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高三生志向是“城市拱白菜”  一探唐代文人心中的顶级白菜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一年一度的高考即将到来,今(2021)年的高三生有什么样的志向呢?日前中国大陆河北省衡水中学高三学生张锡峰,在节目《超级演说家正青春》的演讲中道出自己未来的目标:“我就是一只来自乡下的土猪,也要立志去拱了大城市里的白菜!”一席话引起民众热烈的讨论,还上了微博热搜:“高考改变命运是毒鸡汤吗”、“如何看待高考改变命运”。

河北衡水中学高三学生张锡峰,日前上节目阐述自己未来的志向,但内容引起大众热议。(Youtube@Happy Loser)

不过更多的网友在意的是被拱的“白菜”:“为城里的白菜们感到紧张,他好像是个变态”、“想改变命运没错,但凭什么拱城里的白菜,城里的遇到你们都避之不及,称之为凤凰男(跟城市女生结婚的农村男,源自‘山沟里飞出金凤凰’,带有贬义),因为你们不只一个人来啃这颗白菜,还要带上全家人”。

可以看到大多数的女性,或是家中有女儿的家长,对于张锡峰这样赤裸地展现功利的心态感到不适。但这样直截了当地展现目的,张锡峰并不是第一人,翻阅过去各朝代的文人为主角的小说,其实都已经委婉道出读书人追求功名利禄的心理。

自隋唐时期开始采用科举考试作为选拔人才的制度后,只要有才华、就算是寒门子弟也能通过考试翻身,社会上多了人数众多的文人阶层。但录取名额有限,无法顺利当官的穷书生们便将自己的志向、渴望一点一滴地写在以才子佳人为主角的文学作品中。

以唐代短篇文言小说-《唐传奇》来看,作者、读者皆以男性为主,因此这些短篇爱情故事实际上反映的是当时文人,对于女性、婚姻的看法,其可被视为一种男性文学作品。除了有女鬼、狐妖等个性鲜明的精怪、女性角色外,《唐传奇》其实有着写实的一面,为了让读者有代入感,很多故事的主角都设定是进京赶考的读书人,或是落魄的穷书生。

另外故事背景也与现实生活相近,虽然唐代已有科举制度,但社会上依然有过去魏晋南北朝时期遗留下的门阀观念,仕途与婚姻关系非常紧密。当时人们最想娶的对象不是皇室公主,而是出身五姓七族(隋唐时期的世族门阀,分别是陇西李氏、赵郡李氏、清河崔氏、博陵崔氏、范阳卢氏、荥阳郑氏与太原王氏)的“五姓女”,认为她们不仅家世高贵、还能通过娘家的关系帮助夫家与丈夫的仕途等,娶到她们等于未来可以少奋斗数十年。

唐代文人心目中最好的婚配对象,即出身“五姓七族”的“五姓女”,娶到了对未来仕途大有帮助。图为唐代画家周昉绘制的《簪花仕女图》(局部)。(辽宁省博物馆)。

五姓七族于唐代依然享有崇高的社会威望与地位,想上门当女婿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曾任中书令、官拜宰相、娶县主的薛元超(623-685年)晚年自称一生中有三大遗憾:“吾不才,富贵过分,然平生有三恨:‘始不以进士擢第,不得娶五姓女,不得修国史’”。所以《唐传奇》里《莺莺传》的男主角张生抛弃莺莺、《霍小玉传》的李益另娶高门,对于当时的作者与读者来说都是“理所当然”。

以今日的眼光看唐代的“五姓女”,近似于张锡峰口中的“大城市里的白菜”。只不过与这种直白的宣言相比,过去的文人较会用各种修辞遮掩下自己的功利心。

过去教育的确能让农村、弱势翻身、改变生活,但是依靠父母或是另一半的身家似乎更快,近年中国大陆网络越来越多人信奉“躺平”学。许多人提到,那是因为许多人一出生已经“躺赢”。此外,“自己打拼”太耗成本又不见得有收获,不如走快捷方式。张锡峰的想法或许也显现越来越多人不相信“高考”等教育制度能改变命运。

纵贯古今,有“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理想的文人,也有想娶五姓女走依富傍贵“快捷方式”的文人,“考试制度”是为升官发财或是贡献社会本就没有一定答案,显现的是众多读书人不一致的“抱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