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美国拉拢日韩有心无力 中国可在此时“争取”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在中美博弈的大框架下,各国都在寻找和确定自己的地位和角色,其中日本韩国的态度颇为引人关注。菅义伟就美日及亚太局势的表态释放了什么信号?文在寅在与拜登(Joe Biden)见面之后的表态是否已经背离了之前“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立场?最新的各方表态是否意味着日、韩在台海一旦发生危机时会有动作?在此背景下,微信公众号“海外看世界”邀请了来自美国、日本、中国内地和香港的12位学者对这些问题进行点评。经授权,多维新闻将陆续推出这些学者对美日及亚太局势的观察和分析,以期提供另一种角度审视中国与美日韩等国家关系的新动向及应对之策。本篇为“日本韩国在中美博弈中的最新表态”系列第九篇。作者庚欣系香港凤凰卫视评论员,曾任日本道纪忠华智库首席研究员。

2021年4月16日,拜登在日本首相菅义伟的陪同下在白宫玫瑰花园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AP)

拜登上台后很“诚实”地将中国列为第一战略对手,似乎“言必称中”、“逢中必反”。由此,日、韩领导人分别成为了首位和第二位在拜登上任后到访白宫的外国客人,而且他们似乎也都分別“配合”拜登对外发出了声音。在亚太地区(包括台湾问题)针对中国做出了一些动作。

一、日韩明显的两面性

日韩需要这样做,一是有与美国的军事同盟框架(尤其日本,这是二战后的一种制度安排,具有依附性,但近期很难改变);二是日韩各自“大国化”需要搭美国车的利益需要;三是对应各自外部(如中俄朝等)压力确实需要美国帮忙;四是日韩也有与中国竞争的领域。总之,存在就有合理性。

但是,我同时认为,现在拜登的心情并不好。因为日韩访美前后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甚至让拜登有“失望”之感。先看日本,菅义伟回国后就马上授意国会批准RCEP,使今年底RCEP落地的可能性大大增强,这可是比美国最近那些虚张声势的“回归多边”实在得多、也是美国最不乐见的“大多边合作机制”。接着,菅义伟又明确表示,围绕台湾问题,日本一贯主张双方直接对话和平解决,日本“根本没有预设军事参与”。拜登的心先凉了半截。

再看韩国,文在寅在被问及台湾时,以“蒙娜丽莎”式的神秘微笑回应:“拜登总统没有给我这个压力。”意思是韩国对台湾的立场(美军不得从韩国出发前往台海作战)不变。而且明确在“印太结盟”、“围堵中国”等方面,表示了比日本更不“选边站”的立场。

2020年11月26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右)在首尔接见来访的中国外长王毅。(AP)

二、美国有心无力,进退维谷

拜登就任前就在打“联合盟友对付中国”的算盘,也想付诸实施,但可惜力不从心。现在,美国没有足够筹码逼迫日韩就范,牺牲与中国合作的利益,甚至得罪中国,为美国马首是瞻。现在日韩都以中国为最大贸易伙伴,2020年日中贸易额达3,175亿美元,而日美只有1,800亿美元,相当于中日贸易额的六成;2020年韩中贸易额突破3,000亿美元大关,而韩美只有1,316亿美元,只相当于中韩贸易额的四成。

在日韩关注的外部压力问题上,美国的作用也越来越弱,尤其前两年半岛缓和时,各方几乎都在按照中国的路线图行事,日本也知道解决中日纠纷,最终还是要与中国协调。尽管暂时也需要美国支持,但为了前途渺茫的印太结盟,和中国决裂,肯定不是明智的选择。至少眼前的东奥会就很难办(美日正在为此讨价还价,而中国一定会大力支持)。因此,拜登对现在这个局面是有心无力,已经请客了,但后续如何推进,真是进退维谷。

三、中国应该将“争取日韩”作为最近一段时间新外交的战略重点

今年可能最重要的是争取RCEP成功启动,其次是尽可能办好东京奥运(明年是北京冬奥),然后尽快推进中日韩自贸谈判,当然抗疫合作也不能放松(中日韩在抗疫上的合作是国际典范)。

同时,还可以抓住机会在上述三边合作中协调日韩关系,积极推进半岛和平进程(日本也一直希望搭中国车缓解与朝鲜韩国的关系)等。拜登请日韩做客未必能如愿,而我们中国却完全应该将“争取日韩”作为最近一段时间新外交的战略重点工作,看看中美的“竞争”谁能占上风。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