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浦东新区获“特权”立法 引领深圳示范有何不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6月7日决定,授权上海人大及其常委会根据浦东改革创新实践需要,制定浦东新区法规,在浦东新区实施。此举意味着浦东将拥有独立的“立法权”。

报告并称,此举目的是建立完善与支持浦东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相适应的法治保障体系,推动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

这一消息再次引发大陆舆论热议。

广东国浩律师集团事务所李淳律师称之为“特大的大事”。他表示,授权上海人大制定浦东新区法规,说明和证明中共中央对上海的高度肯定和高度信任;中央搞自贸港势在必行,海南搞,上海也搞;海南压力骤增,原来是独生子女,现在是孪生子女,即使你海南搞不好,上海也一定要搞得好。

评论指出,基础法治和法治基础、基础产业和产业基础,人才基础和基础人才,是自贸港能否成功的最为重要三大前提;立法质量、立法前瞻性,决定了自贸港的格局和高度,上海在这个方面,比海南强很多。

对于中国最早授权立法的深圳,这位律师表示,作为法治示范市,深圳必须要有新思维、新思想、新思考和新思路。否则,必将落后上海。他总结称,对上海充满想象,对海南充满担心,对深圳充满期待。

但也有评论称,中共中央不大可能完全将立法权下放,肯定有范围适用的,应该很快有补充说明出来。但不管怎么样,“立法权”的提出对浦东意义深远,将拿到更大的自主权,可以在各大领域大胆改革。

习近平与出席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大会部分人士合影。(微博@新华视点)

其实早在2020年11月,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破例出席上海浦东新区建立30周年大会,就意味着其将浦东开发的意义与设立深圳特区等量齐观。

关于两地未来的定位,2019年8月,中共中央推出《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对于浦东新区,习近平透露,中央正在制定《支持浦东新区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一个示范区,一个引领区,两者有何不同,习近平的讲话透露端倪。

此前有评论指,习近平对深圳的期待,更多的是在为中国改革摸索经验、创新模式方面,即充分利用中央一揽子推出27条改革举措和40条首批授权事项,“努力在重要领域推出一批重大改革措施,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重大制度创新成果”。

同时还加上了“丰富一国两制新实践”的特殊任务,即“深入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特别是“推动三地经济运行的规则衔接、机制对接”,“提升市场一体化水平”。一句话,深圳既要为中国改革当先锋,做标竿,又要为融合港澳做贡献,立典范。习近平形容的名句是,“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浦东成立30年发展变化(请点击大图浏览):

+4
+3
+2

相对来说,习近平对浦东的期望既宏大,也具体,如要求浦东“着力推动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提供高水平制度供给、高质量产品供给、高效率资金供给,更好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还要“在关键核心技术领域取得大的突破”,“加快在集成电路、生物医药、人工智慧等领域打造世界级产业集群”,“突破一批核心部件、推出一批高端产品、形成一批中国标准”。就是要浦东在技术上和制度上都要引领全球,比深圳的示范全国更高出一个档次。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在讲话中还要求浦东“努力成为国内大循环的中心节点和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战略链接”,明确提出“支持浦东发展人民币离岸交易、跨境贸易结算和海外融资服务,建设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提升重要大宗商品的价格影响力”,“成为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重要枢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