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构建亚洲新同盟体系存战略缺陷 北京不必陷焦虑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在中美博弈的大框架下,各国都在寻找和确定自己的地位和角色,其中日本韩国的态度颇为引人关注。菅义伟就美日及亚太局势的表态释放了什么信号?文在寅在与拜登(Joe Biden)见面之后的表态是否已经背离了之前“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立场?最新的各方表态是否意味着日、韩在台海一旦发生危机时会有动作?在此背景下,微信公众号“海外看世界”邀请了来自美国、日本、中国内地和香港的12位学者对这些问题进行点评。经授权,多维新闻将陆续推出这些学者对美日及亚太局势的观察和分析,以期提供另一种角度审视中国与美日韩等国家关系的新动向及应对之策。本篇为“日本韩国在中美博弈中的最新表态”系列第十篇。作者张云,系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

印度总理莫迪( Narendra Modi )致力于建设有声有色大国,因此被指很难成为美国的“棋子”而受左右摆布。(Getty Images)

拜登新政府执政后在亚洲政策上最为显眼的可能就是强化同盟体系,美国连续三个月召开了相关的峰会,3月份召开了美日印澳四国机制峰会,4月份日本首相作为第一位外国元首访问白宫,5月韩国总统作为第二位元首到访美国。美日和美韩的联合声明中都提到了台湾,被作为选边站的证据。笔者认为这些的确是重要的变化值得警戒,但核心问题还是在于美国同盟体系多边化是否可行,并在这个基础上思考中国的战略选择。

首先,拜登的同盟强化政策是对特朗普同盟轻视正确的修正。特朗普执政多次表达对于同盟国家占了美国的便宜,免费搭车的不满,因此新政府从同盟关系的角度来说需要发出明确政治信号的需求很明显。从美日和美韩的联合声明中可以看出,涉及的内容实际上涵盖面非常广,不仅有地区问题,还有气候变化,疫苗合作,经贸合作等等,这实际上反映了美国和东亚盟国想要让同盟部分朝着超越军事化以外领域合作的转型意愿,这与拜登政府提出的中产阶级服务的对外政策可能也是对应的。

第二,拜登和日韩领导人会谈中都特别强调了日美韩三边合作的重要性,加上四国机制,可以看到美国有意图对于地区的同盟实现多边化。美国军事同盟多边化如果实现,那必然对中国形成巨大的战略压力,包括在台湾问题上。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美日韩三边同盟很多年前就已经提出过,但是日韩关系的周期性紧张,以及对于朝鲜半岛问题和对华政策上的不同利益诉求和认知导致三边同盟从来没有实现过。而四国机制中,印度独立自主的战略传统并不甘于沦为战略棋子,澳大利亚的国力有限,再加上四国机制缺乏经济支柱让这个多边机制能够成功还很难预测。

作为中国的近邻,东盟也同样很难只看美国的脸色行事。(AP)

第三,东盟的态度对于美国地区同盟体系多边化的未来走向有重要影响。尽管这些年印太的概念被普遍关注,但是作为印太这个绝佳的地区地理核心位置上的东盟的态度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作为亚洲地区一体化最为成功的地区国际组织的同盟之所以能够生存和发展下来靠的就是两点,战略自主和东盟中心。如果美国为中心的军事同盟多边化必然从根本上动摇东盟的上述两大支柱,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东盟国家对于印太战略的表态是非常谨慎的。没有东盟的支持,同盟多边化的进程就很难推进。

因此,中国对于美国新政府的同盟强化,特别是同盟网络的多边化需要保持战略警惕,但没有必要战略忧虑。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