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安邦智库创始人陈功|中国对病毒起源问题可以更开放一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随着在中国广州发现了因为感染新冠病毒印度变异毒株导致的病例,位于中国沿海的广东省,乃至整个中国都面临着又一轮的防疫压力。总部位于北京的安邦智库在5月17日就预警过印度变异毒株可能对中国造成冲击,理由是印度“双重变异”毒株改变了温度敏感,且中国国内生产的疫苗由于技术路径的关系对印度变异毒株是否有效存疑。针对广州新出现的疫情,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安邦智库创始人、首席研究员陈功。

随着广州疫情升级,广州多个区安排全员核酸检测。(视觉中国)

多维:广东省作为中国“外防输入”压力最大的省份,你如何评价广东的预防工作?广州市目前已经对5个街区实行出行活动限制,并实施停课、离穗管制等措施,防范工作是否到位?

陈功:我看到了一些来自广东省的通知,中国由依据老话,未雨绸缪。我相信这类措施包含有两种含义,一种当然是针对广东省内的一些病例,要采取控制措施;另一种是防止疫情的扩散,这是一种预防性措施。至于是否足够和到位之类的问题,这要从结果来看,现在谈这些问题,为时尚早。

多维:中国的防疫政策若要做到安邦智库所说的“随机应变”,除了应该向日本那样采用能够发现印度毒株中特有变异的PCR检测技术,还应该出台什么措施?在宏观的防疫思路上需要有什么调整?

陈功:公共政策研究的基本路径,都是从预测趋势到定义形势,再到提出建议和解决方案等,但这最后一步,一般都需要技术专家的一定参与,如病毒学家和医生等等。

印度变异毒株的威胁比较大,这是一个预测和定义,后面的解决方案将会包括很多的技术细节,需要更多的技术专家参与才会是有效的。

我的看法是,从检测手段到疫苗使用,再到治疗药物和方案,可能都需要一些调整。

多维:印度变异毒株的“双重变异”出现,如果真的令中国及世界大部分新冠疫苗失效,能否反推得出结论当初的疫苗技术路线选择有失误?如果疫苗需要进行新一轮研发,对世界意味着什么?人类是否真的面临“技术赶不上病毒变异”的局面?

陈功:我不是这样认为。我不认为“大部分新冠疫苗失效”,我从来没有这样说过,实际这个问题与疫苗开发的技术路径存在很大关系。从技术原理结合现在各国的数据来看,MRNA平台上的疫苗,效果似乎还是经得起考验的。

现在各种病毒变异的传闻很多,我认为应该谨慎分析,不能道听途说,即便是高效疫苗,有效率也就是95%,如果有一千万人注射了疫苗,那么其中还是会有50万人即便注射了疫苗也还是会有机会被传染上COVID-19,这并不令人奇怪。

+3
+2

多维:安邦智库此前在预测中提到,印度疫情暴发打乱了全球疫苗生产格局,印度生产的疫苗占据全球60%的市场份额,但3月份以来印度一直禁止疫苗出口。而印度变异毒株在世界各地的传播,必然导致人员流动限制的延续,让“后疫情时代”的说法成为空谈。这样的局面会对国际分工体系与全球化,乃至“逆全球化”浪潮,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陈功:从印度近期披露的信息来看,印度疫苗的生产不像印度一开始公开讲的那样乐观。印度在疫苗生产原材料方面碰到了很大的问题,很多材料是要进口,但包括美国在内,这些原材料是禁止出口的,所以印度疫苗产量远没有原来估计的那么高。

现在看“后疫情时代”,似乎应该建立在“疫苗战争”的框架下来看,拿到有效疫苗,情况就会好得多,如美国和英国就会较早的进入社会正常化状态,因而进入到“后疫情时代”。

拿不到疫苗或者疫苗无效的比例太高,则情况会严重的多,始终笼罩在病毒的阴影之下,此起彼伏,没完没了。

多维:日前有香港媒体在社论中提出,由于印度疫情爆发,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也受到波及,连台湾的防疫神话也破功了,中国正面临“病毒围城”的局面,仅仅加强国内防控、限制国际旅行措施无法“独善其身”,中国需要对周边国家予以包括疫苗在内的援助,帮助这些国家提高防疫能力。你怎么看这种观点?众所周知,2020年中国率先在全球控制住疫情后,曾向很多国家提供防疫物资等各类帮助,但由此却引发了国际舆论对中国的很多争议,如果现在中国对周边国家和地区主动伸出援手,如何避免重蹈“做了好事还挨骂”的覆辙?

陈功:这种情况有科技的因素,但更多的恐怕是地缘政治因素。地缘政治问题,终究还是要靠外交政策来解决。

多维:当变异病毒正在印度制造巨大的人道主义危机,新冠病毒却越来越成为政治操弄的工具,美国与中国近期正在就所谓的“病毒起源”进行舆论攻防战,您怎么看这一现象?

陈功:我看到了这种现象,但并不在意,很多人可能是太紧张了,这个问题时间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随着时间的延长,人们思考的时间也会增加,能够把问题看得更清楚一点。

我跟美国的那个所谓的专家福奇(Anthony Fauci)不太一样,他的态度是变来变去的,但我的态度没有改变过,我始终相信,病毒源自于自然界。我希望指出的是,这个问题非常复杂,现在看到的各种“传闻”都是猜疑,都存在明显的反证,根本经不起推敲,意义不大。

我个人的看法,中国在病毒起源方面实际可以更加开放一点,毕竟中国自身也需要搞清楚这个问题,因此通过恰当的国际合作可能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有效途径,否则“病毒起源”的传闻和说法,可能无休无止,继续被地缘政治所利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