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亚太格局生变 中美“共存”或是正确打开方式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在中美博弈的大框架下,各国都在寻找和确定自己的地位和角色,其中日本韩国的态度颇为引人关注。菅义伟就美日及亚太局势的表态释放了什么信号?文在寅在与拜登(Joe Biden)见面之后的表态是否已经背离了之前“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立场?最新的各方表态是否意味着日、韩在台海一旦发生危机时会有动作?在此背景下,微信公众号“海外看世界”邀请了来自美国、日本、中国内地和香港的12位学者对这些问题进行点评。经授权,多维新闻将陆续推出这些学者对美日及亚太局势的观察和分析,以期提供另一种角度审视中国与美日韩等国家关系的新动向及应对之策。本篇为“日本韩国在中美博弈中的最新表态”系列第十二篇。作者陈淑英,系美国华盛顿大学(西雅图)独立学者。

2021年4月16日,美日双方领导人在白宫举行会晤,拜登戴了两层口罩会见菅义伟。(AP)

如果把新冠疫情的全球爆发看作非传统领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一点也不为过。只是,这次的“敌人”是看不见的病毒;但是,全世界因此陷入混乱是事实;而且,这种不确定的混乱没人可以准确断言哪天是个头。正是在这个大背景下,日韩领导人前后访问了美国,分别成为首位和第二位在拜登任期内到访白宫的外国元首,访问后他们也都分別对外公布了联合声明。尽管各方表态都有“新意”,然而这两个联合声明并不能确保一旦台海发生危机日韩一定会有新动作。

先看美日方面,4月16日美国和日本领导人发表的联合声明中,提及双方将打造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就中国对印太地区和平与繁荣的影响交换意见,并就东海、南海、台湾、香港、新疆等问题表达关切,其中美日联合声明中提到台湾,是52年来的首次。对美日的上述言论,中国政府表示了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再次明确:台湾、香港和涉疆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东海、南海涉及中国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这些问题关乎中国的根本利益,不容干涉。中方必将坚定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作为安倍晋三的接棒者,菅义伟上任后就遇到了抗击疫情的挑战,还有东京奥运到底办不办的两难选择,加上任期将满,他去美国访问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刺激周边国家,挑起事端,而是更希望得到美国的支持可以再次当选。

拜登政府当然清楚这位日本首相的处境,所以,本应该是各取所取,然而,美国赢得了“面子”,可惜日本没有如愿以偿地拿到“里子”。这一点从拜登会见菅义伟时的表现就能略知一二,当天拜登戴了两层口罩,这说明拜登对来自疫区的日本非常不放心,但是,又不得不在大众面前表现出对日本的耐心。而菅义伟应该是中国周边国家中最不希望“台海有事”的国家,一旦发生冲突,美国若想使用在日本本土的军事基地,菅义伟无法不答应,但是,后果就是中国会视日本为“准参战国”,那么对于日本的打击就绝不仅仅只是两岸三地的某些网友散布的“核平”日本这样的“过头话”了。何况对美国而言,台湾不独不武不统的现状最符合美国的利益,菅义伟应该做的恰恰是台海和平的维护者,在日本背地里支持台独的问题上要“适可而止”。

再看美韩两国首脑5月21日会谈后发表的联合声明,不出外界所料果然写入了“台湾海峡的和平稳定”的内容,对此,有媒体称这是“事实上的首次”。那么,文在寅在与拜登见面之后的表态是否已经背离了之前“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立场?答案是“选了,其实也等于没选”,如何解读呢?因为此次美韩联合声明在这台问题上的措辞“相对克制”,并没有提及其他对中国不利的问题。拜登何尝不想施压韩国选边站,但问题在于首尔对此的抵触情绪非常强烈,如果华盛顿在该问题上态度过于强硬的话,有可能会弄巧成拙。很显然,在韩国的坚持下,拜登似乎也没辙,最终只能通过折中的方式,解决两国就涉华问题的争论。

