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解放”科研人员讲话背后 习近平在谋划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要让科技人员把主要精力投入科技创新和研发活动,决不能让科技人员把大量时间花在一些无谓的迎来送往活动上,花在不必要的评审评价活动上,花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种种活动上。”

习近平多次参加中国的两院院士大会。图为2021年5月28日,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习近平发表讲话称, “中国要强盛、要复兴,就一定要大力发展科学技术,努力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 (新华社)

5月28日至30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两院(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大会和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此番讲话获得了与会科研人员的肯定和掌声,相关视频和文字也在中国互联网上广为流传。习的讲话对于中国科技界目前存在的心浮气躁、追名逐利等不良现象的改变无疑是一种支持和促进。

不过,更值得关注的是,习近平在开幕当天的讲话中还要求:“坚持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完善国家创新体系”,且要“坚持党对科技事业的全面领导,观大势、谋全局、抓根本,形成高效的组织动员体系和统筹协调的科技资源配置模式。”显然,习近平的讲话是中共要继续通过科技发展提高国家竞争力,且要在形式上继续完善并推行“新型举国体制”信号的再释放。

中共高层对科技重要性的认知一直存在。邓小平在1978年的中国全国科学大会上曾重申“科学技术是生产力”,1988年9月5日会见捷克斯洛伐克总统胡萨克(斯洛伐克语:Gustáv Husák)时曾说“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1978年3月18日的中国全国科学大会上,邓小平重申“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中国科学院)

只不过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发展科技靠的是以行政命令在全国范围内统一配置资源的举国体制。这种体制与中共建政初期资源匮乏、基础薄弱、人才短缺的初始条件相适应。中国的“两弹一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研发并试验成功。

这种体制一个明显的弊端是过于依赖政府的动员调度能力,没有把市场因素纳入决策视野,导致中国科技创新模式僵化,科技与经济脱节。

最近几年尤其是中美从贸易战延展至科技战之后,从中共高层到普通民众,均程度不同地认识到曾经被很多人认可的“国际科技分工合作”对于中国来说已经不可能继续,美国对中国采取的零配件断供和科技围剿,让中国朝野共同认识到自己国家的科技安全乃至发展安全无不面临重大风险。

这样的局势下,今天的中共领导集体再次提出“新型举国体制”以及“党对科技事业的全面领导”,显然是要破解中国科技发展难题。

关注中国政情的人应该会注意到,2019年2月20日,习近平在会见中国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时曾说:“嫦娥四号”任务的圆满成功,是“探索建立新型举国体制的又一生动实践”。2019年10月底,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新型举国体制”。正式提出“新型举国体制”概念。

2019年2月20日,习近平会见探月工程嫦娥四号任务参研参试人员代表。(新华社)

2020年10月,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决议以及随后出台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全文)》再次强调,“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新型举国体制,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

2021年中国全国两会前夕亮相的各地政府工作报告,很多都把推进科技创新、加强基础科研、组建“创新联合体”放到了重要位置。

“集中力量办大事”一向是中共面对突发问题和重大挑战时近乎本能的战略选择。回顾2020年,中国的诸多重大科学突破——从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和疫苗研发、嫦娥五号首次实现月面自动采样返回、“奋斗者”号创造中国载人深潜新纪录、古基因组揭示近万年来中国人群的演化与迁徙历史……中国国家队仍然是基础科研、底层突破的主力。

而中共高层今天倡导的“新型举国体制”下,社会力量——政府、高校、研究机构、企业等,已经成了中国科技创新不可忽视的要素。要引导和整合不同主体、不同环节的“系统化创新”,对中共的执政能力和统筹能力都是考验。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2020年10月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针对科技创新提出“揭榜挂帅”制度——把关键核心技术项目张榜,征集社会力量参与研发,“谁有本事谁就揭榜”,不论资质、不设门槛、选贤举能、唯求实效。

“揭榜挂帅”这个词,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的中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此后又被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2021年中国全国科技工作会议强调。显然,这样的表象之下是中国中央政府对民间力量参与科研的激励,通过有效整合市场力量,探索适合中国科技创新的制度安排和组织方式,跨部门、跨学科、跨央地的协作攻关,放手一搏。

2021年3月中美高层阿拉斯加会谈时的互不相让,预示着中美关系仍将持续走冷。(左:AP;右:新华社)

有部分观点认为,中共高层近年来之所以如此强调科技创新,是应对美国的科技围剿而进行的闯关以及解决各种卡脖子问题。这句话也对也不对——面对美国目前已经毫不掩饰的打压立场,中国当然要奋起,通过国家实力的提升来与美国抗衡。不过,如果把中共高层目前的举措全部理解为对美国打压的被动应对,未免太过片面。

中共一直擅长的长线谋划,以及习近平的执政以来所表现出来的野心和战略上破立兼顾的行事风格,可以推测认为习要领导中国科技发展与美国抗衡的同时,也必然在谋划他心目中的“立”——即中国特色的科技发展模式究竟可以对世界做出什么改变,如何让人们重新理解人类社会发展的初始目的——即真正以人为中心。

北京观察专栏稿件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