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六四后提前退休之谜 中共官方出版物披露隐情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六四事件后不到半年,中共第二代领导核心邓小平就选择了退休,在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上辞去中央军委主席职务。对于邓小平的突然退休,中共官方称是为了以身作则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在身体还可以时退休建立正常的退休制度。不过,由中共官方编写出版的《邓小平年谱》,草蛇灰线地勾勒出了邓小平退休的真实情况。

1979年1月5日,时任中国国务院第一副总理邓小平在一次会议上。(视觉中国)

中共官方对于邓小平退休一事最详细的披露,来自1989年9月4日邓小平为辞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一职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提交的申请,被冠以《致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信》之名收入中共官方编辑出版的《邓小平文选》第三卷。

邓小平在信中称:“一九八〇年我就提出要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近年来,不少老同志已相继退出了中央领导岗位。一九八七年,在党的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以前,为了身体力行地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我提出了退休的愿望。”但中共考虑邓小平“本人和党内外的意见”,决定邓小平“半退”,即仅留任“党和国家的军委主席的职务”。“当中央的领导集体就重大问题征询我的意见时,我也始终尊重和支持中央领导集体多数同志的意见。但是,我坚持不再过问日常工作,并一直期待着尽早完成新老交替,实现从领导岗位完全退下来的愿望。”

也就是说,邓小平1987年中共十三大上就准备退休,退休的目的在于“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与这一目的相伴的是,1980年代中共力推的干部年轻化,其症结是文革后中共干部队伍的严重老化问题。并且,邓小平将干部年轻化视为当时政治体制改革的首要问题,“政治体制改革首先是保持党和国家的活力”,所谓“活力,主要是指领导层干部的年轻化”。中共各级顾问委员会就是为推行干部年轻化、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的过渡办法。1980年时,中共政治局七位常委,华国锋59岁,胡耀邦65岁,叶剑英83岁,邓小平76岁,赵紫阳61岁,李先念71岁,陈云75岁。

1980年2月26日,邓小平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召集的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各组召集人汇报会时谈及退休问题称:“对于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岁数大的同志,我总的倾向是,包括我在内,慢慢脱钩,以后逐步增加比较年轻的、身体好的、年轻力壮的人。这是一个总的决策。六月全国人大以后,陈云同志、先念同志和我都不兼副总理了”,并表示“我自己定了个奋斗目标,时间定在一九八五年,就是要办一件事,精心地选拔身体比较好的,比较年轻的同志上来搞事情。”5月31日,邓小平在与胡乔木、邓力群谈话时强调,“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领袖终身制的问题,我们这代人活着的时候,非解决不可”。

1980年8月五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上,邓小平辞去了国务院第一副总理职务,由64岁的万里接任,从而从繁重的日常事务性工作中解放出来,仍保留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全国政协主席职务。1985年,叶剑英、邓颖超、徐向前、聂荣臻、王震等中共元老退出政治局,田纪云、乔石、李鹏、吴学谦、胡启立等1920年代出生的较为年轻的干部进入中共政治局,与胡耀邦、赵紫阳、万里等1910年代出生,邓小平、陈云、李先念、杨尚昆、彭真等1900年代出生的形成梯队。

1983年邓小平击浪黄海。(视觉中国)

不过,整体上来看,邓小平对干部年轻化进程并不满意,1986年11月11日邓小平会见意大利总理贝蒂诺·克拉克西(Bettino Craxi)就称,“干部需要年轻化,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七年多的时间,我们走了几步,但是还不理想。现在基本上还是老年化或者叫年龄偏大,非改革不行。拿我来说,已过了八十二岁,还能干吗,该让路了。明年我们党召开十三大,要使领导机构更年轻化一点”。11月16日,在会见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时,邓小平进一步强调“明年党的十三大要前进一步,十四大再前进一步,十五大完成这个任务”。次年5月22日会见来华访问的金日成时,邓小平再次强调“我们十三大完不成这个任务,十四大、十五大也许差不多”,中共十五大即1997年。