值得关注的是,为了能够让韩国同意在联合声明中塞入涉台内容,拜登还不得不在某些敏感议题上,对韩国做出妥协。如:美韩双方商定终止《美韩导弹指南》协议,据悉,这一在1971年签署的协议,规定韩国引进或者发展任何性质的导弹,其射程和威力都必须受到美国的严格控制,严重限制了韩国的军事发展进程。《导弹指南》本身就是美国通过限制韩国军力发展,寻求长期控制韩国外交和军事战略的一种重要手段。这一协议被终止,意味着韩国在摆脱美国军事控制方面,又向前迈出实质化的一大步。

毕竟,这次文在寅去美国的首要目的是满足韩国民众把美国疫苗作为首选的崇美心态,如果能拿到疫苗控制疫情,这次访问就算成功了。拜登在会后的记者会上表示,美国将给55万与美军交往密切的韩军人员接种疫苗。拜登与文在寅会面时,同意建立“全面的全球疫苗伙伴关系”,加强疫苗国际合作,扩大疫苗生产与原料供应,以加强对新冠肺炎的联合因应能力。在两人会面的第二天,也就是5月22日,韩国三星生物制剂公司与美国莫德纳药厂在华府签署协议,三星生物制剂将在韩国代工生产莫德纳疫苗,供应美国以外的市场。

面对美国这个庞然大物,不是所有的国家都有和中国一样从容对抗美国的底气和资本,尤其是文在寅在被国内亲美势力的追杀之下,所在政党支持率暴跌,文在寅的执政已经岌岌可危的情况下,文在寅走出这一步也是情非得已。事实上,韩国并不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在美国操控之下的韩国,历任韩国总统,只要是亲中者无一善终。对中国而言,只要韩国能够继续在中美之间维持平衡外交,不在实质性上干涉中国内政,同意在美韩联合声明中写入涉台内容的做法,还是可以理解的。

拜登上台后拉拢盟友合伙对抗中国的套路表面上有点效果,但是,这不意味着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的进展能证明美国梦寐以求的亚太小北约已经成型了,首先这里边的印度一定是个跛脚的,疫情什么时候能被有效控制仍是个大大的问号;澳大利亚的疫情发展已经不得不求助于中国给开中药汤剂的“药方”,中国也已经根据澳大利亚的气候条件开出了“天澳一号”和“天澳二号”的方子;日本曾经给亚洲带来深重的灾难,虽然二战的硝烟已经散去,但是再次陷入区域冲突的漩涡并非明智之举。关键是亚洲版的“小北约”和欧洲版的“北约”最大的不同是,北约有着共同的敌人,而小北约并没有共同的敌人,所以,注定亚洲版的小北约充其量只能成为一个松散的组织,有名无实。

至于美国动员德法英等国派军舰到南海,象征意义大于实质,到目前为止,按照他们军舰的航行规划,没有一个经过台湾海峡的,都选择了从台湾东部出入,全球性的“反华”同盟不可能有实质性的进展。中国可以保障美国等在亚洲的经济利益存在,美国要认清中国想统一的决心:中国统一台湾对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安全没有威胁,台独的猖狂反而是把美国等拖下水的定时炸弹。美日和美韩声明,还有四国安全对话机制都是老旧的包围机制。亚洲国家曾长期被西方殖民,更深知区域冲突的后果。

疫情下的亚太格局已经在悄悄地发生变化。现任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近期紧急给国内政客下达封口令,要求国内任何媒体与政客不得再拿南海问题说三道四。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也表示日美印澳四国集团没有需要去激怒中国,否则会引发严重的经济反弹。包括新加坡总理李显龙都多次在公开场合呼吁,不要让亚洲的国家选边站。数字革命和全球化让这个世界日益相互依赖却又不趋同,世界正在以无人知晓的方式改变。97岁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日前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要认清中国发展的事实,学会与中国“共存”。拜登政府最需要做的就是接受现实,并与中方积极合作,无条件地邀请中国一起解决全球治理的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