赶往长沙送别袁隆平,当街掩目痛哭者时时可见,网络上更赞誉其“国士无双”。

袁隆平逝世后,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及江泽民、胡锦涛、朱镕基等现任和前任中共高层分别发去唁电或送上花圈。袁隆平是中国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被誉为“杂交水稻之父”,中共高层集体致哀,是适当的待遇。

而湖南省的遗体送别仪式,因袁隆平曾担任湖南省政协副主席,故而省委书记和省长到场,也完全遵守惯例和既往规格。

对于一个科学家的离去,出现全社会如此自发广泛的哀悼,是非常罕见的。袁隆平当得起这样的礼遇,他在所从事的领域取得卓越成就,惠及每一个普通人,贡献不可估量,其影响力早已穿越本身所在的学科范畴,对他的悼念不应被任何身份、惯例或者规格简单束缚。

袁隆平去世引发中国民众广泛地自发悼念。(微博@乌合麒麟)

以此看来,5月24日的送别仪式就稍显遗憾,虽然湖南省党政主官全部到场,但何妨对这位功勋卓著的科学家更加“礼遇”一些呢?若能有中共政治局常委级别的高层,或是主管农业的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前往悼念,岂非更好体现中共对科技人才的重视,兼之更积极呼应民间对袁隆平的追念?

当然,相较于以往,5月23日许达哲受习委托看望袁隆平的家人,已是破例的礼遇了。

但此类政治上的惯例和规格,不妨更加灵活一点,让冷冰冰的政治规矩更有“人情味”和温度。

要知道,两年前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毛致用在湖南逝世时,除了习近平、李克强等中共高层“前往医院看望或通过各种形式对毛致用同志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深切慰问”,中共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更是专程前往湖南送别。毫不夸张地说,袁隆平不论之于中国和世界的贡献,还是在世道人心中的地位,都不是毛致用所能及。但毛致用的逝世有中共高层专程前去送别,葬礼规格明显高于袁隆平。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因为毛致用曾是副国家级领导,而袁隆平曾经只是湖南省政协副主席,贡献纵使再大,但也只是副部级。正因这样,今次中共官方对袁隆平的悼念虽多有破格礼遇,但还是明显受制于传统纪念规格。

坦率说,这样两相对比的场面,着实令人遗憾,说明中国依然未能摆脱官本位的束缚,政治地位或者说行政级别仍具有支配影响,距离一个更加开放、多元、现代的国家,尚有一定距离。

中国自古便有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传统。国家之间的竞争在许多时候往往都是知识和人才的竞争。40多年前,邓小平第三次复出后启动拨乱反正的工作,正是从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开始。过去多年以来,中国社会确实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上有明显进步,这也是中国取得巨大发展成就的一个关键因素。但纵使如此,从袁隆平的葬礼来看,官本位的束缚依然存在。

袁隆平一生专注研究,致力于“让所有人远离饥饿”,造福了中国和世界,终成国士。他的逝世在中国社会引发了空前的举国悼念热潮,可谓达到一个科学家或知识分子的声誉顶点。对于今天中国为政者来说,应该从袁隆平的逝世读出世道人心对于知识和人才的认可,要不断突破官本位的束缚,要实实在在地尊重知识和人才。今次中共高层未能去湖南给袁隆平送行,实乃一个遗憾,希望接下来能通过别的方式及时弥补,以彰显对于知识和人才的应有礼遇。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