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中共二十大前夕的地方政治高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相较于十年前,今日之中共地方政坛确乎是沉闷的,似乎人们已很难再像当年“蛋糕论”主角汪洋和薄熙来的南北“对阵”时那样观察今次中共二十大的人事风向。不过,中共政治到底是有“传统”的,有“传统”便常有迹可循;可是,“传统”也并不是被拿来“继承”的,而也有改变的必要,比如中共政治高地在多大程度上可能成为中共二十大的参照呢?

作为中央政治局成员,六大省市区党委书记拥有不同于其他省区“一把手”的高级地位,距离权力中心更近。图为一次中共十九届中央政治局会议。(新华社)

对于传统的政治高地,如京津沪渝四大直辖市及广东、新疆,今日乃至中共二十大后料仍将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掌,在全国31省市区其地位仍然是超然的。不过,六大传统政治高地的“表现”又出现极为明显的“分化”,其地位似乎也未必可以一概而论。

其一,比如京、疆,近年皆政治稳定,主政者多淡出“一线”。

政治中心北京,拱卫中央党政机关,其地位本无可匹敌。然而,自2002年中共十六大前夕本土官员刘淇上台以来,北京市委书记虽皆由政治局委员兼任,但无论是刘淇还是稍后的郭金龙,仕途高光时刻都止步于此,最后以中央精神文明委副主任“赋闲”,远不及此前的尉健行(官至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贾庆林(官至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等人。

当然,在SARS疫情中担任北京市长的王岐山曾与刘淇搭档4年多,此后仕途一路看涨,更一度出任中纪委书记,被视为北京政坛地位不堕的象征,不过王岐山南下北上立下“战功”,多属偶然,其仕途逻辑自然不同一般。

而新疆之所以地位重要,也大抵归属政治原因。长久以来,新疆“三股”力量为北京心腹大患,积重难返,耗去北京相当精力。在此背景下,北京对新疆主政者人选的简选都颇为谨慎,从“铁腕”王乐泉,到“怀柔”张春贤,再到今天尚在台上陈全国,各人治疆虽各有得失,但无不受北京倚重。不过,“稳”字当头,为了维持新疆政策的连续性,以图达到长效,北京所倚重之人多以“救火”见长,这种角色的刻板化或许无形中也限制了他们的仕途前景。

其二,津、渝近年政治动荡不断,现任主政者李鸿忠、陈敏尔的火速外调皆有“救火”性质。

比如距北京不远的北方工业重镇天津,一直作为陪衬或者北京政治的延伸,其地位本就相对弱势。一直到张高丽主政天津,此后孙春兰短暂出镇天津,虽然都是政治局委员身份加身,但是这些外来官员多资历深厚,天津则的确成为“进京”的跳板。不过,中共十八大后反腐败层层加码,先是绰号“武爷”的本土公安局长武长顺落马,而后是担任天津市长8年多的黄兴国不进反退且涉贪下野……凡此种种,令天津顿成政坛的烫手山芋。

无独有偶,作为浙系出身的官员,陈敏尔所接手的重庆更是“魔咒”难除。自从2012年薄王事件发生,薄熙来、孙政才连续两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市委书记下台,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重庆原市委副书记任学锋北京开会期间死亡,从王立军到邓恢林数任公安局长未能善始善终,甚至在最近还波及重庆市公安局再掀剧烈人事变动……陈敏尔赴渝之后事实上不得不将相当精力投入到清除余毒还历史旧账上面。

其三,相较而言,无论是上海,还是广东,堪称地位巩固的代表,不过在这之下,这两个本土势力极为强大的省区已迥异以往。

先说广东,虽历任省委书记少有本土派(自林若、谢非以来已完全无本土官员充任),但省长不乏其人,通常他们代表了广东的本土力量存在。但是自中共十九大前夕朱小丹下台后,广东党政“一把手”便完全换成外省人了,而且这种影响甚至还延伸到了省会广州。广东本土力量的衰落意味着中央权威在广东的加强,直到十九大被广泛认为得到习近平“加持”的李希跻身中央政治局委员便南下接掌广东。

同理,自中共十九大韩正“入京”后,浙系李强“夺”得上海。在此之前,杨雄提前下台,浙系官员应勇接任上海市长一职。至此,地方色彩更浓的上海政坛党政一把手全换上浙江官员。这还不算结束。紧接着,上海本土色彩浓厚的政治明星周波北上辽宁,最终以辽宁省政协主席退居二线;尹弘短暂主政中原农业大省河南,2021年更外放西部边缘省份甘肃聊以省委书记一职作为“安慰”。二人离权力中心越来越远,这绝非偶然。

总之,中共二十大前夕,六大传统政治高地的政治风向已悄然定局,虽接下来的一年左右可能有不少事情发生,不过六大地方中央政治局委员的前景以及他们的后继者“轮廓”已渐渐清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