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赌还是变节?美国不惜一切“变卖家产”加速日本豹变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在中美博弈的大框架下,各国都在寻找和确定自己的地位和角色,其中日本韩国的态度颇为引人关注。菅义伟就美日及亚太局势的表态释放了什么信号?文在寅在与拜登(Joe Biden)见面之后的表态是否已经背离了之前“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立场?最新的各方表态是否意味着日、韩在台海一旦发生危机时会有动作?在此背景下,微信公众号“海外看世界”邀请了来自美国、日本、中国内地和香港的12位学者对这些问题进行点评。经授权,多维新闻将陆续推出这些学者对美日及亚太局势的观察和分析,以期提供另一种角度审视中国与美日韩等国家关系的新动向及应对之策。本篇为“日本韩国在中美博弈中的最新表态”系列第一篇。

继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3月16日在东京与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及防卫大臣岸信夫举行“2+2”会谈,日本公开站队美国,把矛头直接对准中国,挑战中国之后,4月17日菅义伟又急于访美,成为拜登任期内到访白宫的首位外国元首。两国发表了《联合声明》,除了进一步重申双方在国际和地区重大问题上的共同立场,联合声明还字字针对中国。

美日战略关系出现了一系列新变化与新发展,引起了世人的高度关注。

美日韩外长此前在慕尼黑会晤。(Reuters)

一、战略交易

随着美国霸权地位的衰落,美国在遏制中国崛起的大国博弈中出现了严重的战略透支和战略能力的不足,美国是如何实现其战略目标和战略能力之间的再平衡的呢?

从历史上看,每当大国趋于衰弱又不甘心被崛起国超越而想方设法地加以遏制时,都会因为自身的战略能力跟不上而陷入到一种战略困境之中。为了走出困境,帝国往往会不顾一切地去“变卖家产”筹措战略资源来与崛起国相抗衡。所谓的变卖家产,这里指的是帝国不得不通过战略交易,即靠出售或典当帝国的统治世界的优质资源和权力,通过对体系放权松绑,对盟国的各种要求纵容支持,来换取体系力量的支持,来换取各同盟国的追随和支持,尤其是对遏制崛起国能发挥独特作用的盟国,更会加大交易力度,给予该国以无底线的支持与纵容,来换取其对自己的忠诚而甘效犬马之劳。

从当下的美国看也亦然,即当美国的战略目标与其战略能力严重不对称而失去战胜对手的绝对优势时,就会通过一种不易为人觉察的水面下的战略交易方式——出让权力,下放权力,松绑权力——来换取自己所需的战略资源,弥补和增强自己的战略能力,从而走向与崛起国对抗的道路。

美国的这种“放权”和“放水”行为带来了严重的后果:助长了绝对国家主义思潮的泛滥和国家逐利行为的猖獗,加速大国关系的裂变,拉帮结派式的同盟外交盛行,政治投机与政治冒险弥漫于国际社会,进而导致国家行为失常与失控,加速了世界和地区秩序的失范与失序,加剧了全球格局的震荡。

二、 战略投机

日本作为确保东西关系和大国关系均衡的重要的第三方力量,其独有的战略平衡性对大国关系和世界格局的稳定非常重要,日本一旦失去战略平衡而倒向其中的任何一方,都会打破原有的平衡,引发东亚乃至是世界格局的动荡和地缘政治的连锁反应。

日本在豹变。美国的放权和放水的做法,让对环境变化十分敏感的日本嗅出了巨大的“商机”,即日本敏锐地意识到美国的衰落和衰落后所必然导致的权力流失,而中美的相互对立和不断加剧的博弈正在导致一个隐形而巨大的权力交易市场再次向日本敞开大门,这对二战后被美国改造成“半主权国家”或“非正常国家”的日本来说,无疑是又一个“神风”的降临。如日本前驻美大使加藤良三欣喜若狂说的那样:如今美国两党以及社会各个阶层都终于统一意见,把中国视为最大“挑战”,坚定决心要“打倒”中国,这对日本是“好事”,而且日本等这一天等了很久。

日本深谙通过参与美国的对华遏制而实现的这笔战略交易,可以给日本带来丰厚的回报:不仅可以从美国的手里逐渐地收回被美国改造前的所有权益(包括修改宪法),成为正常国家,而且还可以借助美之力削弱乃至是摧毁中国,重登亚洲霸主宝座,最后还可分享到各种大大小小数不尽的战略红利(如核废水倾倒入海,钓鱼岛的收回,一改美国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遏制日本经济为今后的扶持日本经济等)。

日本开始进行一场战略豪赌,做好了把日本作为中国和美国在印太地区对抗的最前线,深陷豪赌的狂想之中而不能自拔。这也是最近一个时期以来日本所以表现得十分活跃和十分兴奋的深层原因。

日本的战略变节,打破了原有的地区平衡,导致整个东亚地区乃至是全球地缘战略格局的倾斜,正引起一系列战略上的连锁反应。

三、战略走向

2021年4月30日,97岁的基辛格在参加一个全球问题论坛时警告中美冲突,将导致世界末日的恶果。他说:“美国与中国的紧张关系是美国的最大问题,也是世界的最大难题”。“因为如果我们不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在全世界范围内,中国和美国之间就会爆发一场冷战”。中国对此忧心忡忡的学者也不在少数。

不过笔者以为,美国国内朝野虽然已经形成了对华全面抗衡的早期的近于本能的集体共识,但从更高的战略层面看,美国依然还处在举棋未定的战略犹豫期,中美关系的可塑性和美日关系的可变性同样都很大。

首先从可塑性角度看中美关系。美国在对华博弈中一旦完成了对中国的试错和评估,最终坚信遏制中国的做法最终不仅无法战胜中国,反而会加速自己的衰退,促成中国真正崛起时,便很有可能会改变对华敌视政策,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对华战略妥协与缓和。

其次从可变性角度看美日关系。美日战略关系的未来走向具有两种可能:第一,日本豪赌。日本一旦选边站参与豪赌,就会力阻中美关系缓和,严防美国变节,加大在印太地区的兴风作浪,竭尽其所能地把中美关系推向对立和冲突。

第二,日本变节。日本虽时时警惕并严防美国再来一次“越顶外交”,但如防不胜防被美“越顶”,日本也能从容应对,善变的日本实早已埋下了伏笔,它会抢在美国之前先变节,先出手,先对华展开和解外交,改打早已准备好的经贸牌。

中国的对策是,一定要加强和加大对美战略博弈的力度,让美国痛感与中国抗衡是一条加速帝国衰落的不归之路,从而迫其放弃冷战思维,彻底改弦更张。中美关系缓和之日,就是中日关系得以改善之际,也是美日战略关系不攻自破之时。

(本文作者武心波为中国上海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会副会长)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