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尚昆524讲话还原六四悲剧 邓小平被推向前台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32年前发生的六四事件,在中国国内已经逐渐被淡忘走入历史,在海外却仍是很多人的心结,但“民主”的神主牌早已灵光不再。中国六四事件后的发展历程,与东欧颜色革命后各国的遭遇,尤其是俄罗斯与乌克兰,两相对比天渊之别。中国的发展成就固然不能论证中共镇压的正义性与正当性,中国不能乱、维护社会的繁荣与稳定却成为当今中国的共识。从中共官方流出的一些原始资料来看,六四悲剧完全可以避免,关键在于中共党内出现了不同的声音,令学生群体产生了“中央支持他们”的错误想法,令学生运动一步步走向失控。六四事件发生前的1989年5月24日,在邓小平授意下中共中央军委召开了紧急扩大会议,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杨尚昆在会上的讲话道出了原委。以下为杨尚昆讲话原文:

1991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杨尚昆(左)与其弟中央军委秘书长、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杨白冰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视觉中国)

军委决定召开紧急扩大会议,请各大单位主要负责同志参加,主要给同志们说一件事情,现在北京局势还处在一个混乱状态。虽然宣布了戒严,但实际上有些戒严任务没有执行。有些执行戒严任务部队受阻,为了避免正面冲突未强行通过。经过工作,现在多数部队已进驻预定位置。前几天还更乱,所有军牌的车都不能通行。这样的情况还不说是动乱?首都的状况就是动乱。这个动乱并没平息。

一个多月来学生运动时高时低,总的是向高的发展。从耀邦同志逝世时开始一直到现在,大街上宣传的口号几次变化,耀邦同志逝世时的口号是要为耀邦同志平反,接着就是“打倒共产党”,“打倒官僚政府”,“打倒腐败政府”。那时还没有普遍喊出“打倒邓小平”的口号,只有少数地方有。四月甘六日《人民日报》社论发表《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以后,学生把口号改了,不讲“打倒政府”、“打倒共产党”了,改成“清除腐败”、“打倒官僚”、“拥护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拥护四项基本原则”。五月四日以后,突然我们有的同志说,这次运动是爱国的、是合理的,这一下子又掀起了一个高潮,之后,又发展到绝食。这些情况李锡铭同志有个讲话,很详细,中央已经发了请大家看材料,这里就不详细说了。党中央总是想缓和群众的情绪,把事情平静下来。但是他们越闹越大,闹得北京失去控制。同时,外省有一个时间也是比较平静的,现在又闹起来了,差不多各省市都闹起来了。总之,我们每退一步,他们就进一步。目前集中一个口号就是“打倒李鹏”,这是他们内部规定了的,其他口号就不要了。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推翻共产党、推翻现政府。一段时间安定了,中央某人说话或者一篇文章出来,又起来了。然后又下去一点,接着又起来了。到了最后,搞得北京不得不宣布戒严。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为什么搞得首都这样失去控制?全国都发生大的游行示威?而且提出来的口号专门对着国务院,为什么会这样?前不久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同志,陈云同志、先念同志、彭真同志,还有小平同志、王震同志、邓大姐,对这件事情都非常忧心,事情怎么会搞成这样子呢?经过分析事情发展的过程,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这件事发生在学生里头,但根子是在党内。就是说政治局常委有两个声音,两个不同的声音,按照先念同志概括的说法,就是有两个司令部。

本来二十六日的社论精神是坚决反对动乱,这是经过常委讨论决定的,是小平同志同意的。当时紫阳同志不在北京,在朝鲜,把常委决定和小平同志意见打电报告诉了紫阳同志。他回了电报,是同意的,完全拥护的。但是四月二十九日他回国,首先就提出来,这个社论定的调子太高了,定性是不正确的。这个社论讲了反对动乱的问题,指出这场动乱是有组织、有计划的,其性质是否定社会主义、否定共产党。而他认为这是爱国的学生运动,他根本不承认这是动乱,一回来就要中央按照他的说法,要宣布这个社论是错误的,五个常委中另外一个声音就出来了。接着他就讲了好几篇话。第一个是五月三日讲话,是纪念五四运动的,当时还看不明显,他很长一段讲了动乱,说我们中国经不起动乱,这都是好话。但是里头有些话,说学生运动还是爱国的。最明显的是接见亚行理事会的讲话,这个话你们回去好好看一看,讲学生是一个爱国的行动,是可以理解的,然后就提出我们确实有很多腐败现象,是和学生想到一起了,我们将通过民主、法制解决这些问题,这个讲话根本没有说二十六日社论是否正确,绕开这个问题。但是动乱他讲了。这是一篇相当重要的发言。所以邓主席就讲,这次学生闹事经过几次反覆,两种声音出现,就是指的赵紫阳同志的这篇讲话,这是一个转折点。把中央常委的不同看法统统暴露在学生面前,学生更起劲了。所以就曾经出现“拥护赵紫阳”、“打倒邓小平”、“打倒李鹏”。

