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文在寅访美三重信号 拜登夹带“私货”了吗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在中美博弈的大框架下,各国都在寻找和确定自己的地位和角色,其中日本韩国的态度颇为引人关注。菅义伟就美日及亚太局势的表态释放了什么信号?文在寅在与拜登(Joe Biden)见面之后的表态是否已经背离了之前“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立场?最新的各方表态是否意味着日、韩在台海一旦发生危机时会有动作?在此背景下,微信公众号“海外看世界”邀请了来自美国、日本、中国内地和香港的12位学者对这些问题进行点评。经授权,多维新闻将陆续推出这些学者对美日及亚太局势的观察和分析,以期提供另一种角度审视中国与美日韩等国家关系的新动向及应对之策。本篇为“日本韩国在中美博弈中的最新表态”系列第六篇。作者董向荣系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在美国总统拜登的召集下,澳大利亚、日本、印度首脑于3月12日与拜登举行四方会谈领导人峰会。(Getty)

对日本、韩国等美国的军事盟友来说,“选边站”近乎伪命题。这些国家,首先是美国的军事盟国,是在与美国的军事同盟基础上与其他国家开展友好合作伙伴关系。合作伙伴关系的性质和层级与盟友关系有明显的差异,尽管有时看上去热度很高。在非战争时期,军事议题的重要性下降,经济议题的热度很高,社会人文交流密切,合作关系与盟友关系质的差异趋于模糊,或者说是被掩盖了、被忽视了,进而造成了某些不切实际的期待甚至误判。一般而言,在崛起国与霸权国的博弈中,崛起国主动要求霸权国的盟友选边站是不明智的,这样做只会使这些国家更明确地选择霸权国。

不仅如此,崛起国在崛起过程中需要面对的,不是只有一个占据优势的霸权国,而是霸权国主导的盟友体系。在霸权国实力出现相对下降的情况下,通过放开对盟友的约束,提升盟友的能力,发挥盟友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反而能够增强整个同盟体系的力量。同样,霸权国的盟友很可能自身也非常乐于增强自身实力,为同盟发挥更大的力量,而不见得都是呼应盟主,更不见得是迫于盟主的压力。

文在寅、拜登会晤之后的韩美联合声明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开启韩美同盟新篇章”。在非战争状态下,一个军事同盟能有什么“新篇章”呢?

从此次文在寅访美之际韩美一系列的互动来看,至少有三方面的内容:一是取消《韩美导弹指南》,对韩国发展导弹能力等军事的限制,对周边国家形成威慑;二是除了朝鲜半岛之外,美韩军事合作还要延伸至地区层面,对地区热点问题做出回应;三是除军事同盟关系之外,还要在疫苗、芯片、5G甚至6G等方面形成某种同盟关系,进一步深化经济合作。

尽管有副总统哈里斯(Kamala Devi Harris)在与文在寅握手之后擦手、拜登称呼文在寅为“总理”等失礼行为,所谓“瑕不掩瑜”,韩国方面还是认为此次访问成果超出预期,预计受益于此,文在寅的国内支持率会出现明显上涨。

韩美联合声明中提及台海、南海等敏感议题,中国当然对此表示愤慨。通常认为这是拜登邀请文在寅访美夹带的“私货”。文在寅表示没有受到来自拜登的压力。此话若当真,一种可能是这种具体的事情根本不会在首脑层面协商;二是韩国的确关注台海南海议题并希望与美国联合发声。

韩国理应清楚台海、南海议题对于中国的敏感性、重要性。比较在涉华议题上的措辞,韩美联合声明比韩日联合声明要温和得多。即便如此,仍然不可忽视相关内容对韩中关系的破坏。

对于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韩国强调机制的“开放性”、“包容性”,这也为韩国以某种程度的参与留下了空间。从韩国的角度来看,它会综合考量在美国方面的“得”与中国方面的“失”之间的净收益。从中国的角度看,会对任何国家干涉中国内政、遏制中国崛起的行为予以强烈抗议和坚决应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