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象群的“无依之地” 中国发展的另面困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5头亚洲象从中国西南部的云南西双版纳勐养保护区出发,一路北上进入500公里之遥的玉溪、昆明地界,在过去的两个月内,这群“出走的象群”在中国社会得到超乎寻常地关注。中国网民每天都要通过网络掌握这群象的动态,讨论他们迁徙过程中的趣事。随着象群的一路北上,远离其栖息地,一个越来越无法忽视的问题是,这群象为什么出走,又将到哪里去?

根据云南讯息发布,这群亚洲象从2020年3月便开始了迁徙,当时专家们并没有特别注意,以为只是在云南旱、雨两季交界期象群常规性暂时迁徙寻找食物,未料到及至今年4月中旬,这群野生象已经大大远离其栖息地,进入1949年后首次检测到有象群出现的区域。

云南西双版纳象群一路北迁路线图,随着象群北迁他们将进入更加不适宜其栖息的环境,但人们并没有探明叶翔北迁的原因。(云报客户端)

在5月底以前,这些野生象已经在多个区域肇事412起,直接破坏农作物近千亩,初步估计直接经济损失近680万元。这些野象所到之处人群退让、农户撤离、警察护航、无人机监拍。相比象群所带来的困扰,中国网民更加兴奋有机会如此直接的了解这个物种。

当他们闯入农户农田、宅邸,穿过村庄、闯入酒厂,甚至如入无人之境的进入人口密集的县城,期间,网传一头年幼小象因觅食了大约200斤的酒糟而“醉倒”短暂脱离象群;15头大象集体躺平睡觉,其中小象被紧紧守护在大象群之间,这些画面无不引发网民的好奇与赞赏,中国社会一时出现和谐的人与动物共处氛围。

但关于象群北迁的原因一直众说纷纭,打趣者称“进京参加百年党庆”“为了响应中国三孩政策,给单身青年送‘对象’”等,有不少分析者抛出“扩张地盘”说,“地磁爆”说,“领头象”迷路说。当人类以好奇的视角赋予象群北迁喜剧性的剧情,却也意识到了或许有悲剧的因子。

“自然界中,没有一个物种会毅然决然地离开故土”,针对这群象的出走之谜,中国学者如此认为。这正如一个多月前刚刚在殿堂级影片颁奖礼奥斯卡上的大赢家《无依之地》所讲述的一般,那些房车族的旅途中纵然有许多有趣而难忘的回忆,却终究是“不得不上路的人”。

之于象群,中国云南大学一位研究生态与地植物学的教授吴兆录曾提供过当地环境变化的视角。亚洲象在中国境内得到良好保护数量增加的同时,西双版纳,这个适宜亚洲象栖息的场所却正在发生环境改变。“如果从空中俯瞰,西双版纳依旧保持着森林的外貌,造成了一种天然林地覆盖率很高的假象”。橡胶、茶叶等经济林的大面积种植虽然提高了森林覆盖率,但却侵蚀了原有天然林,造成整个西双版纳范围内天然林和动物栖息地的碎片化。而有“绿色沙漠”之称的橡胶林是一种吸水性极强的植物,其树高叶密,遮蔽阳光,导致树下寸草不生,林中生物的多样性大为减少。

西双版是中国90%的亚洲象繁衍生息之地,随着当地居民在周边开展种植等活动,人象冲突的记录频发。云南西双版纳、普洱和临沧经常出现野象啃食、破坏庄稼以及攻击伤人的案件。(视觉中)

无论这是否是这群亚洲象北迁的直接原因,但随着象群的迁徙,这个被暴露出来的问题已经不能不得以重视。中共重视生态环境的保护,这已经不仅是行业课题,中共领导人地方考察所到之处必提及、考察生态资源的保护。6月8日在青海省考察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对身边的陪同官员称“我之前去看了三江源、祁连山,这一次专门来看看青海湖。”并告诫官员生态是资源和财富,是宝藏。

事实上,习近平更曾因地方破坏生态而重手整顿,祁连山系列环境污染案、2018年震动陕西政坛的秦岭别墅案更是成为中国官员的镜鉴。今年5月云南保山市因治污不力,一众官员被斥“学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不深入不深刻”,连同保山市委书记、常务副市长等人被问责处分,省委书记阮成发、省长王予波如临大敌,声声恳切要将生态环保作为当前重要政治任务,以霹雳手段整改。

然而,这种违建别墅或许能在政治压力下一夜之间拆除,但发展的利益冲突则很难一夕调和。2021年初,中共高调宣布脱贫攻坚任务完成,接下来转入乡村振兴的时期。目前这项工作仍处在一个过渡阶段,不少的省份地区已经依靠当地的资源发展出乡村旅游、特色产业等示范区,但是这种高屋建瓴的政策路线对于更庞大的基层民众来说是模糊的甚至完全不清楚的。以云南保护区周边的发展为例,在上世纪80年代保护区外的土地承包给农户后,保护区和农田间过渡的天然林地被更赚钱的人工橡胶林取代,而随着橡胶种植管控力度增加,以及茶价上涨,茶园逐渐有取代“橡胶林”的趋势。

聚集了中国境内90%亚洲象的西双版纳象群保护区,周遭的人类活动痕迹让原始森林的草莽气息逐渐褪去,人们的住所、农田,甚至建立的景区、道田把自然保护区分割成片状。这不仅令不同象群之间的交配面临困难,更发生越来越多的人象冲突。有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5年间,云南西双版纳、普洱和临沧三地发生过4.8万多起野象啃食、破坏庄稼以及攻击伤人的案件。

也正是在这样的变迁下,1997年科学家们首次观测到象群北迁到云南普洱地界,此后,这种现象越来越频繁。“今年4月象群走到墨江(普洱东北方向)时,原以为象群到雨季前就能折返回普洱,谁也没想到它们会继续北上走到玉溪,甚至走到昆明辖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