六四学生运动中,学生们举着写着“李鹏下台”的标语在北京游行。(AP)

这期间,中央常委多次开会,说调子不能再变了。但是他坚持意见,在小平同志来开会的时候,他也坚持了他的意见,说他想不通,在学生运动性质这个问题上,不能同小平同志的说法和常委其他几位同志的说法保持一致。因此,他就提出要辞职,说他干不下去了。后来我劝他,这个问题大得很,如果把性质变了,我们就都垮了。学校广大的教员、校长、积极的学生统统都要挨个耳光,毫无立足之地,一直在学生中做工作的广大学生党员、干部、校长等都要被打下去。这个时候学生就提出要成立他们的新的学联,反对原来旧的学联。而且要他们自己选举,北京也出现有些类似文化大革命的样子,如北京大学占领了学校的广播台,把学生会的牌子砸了,政法大学也出现,好几个大学都出现了夺广播台,甚至破窗而入。现在的问题是把党内两个不同声音完全暴露在社会上,学生觉得党中央有一个人支持他们,因此越闹越厉害,要求开紧急人大常委会,开紧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目的就是要明明白白地想用这些组织作出一条决议,否定四月二十六日社论,照他们的说法学生运动是一个自发的爱国民主运动。你们想一想,如果人大常委会作出这么一个决议,那不是等于把前面那个社论都推翻了,现在他们正在积极搞这个事情,还在发动签名。面临这么一个情况,我们怎么办?先念、陈云同志都从外地赶回北京,要求无论如何要开会,要确定一个方针,究竟怎么办?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同志如彭真、王震、邓大姐,还有我们两位老帅,都很关心这个局势。究竟是退,还是不退?退,就是承认他们那些;不退,就是坚定不移地贯彻我们四月二十六日社论的方针。

多少年来,几位八十岁以上的老年人坐在一起讨论中央事情,这是第一次。小平、陈云、彭真、邓大姐、王老,都觉得无路可退,退就是我们垮台,中华人民共和国倒台,就是要复辟资本主义,就是美国杜勒斯所希望的,经过几代之后,我们的社会主义要变成自由主义。陈云同志讲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话,说这就是要把几十年战争所夺得的人民共和国,成千上万的革命烈士的鲜血换来的成果统统毁于一旦,就等于否定中国共产党。北京的同志看得很清楚,在五月十九日上午,紫阳同志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的人,你们看他讲了些什么话?稍稍有脑子的人都觉得他讲得没有道理。第一,他说我们来迟了,就哭起来了;第二,说情况很複杂,有很多事情现在解决不了,经过一定的时期终究可以解决,你们还年轻,路长得很,我们老了,无所谓。讲了这么一篇调子很低沉、一片很内疚的话,好像有很多委屈说不出来。北京多数干部看了他那个讲话,都说这个人太不讲组织原则了,太没有纪律了。当天晚上召开北京市党、政、军干部大会,本来安排他要出席的,但一到开会的时候,他突然不去。这样一个重要会议,总书记不参加,人家马上就看出了问题,原来安排他讲话,他不到,等到开会的时候,大家还在等他,这个时候,军队就开始向北京开进了,原定是廿一日零时宣布戒严的,因为这个形势不戒严不行了,所以就提出二十日戒严。那天本来没有安排我讲话,临时不能不讲那段话,因为军车阻在那里,不讲几句怎么行呢?所以我讲军队是奉命来到北京,是维护治安,决不是对付学生的,你们不信以后可以看。

1989年5月19日清晨,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与绝食的大学生交谈,敦促他们停止绝食。(AP)

社会上流传的有那么几个研究所散佈的材料,他们冒充《人民日报》印号外,讲了五个问题,这个东西总政可以印给大家看看。材料说赵紫阳同志提出的这几个问题,统统被常委否决了,根本没有那回事,比如其中提出今后要纳入民主法制的轨道解决问题,大家都赞成的嘛,准备万里同志回国后召开人大常委会。近一个月的时间,大家都在作赵的工作,说不能否定四月二十六日社论,否定了我们就站不住,他听不进去。等到小平同志和我们几位老前辈决定了不能退的时候,他写了一封信给小平同志,说我不能干了,我的想法与你们的想法不一样,我思想上跟不上,我参加常委工作会妨碍常委执行几位老同志的主意,包括邓主席在内。但当时他同意:第一,有决断比没有决断好。这是最重要的一句话,退还是不退,总要有个决断。小平同志同几位老同志决断了不能退,所以他表示了有决断比没有决断好。第二,我少数服从多数,小平同志讲话是对的,是党的组织原则。最后他就摔挑子了。

