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称8月击垮拜登重返白宫 特朗普酝酿美国政治巨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建国以来罕见的政治乱象仍未消停,第45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声称将在今年8月重返白宫。但微信公众号亚欧视点发表题为《密集宣扬8月前撸掉拜登再任总统,特朗普酝酿美国政治巨变?》的文章指,特朗普的迷梦难以实现,横亘在他前面的有三座大山。

特朗普(左)和拜登此前在总统选举中进行辩论。(AP)

美国《纽约时报》驻华盛顿记者马吉·哈伯曼(Maggie Haberman) 透露了这一消息,她说,特朗普一直在告诉与他保持联系的许多人,他预期自己会在8月前复职当总统。

在美国政治中,这听起来极为不可思议。

特朗普要么像往常那样对自己赢得了大选,充满执念,认为在一定的条件下——比如选举舞弊得到证实,或者经过相关政治运作,他就能重新回到总统岗位上,而此时,他确信,这个条件已经或正在产生;要么就像他无数次使用过的那样,是他的一种商业(或政治)策略,旨在通过极限施压方式,迫使对手屈服。

就前者而言,在一些地区似乎出现了令特朗普支持者鼓舞的事态。

《网关专家》5月31日报道,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县当前的选票审计取得了巨大的里程碑。该州众议员萨巴蒂尼(Anthony Sabatini)兴奋地宣布,亚利桑那州审计的结果将是令人震惊的,会让地球都震动。

就后者而言,退职后的特朗普麻烦不断,先是面对民主党人的弹劾案指控,刚刚脱离险境,又遭刑事调查,纽约州检察官万斯(Cyrus Vance)已召集一个大陪审团,向其出示收集到的证据,由后者在未来六个月决定是否对特朗普发起刑事诉讼。

特朗普抨击这一调查是“美国历史上最大一场猎巫行动”的延续,具有政治目的。但无论如何,作为一个退任总统,他必须面对这一现实挑战。

不排除他在此刻有意向外放出风声,将运用其政治能量,谋求孤注一掷,重返白宫,向其政治对手施压,促使其阻止万斯的进一步调查和大陪审团的起诉。

无论是哪种情况,特朗普要想在拜登(Joe Biden)已担任总统数月的情况下,复职再入白宫,几乎是不可能的,在他面前矗立着三座难以跨越的大山。

第一座大山是美国的宪法和法律。

对亚利桑那州马里科帕县的选票审计即便得出重大舞弊的结论,只能加深美国民众对大规模选举舞弊的怀疑,而不能导致颠覆性后果——推翻第59届总统选举结果,从而将约瑟芬·拜登从台上“撸”下来。

走法律程序,将是一个旷日持久的过程,即便终拜登任期,想要完成,也难以做到。

特朗普能够产生影响的,就像他过往所作的那样,煽动民粹主义,但国会山事件的结局已预示了,对于特朗普来说,这将是一个不可能的选择。

再一种,就是特朗普的第一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将军(Michael Flynn)所鼓吹的,仿效缅甸案例,采取军事政变方式推翻选举结果,推翻拜登政府。

有关这种可能,特朗普在任时一度想做而未能做到,离任后就更做不到了。

在美国总统选举结果已揭晓三个月、特朗普仍拒绝承认败选、有关采取军事手段的传言甚嚣尘上之际,包括马蒂斯(Jim Mattis)、埃斯珀(Mark Esper)在内的前十位国防部长史无前例地发表联名公开信称,若将军队卷入选举纠纷,将使得美国陷入危险境地。等于是宣告了在任总统谋求军事途径改变选举结果的图谋,不可能实现。

弗林将军很快就在压力下否认自己曾宣称以政变方式推翻拜登政府的言论,可见其十分不可行。因为美国宪法和法律绝不允许,个人的政治私利超越宪法和法律的权威。

第二座大山是美国的政治传统和政治文化。

美国民众认同世界上没有完美的选举,民主的最大好处是,能够作出政治上最不坏的选择。

美国历史上曾多次出现惨烈的比分相近的总统竞选,比如2000年克林顿(Bill Clinton)的副总统阿尔·戈尔(Al Gore)与共和党人小布什(George W. Bush)的政治对决,比分相近,重新计票,甚至导致小布什起诉戈尔,但一旦结果宣布,尽管十分遗憾,戈尔仍然理智地选择“认输”。

美国的政治传统——从来没有一位总统候选人否认最终裁决,拒绝“认输”,并持续企图推翻选举结果。美国的政治文化包容不完美的选举,而这是进一步前进的最好动力:由谁当总统不重要,确保民主制度更重要。

正因如此,在2020年大选结果揭晓后,除了特朗普本人、铁杆支持者外,多数美国人平静地接受了选举结果,拜登担任总统后,美国政治体制有效运转,社会总体稳定。

第三座大山是美国政治体制的精英主义。

选举人制度就是防范民粹主义、平民暴力的一项制度设计。

国会参众两院和最高法院,是确保选举公平的两个堤坝。

不服选举结果的总统参选人只能通过美国政治的精英体制,谋求改变结果,而不能通过煽动民众,或者军事途径,来解决。

特朗普在其执政末期,确实在这两方面都有考虑,甚至不惜为此在国防部进行紧急人事更迭,甚至事实上成为国会山暴动的支持者——虽然其在面临政治压力后予以否认。这是因为他清楚难以在精英体制中得到有效支持。

美国总统更迭之际的政治状况说明了特朗普在建制派占主流的华盛顿政治圈子及国际社会,多么地不受欢迎。

就连他提名的最高法院法官及共和党内的盟友,在最关键时刻也选择背叛了他。

既然特朗普在担任总统时都无法在精英主义的政治体制中寻找到可靠的盟友,卸任后就更不可能期待华盛顿的建制派会反戈,转向支持他。

民主党人在目前的国会总体占多数,仅仅这一现实,就足以阻断其再入白宫的迷梦。

虽然特朗普在8月卷土重来不可能,然而他完全可能利用拜登的政治失败和漏洞,在2022年的中期选举中帮助共和党人获胜,甚至在四年后的总统选举中,重新亲自上马搏击,或者推出自己喜欢的候选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