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谁该为“死亡马拉松”负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事前恐怕很少有人想到,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会成为一场灾难。(微博@黄河石林大景区)

刚刚过去的周末逝去了太多的生命,中国大陆除了“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这样的顶级科学家走完了自己的生命历程,21名马拉松选手则意外地永远倒在了甘肃省白银市的黄河石林山地上。

突然发生的低温、狂风、暴雨、冰雹等一系列极端天气,让这项已经成功举办了四届的百公里越野赛变成了“死亡马拉松”。相当数量的参赛选手发生了身体失温的现象,比赛中处于前六名的唯一幸存者张小涛,是被一个牧羊人救起。马拉松爱好者的圈子并不大,有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表示,21名死者中有15个都是自己认识的人。

甘肃官方认定,这是一起因局部地区天气突变导致的公共安全事件,在23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白银市市长张旭晨表示,作为赛事主办方,“我们深感内疚和自责”。

但网络上的质疑之声也随之而来:极端天气是否被提前预报?组织者有无紧急预案?组委会对参赛者的装备检查是否严格?

白银市景泰县气象台5月21日晚间曾发布大风蓝色预警信号,且直到比赛当晚20时18分才被解除。但赛事组织方似乎并未注意。该公司工作人员以及景泰县政府办公室在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都提到极端天气无法提前预测。景泰县气象局对媒体表示,该局为组委会提供了包含最低最高气温、风级风向等信息的气象信息专报,“但是具体的冷空气过境信息没有”。

不少国际媒体也注意到了网络上对赛事组委会组织和应急能力的质疑声。有参与此次越野赛的网友发帖称,越野道路在CP2(CP为打卡点)之后开始变险,CP2与CP3之间有一段需要手脚并用的陡坡,摩托车都上不去,所以组委会并未在CP3设置补给,即便到达山顶,也没有可补充的食物和饮水,“热水更是妄想,暴露的山体更是无处可休息”。

有网友分析对比地图后认为,CP3作为打卡点,设置在没有通车的地方,这导致CP2到CP4之间将近14公里的路段没有设补给站,无法提供水、食物和应急设施。有些选手的冲锋衣在转运包里,到CP4站点才能拿到。CP2到CP4路段,正是此次事故的集中发生地。

除了补给不到位,组委会对参赛者的装备检查也并不严格。按照规定,参赛者应强制装备保暖层、头灯、急救毯等物品,但在一些资深马拉松跑者看来,对于一些精英选手或老手而言,组委会可能默认他们可以省去部分强制装备,“轻装简从”。

此次比赛前,一名多次参加马拉松赛的选手,曾向主办方建议制定完整的救援预备方案,比如所有选手要佩戴能发光的标志物,方便选手白天和夜晚结伴,“结果当时就被组委会和群里很多选手无情嘲笑了”。

点击大图观看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的搜救现场⇩

+4
+3
+2

🙌更多精彩内容,详见多维新闻专栏→ 【舆论场丨把脉舆论热点 于喧嚣中拨云见日

中国官方也已经就这一重大事故发声。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3日发文,事件具体原因和相关责任“必须彻查”,并在已有信息的基础上质疑赛事组织方的安全管理工作不够充分,强制装备的检查不够严格,“越野赛道设计是否合理,是否慎重,救援设施与组织力量,能否满足安全保障要求,需要进一步核实给出答案。”

中国国家体育总局也于5月23日晚紧急召开“全国体育系统加强赛事安全管理工作会议”。

民间亦有不少声音认为近几年的马拉松赛热潮该降降温了。不过事实上,马拉松的兴起本是现代社会的正常现象。经济学上就有“马拉松周期”之说,指的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之后,往往会以“马拉松赛事”为依托,进入全民路跑的体育消费黄金周期。

而人均GDP达到5,000美元也是一个社会中产阶层发育的起跑线。中国2019年人均GDP已经超过1万美元,尽管因为地区发展的不平衡,一些地方仍处于前现代阶段,但同时经济相对发达的地区依然步入“后现代社会”。而后现代社会的重要特征,就是价值观的多元化,以及在多元化价值观之下形成无数个细分的“兴趣小组”。中国著名政治学者房宁曾在公开讲座中表示,一个社会拥有的“马拉松人口”,就是这个社会的“后现代人口”。

举办马拉松赛事,亦可视为打造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赛事会直接带来现金收益,比如赞助商投资、报名费等收入;基于比赛能产生物业收益,如场馆租赁和酒店住宿等载体经济;出售赛事转播权,可以获得媒体收益;训练服务、运动装备等还能带动广义的体育产业经济。这还没有把赛事给举办地带来的关注与流量计算在内。

尤其是除了可以从单场赛事明确计算出来的收益外,衍生的运动器械、训练服务等收益可能是更大的蛋糕。曾有大陆媒体统计,一个中产跑友花在跑步上的年度开支,可以达到2万至5万元人民币。这也是近年来中国大陆的马拉松赛事大量涌现的原因。

2019年年初,中国国家体育总局等十部委发布的《马拉松运动产业发展规划》,对2020年中国马拉松运动产业规模给出的数字是1,200亿元人民币,800人以上规模的全国性马拉松赛事场次达到1,900场。

但一片蓝海之下,不能任由行业粗放发展。如同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文章所讲,赛事不能只盯着经济效益,而不愿意在服务和安全上多投入。“有的承办企业根本不具备组织高风险体育赛事的资格和能力,只重视设置高额奖金等奖项吸引选手参赛,急功近利。一些地方政府相关部门在指导与监督上不想管或不会管,有的甚至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极易导致发生安全事故。”

极限运动确实有“危险和迷人并存”的一面,但并不以冒险为目的。蒙眼狂奔的马拉松,本不应该用21条人命来换取用以规范行业的一脚刹车。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