所以我们说,问题的根子在党内。关于这个问题,小平同志已有两次讲话,一次是说我们出了经济失调、通货膨胀、经济过热这些现象,这在五年以前就有了的,特别是最近三年比较严重,没有採取预防的措施。另一次是四月二十五日的讲话,说现在党内有不同的声音,就拿起来说,在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上和胡耀邦是一致的,如果把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工作进行到底,也就不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特别是反精神污染,只进行了二十天就丢了。这次事件和反对自由化不彻底有关,和不搞反对精神污染有关。所以说,紫阳同志说的话与胡耀邦同志不反对自由化性质是一样的,这就把问题讲透了。还有一次,小平同志和外国人谈话,说我们十一届中全会以来十年最大的失误是对教育重视不够,接着说对在开放条件下进来的思想,我们没有进行艰苦工作,没有发扬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所以他讲的是两面,一个是教育、一个是精神文明,不是只讲教育经费不够。小平同志思想是一贯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作“四有”公民。

现在摆在面前的就这么一个问题,怎么解决?今天我想给军队各大单位的同志先打个招呼。中央考虑来考虑去,势必要换领导,因为他不能执行中央的指示,同时另外还有一套。他就是要通过这样一套立法程序达到他的目的,因为在党内政治局大多数不同意他的意见,常委里只有他一票。赵紫阳要辞职,传到外面去了,现在外面就放出空气,说是七老八十的人,怎么能解决问题呀;我说这个问题很好回答。这是政治局常委多数作出的决定。这几位老同志在党内威望最高,历史最长,而且对党对国家有重大贡献,小平同志不用说,先念、陈云,徐帅、聂帅、邓大姐、彭真,还有王老都是有重大贡献的,在党和国家这样紧急关头,他们怎么不能出来说话?他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国家处于危亡状态。这是一个共产党员应尽的责任。现在有人散布说没有什么党,都是一个人决定的,这是非常错误的。这件事的处理是中央政治局、中央常委多数人作出的正确决定,陈云、先念,包括小平同志等老一辈革命家完全支持和拥护这一正确决定。戈尔巴乔夫来华,赵紫阳对戈尔巴乔夫讲邓小平同志的历史地位,是完全应该的,但是发表消息时,劈头就讲这个问题,讲了很长一段,说所有重大问题都是小平同志决定的。稍有头脑的同志都觉得这是一篇推卸责任的话,把小平同志摆在前面,说明一切错都是从他那里得来的。最近他有这么一系列的东西,我相信你们都会有些感觉的。

1989年6月9日上午,中共最高领导人邓小平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新华社)

现在全党必须团结起来,一心一意贯彻“四·二六”社论精神,只有进不能退,今天就是给你们打个招呼,有个精神准备。特别重要的是军队无论如何要巩固。军队是不是都思想通呢?这就要靠你们去作工作,我想大军区一级的同志没有问题,但军以下会不会有人有问题呢?现在还有人说,军委有三个主席,为什么邓小平一个人就能调动执行戒严令的部队。这些人根本不懂军队,只能欺骗学生,军队实行首长负责制,我们这些人只是协助主席工作,起参谋作用。他下决心,不仅找我,还找学智、华清去了,秦部长也去了,他为什么不能下命令?我把这个消息通报给你们,党的最高领导机构一旦有人事变动,免得大家感到突然。紫阳同志做这些工作,老实讲,我们给他贴了不少金。这几年的成绩,根本就是由小平同志提出经政治局集体决定的,他只是执行。请大家来,就是要做这几方面的工作。

一、请你们心中有数;

二、回去开党委会,跟大家说清楚,军队要传达到团级干部,团之干部非常重要;

三、党委要统一思想,无论如何要统一到中央的思想上来,特别是军队,不执行命令,我要以军法论处。

四、请你们特别注意院校,院校的干部、主任、教授,要对学员做好工作。军队院校绝不能参加游行示威和声援。

五、现在到达预定地点的军队,要立即安置好,保证他们休息好。要下去动员,向基层干部讲清楚是什么回事。

刚才我来的时候,邓主席给我传了一个意见,要组织干部干事,做学生和市民的工作,向学生和街道(群众)讲清楚我们是来干什么的。今天已是戒严第五天了,五天来我们没有开过一枪,没打一个人,这一点老百姓是清楚的,我们要有针对性的做好宣传工作。

还有一些离休的老同志,我们要分头向他们打招呼,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离休干部的工作不做好不行,这些工作尽快地做,开完会以后,看看情势怎么样,几天以后,你们把大致情况简单地做个报告,通过你们的工作,使中央决定的精神,能贯彻下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