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思录|中共党史重建要同时反对两种历史虚无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历史为现实政治服务,其可靠性就存疑, 这就是中共党史教育的弱点。图为2020年上海纪念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的展览。(新华社)

消息传出,作为中共建党百年庆祝活动的组成部分,北京将动员全社会尤其是“三观”可塑性最强的青少年集体学习新“四史”(即中共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以令其弄清楚“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等基本道理”。

这意味着,学习新“四史”将不仅仅将在中共党内进行,而将是举国上下都要进行的思想“洗礼”乃至再造。

近思录专页|通古今之变 思治乱之道

根据5月26日披露的中办文件《关于在全社会开展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宣传教育的通知》,官方为完成这一运动将组织多种不同形式之活动,具体来说包括8种,即读书学党史、基层宣讲、学习体验、致敬革命先烈、学习先进模范、红色家风传承、全民国防教育及群众性文化互动等,可谓有学有做,颇具声势。

作为一个理论型政党,中共以新“四史”教育进行集体意识塑造,既有历史传统又有现实动机,在中共百年纪念之际可谓正当其时,也确有必要。欲灭人国者必先灭其史,自上任迄今,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就以强烈的底线意识再三警示意识形态风险,捍卫红色江山之稳固,而首当其冲的便是群体历史观所遭遇的冲击和挑战。历史虚无主义等思潮在新世代的副作用在当时看来确实有些“触目惊心”,一度中共树立的历史英雄和正面典型被公开质疑乃至诋毁,中共在革命与建设过程中走过的一些弯路被片面突出,对中共的政权来源合法性构成挑战,否定历史虚无主义在当时可以说势在必行。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在之后的操作层面,某些行政官僚与文艺创作者们可以功利地以一种历史虚无主义代替另一种历史虚无主义。

谁掌握了过去谁就在掌握了现在,谁掌握了现在谁就掌握了未来……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长久以来,这些功利主义的极端不负责任的信条被被一些官僚推到极致,运用得炉火纯青,其以现实需要而非历史的本来面貌出发,不惜歪曲、掩盖乃至篡改历史,这样不仅违背了反历史虚无主义的初衷,不符合历史事实,也为海外一些人攻击中共一边反虚无主义一边搞虚无主义提供了口实。

试举一例,5月15日央视推出的党史电视剧《中流击水》,其中一个细节即中共建党之初入党誓词亦遭公开篡改,“严守秘密,服从纪律,牺牲个人,阶级斗争,努力革命,永不叛党”中的“阶级斗争”被“遵守党纪”替换掉。作为电视剧,艺术作品当然不必也不可能完全复制历史,必然存在“演绎”的部分以符合艺术表达要求,替换的目的可能也是想避免今天人们往“阶级斗争”的方向联想,然而作为“正剧”,该剧擅改历史,个中理由恐怕并不尽然能让人满意。毕竟在历史上那个革命与造反的阶段,“阶级斗争”本来就是中共的核心诉求,现在早已过了那个历史阶段。

最近,中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离世,其生前言论也被挖掘。在这其中,袁隆平有关目睹饿殍的时间也被“篡改”,未知是否为了迎合现实政治需要,这一细节的发生竟然出现两个版本,一个版本是在1960年代初的大饥荒时期,而《环球时报》英文版的另一个版本则发生在1949年前。

凡此种种,实在不一而足,大抵背后的动机如此次“学四史”罢了,但这样做确实有些过了,有些不符合也不尊重历史事实了,以此信条片面理解和执行“学四史”精神,所建构出来的“历史”恐怕会陷入另一种虚无。

往期回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