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智库:中国大外宣需多讲“阳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中央政治局近日集体学习了“大外宣”工作。在中国与世界的相处和交往中,“大外宣”是必然存在的一个重要领域。本文主要针对中国“大外宣”究竟讲什么?怎么讲?以及“大外宣”如何战略定位,涉及到外宣的目标设定、出发点、原则和策略选择等进行讨论。本文原载于安邦每日经济专栏,题为《关于中国“大外宣”的几点看法》。

5月31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进行了集体学习,主题是“加强中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新华社)

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加强中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进行第三十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展示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是加强中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重要任务。要深刻认识新形势下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下大气力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着力提高国际传播影响力、中华文化感召力、中国形象亲和力、中国话语说服力、国际舆论引导力,形成同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相匹配的国际话语权,为中国改革发展稳定营造有利外部舆论环境。

中央政治局学习会议讨论的主题,涉及到所谓“大外宣”工作。在中国与世界的相处和交往中,“大外宣”是必然存在的一个重要领域。

早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中央就提出,要大力开展对外文化交流,加强国际传播能力和对外话语体系建设,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习总书记曾强调,要遵循新闻传播规律,创新方法手段,建立对外传播话语体系,增强国际话语权。其中,融通中外是构建对外话语体系的关键。如何超越历史传统、文化语言、意识形态、社会制度等障碍,在不同文明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把中国人的话说给外国人听,而且让外国人听得懂、愿意听,必须在融通中外上下功夫。而找准公约数,是融通中外的基础。中外利益交汇点、话语共同点、情感共鸣点就是国际交流的公约数。

关于中国的“大外宣”,一般认为有两个问题:一是讲什么?二是怎么讲?实际上,在此之前还有一个问题——大外宣的战略定位,涉及到外宣的目标设定、出发点、原则和策略选择。要指出的是,外交其实也是“大外宣”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能分离。

请复旦大学教授张维为对中共政治局高层进行了讲解,并提出了工作建议。(人民网视频截图)

从近几年中国所处的国际形势来看,必须客观承认,中国的外部发展环境在恶化,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立足于价值观、意识形态,对中国的“敌意”明显增加,攻击行动也在增多,甚至在特殊时候形成了西方国家“围殴”中国的局面。虽然原因有很多,但从结果看,这几年的“大外宣”离预期目标还有距离。中央领导再度强调“大外宣”的重要性、提出下大力气加强和改进国际传播工作,也是希望能提升外宣工作的成效。

从独立智库的角度,安邦智库(ANBOUND)的高级研究员贺军认为,我们需要立足于全球视野和中国立场,重新审视“大外宣”的战略定位、目标和内涵。我们认为,有如下问题值得思考和讨论。

第一,大外宣的战略定位。在我们看来,外宣工作并不只是简单的“对外宣传”,如果将之理解为“宣传”,那么工作的重点就会聚焦到形式和包装上。追根溯源,“大外宣”到底要做什么?实现什么目标?基于现实世界的环境,我们认为,“大外宣”应该抓住有限的朴素目标:(1)让世界知道中国,即了解中国在发生什么,有什么变化,显示中国是一个不断开放、有透明度的国家;(2)让世界理解中国,尽量减少误解。其实,还有一个更高的目标——让别人认同中国。不过,这个目标的难度很高。西方国家经常讲的人权、民主、自由等理念,就是着眼于第三个层次——让世界认同。

客观评价,过去多年,从冷战到21世纪初,西方国家得到了不少的世界认同。不过,这几年随着“灯塔国”的价值观“倒塌”,世界对西方的认同有所削弱,西方国家对美国的认同也有所削弱。尤其是在疫情冲击下,一些政治家和所谓专家在国家治理中的糟糕表现,进一步削弱了其他国家对美国的认同。对于中国来说,“大外宣”如果能实现让世界了解中国、减少误解这两个目标,就已经不错了。中国多次表态,中国无意对外输出价值观,也不想当世界老大,因此,中国的“大外宣”着眼于朴素的目标,在地缘政治摩擦加剧的世界里是一种理性选择。

第二,讲什么?在我们看来,中央领导人过去强调的中外融通、找准公约数,这是正确、理性的看法,今后应该坚持。梳理具体的外宣内容,需要考虑如下方面:(1)多讲“阳谋”——这是指讲战略、讲想法、讲原则,把这些内容多摆上桌面,多做展示,减少世界对中国“不可知”的感受。让世界知晓中国,可有效抵消外界对中国的污蔑和歪曲,正本清源,以正视听。(2)多讲事实——这意味着少讲大道理,多讲事实。要实现这一点,就要有持续找到事实的能力。为此,国家投入一些资源在信息领域,就很容易实现找到“有力量的事实”、揭示虚假信息的目的。(3)多讲案例——这是指多讲故事,让故事说话。(4)多讲与世界公约数——实际上,普世价值观并非西方独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同样有“民主、自由、法治”,强调对人类共同价值观的重视,有助于中国建立并扩大与世界各国的公约数。只有基于公约数去沟通,才能得到认同。举例来说,在讲好中国故事的问题上,在赢得普通外国人对中国的兴趣和好感方面,一个官方通讯社恐怕不一定抵得过一个李子柒。

2020年12月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展示澳大利亚国防部发布的关于士兵杀戮阿富汗平民的调查报告。(中国外交部官网)

第三,怎么讲?这涉及到“大外宣”的形式选择、表述方式和表述语言选择。(1)讲述的态度——态度要平和理性,要基于事实讲道理,不以吵架和怼人为目标。一个容易引发争议的看法是,不要普遍选择“战狼”的方式搞“大外宣”,更不能以这种方式去搞外交。如果我们自认为是大人,即使对方用蛮不讲理的小孩态度,我们也不一定降格到小孩子层面。要说明的是,这并不是要否定在原则问题上的针锋相对,而是指不要在所有涉外场合都针锋相对。(2)讲述语言——要用国际语言去讲故事,要别人听得懂,不能只讲自己能懂的语言,文化背景的使用要中外兼顾,这样可以使“大外宣”提高国际认知度;(3)要讲风度——风度与气度是高度相关的,所谓“大国外交”,一是指眼界要广、要远,二是指格局要大。只要时间够长,大格局肯定赢过小格局。(4)要增加幽默——中国的“大外宣”和外交,需要显著提高幽默感,幽默并不只是起润滑作用的小技巧,还是一种有力量的、全世界都懂的高级“武器”。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就深得此道,俄罗斯经济很差,对国际经济的影响力很小,在军事上主要是前苏联的老底子,但在大国博弈中,还能做得风生水起,除了在战略问题上的老辣和运筹,富于幽默感的外交也起到了比较重要的作用。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中国是全球经济规模第二的大国,世界无法忽视我们的影响力,我们也无法避开世界。虽然目前中国处于逆全球化和国际地缘政治摩擦的焦点上,但长期来看,中国需要与世界更好地相处,才能获得稳定、持续的正常发展环境,这样才最有利于中国的利益。我们要指出的是,所谓“大外宣”工作涉及的因素和背景十分复杂,意义深远而广泛,其影响远远超过“外宣”领域。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