也是在1986年,邓小平在会见丹麦首相保罗·施吕特(Poul Schluter)时首次谈及自己的退休问题,“现在我正在考虑什么时候退休”。同年9月2日,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六十分钟”节目记者迈克·华莱士(Mike Wallace)电视采访时,邓小平再次谈及“我正在考虑什么时候退休”,但“这个问题比较困难,在党内和人民当中很难说服。我相信,在我有生之年退休,对现行政策能继续下去比较有利,也符合我个人向来的信念。但这件事还要做更多的说服工作。最终我是一个共产党员,要服从党的决定。我是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要服从人民的意愿。我还是希望能够说服人民”。

邓小平之所以开始考虑退休问题,一方面在于邓小平当时已经82岁,早已过了正常的退休年纪;另一方面在于,当时邓小平身体还好,在北戴河休假时还能下海游泳,在身体好时退休逐渐淡出,可以降低其身体状况对中共、社会稳定与外国投资者信心的影响。“毕竟八十二岁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旦身体不好也是不可避免的。几年来我一直尽量不做工作,一旦我不在,可以向世界证明,中国的事情仍然可以办得好,现行政策仍然能执行得好。这不是个人的问题,是国家和党的安全问题。

1984年6月邓小平(右一)与他选定的接班人胡耀邦(右二)在“运筹与健康”老同志桥牌邀请赛上施。(视觉中国)

中共十三大召开前的1987年9月11日,邓小平在会见日本民社党第八次访华团时,谈及中共十三大领导机构成员年轻化问题,表示“我的本意是完全退休,提了好几年,但大家不赞成。从现在的情况看,从中国人民的愿望来说,还需要我。我搞半退休,这能实现政治局常委的比较年轻化,又能保证自己还能起应该起的作用。这种处理方法是中国式的,别的国家没有,只要在中国行得通,也是可以的”。中共十三大上,作为中共1980年代双头政治之一的陈云退休,邓小平仅保留中央军委主席职务“半退”。

不过,六四事件平息后的1989年8月17日,邓小平在与杨尚昆、王震谈话时,明确表示“我希望退,要在今年完成”,传达出尽快退休的愿望。9月4日,邓小平在住地同江泽民、李鹏、乔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环、杨尚昆、万里谈话,核心议题是商量自己退休的问题,提出将退休时间确定在即将举行的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上,建议由江泽民接任中央军委主席。同日,邓小平致信中共中央政治局,即前面提到的邓小平《致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信》,正式提出辞去“现在担任的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职务”退休。随后,在会见老挝人民革命党总书记凯山·丰威汉、泰国总理差猜·春哈旺等人时,不断向外界传达将要退休的声音。

而在此之前,六四事件正在进行时,1989年5月20日邓小平等中共元老决定由时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接替赵紫阳出任中共总书记后,31日邓小平在与李鹏、姚依林的谈话中就提出了他的“政治交代”:“改革开放政策不变,几十年不变,一直要讲到底。要继续贯彻执行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连语言都不变。十三大政治报告是经过党的代表大会通过的,一个字都不能动。”6月16日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召开前夕,邓小平在与即将登场的中共新政治局常委会成员江泽民、李鹏、乔石、姚依林、宋平、李瑞环以及杨尚昆、万里谈话时,强调“不希望在新的政治局、新的常委会产生以后再宣布我起一个什么样的作用。一个国家的命运建立在一两个人的声望上面,是很不健康的,是很危险的”。

赵紫阳(左)是邓小平选定的第二位接班人,1987年中共十三大上,时任国务院总理主管经济的赵紫阳,接替胡耀邦出任中共总书记负责党务工作。图为1982年5月31日赵紫阳访日时与日本首相铃木善幸在东京会面。(Getty)

1989年11月5日,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日成访华,次日邓小平会见了金日成,在与金日成的谈话中邓小平对自己的十年执政做了总结:“在第二代领导集体的领导下,我们党和国家做了很多事情。很多事情基本上是做得好的,但也有失误,甚至是重要的失误。两个总书记失职,不是重要的失误吗?这些失误纠正起来比较顺利,但也需要总结经验。指出:总结历史经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十分重要,特别是坚持社会主义和党的领导,决不能放松,否则我们非垮台不可。两个总书记正是在这个问题上犯了错误。这种错误不是一般性的错误,而是政治思想原则问题上的错误,是带根本性质的错误。”

随后,在中共十三届五中全会上,邓小平正式辞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职务退休。中共给予邓小平极高的评价,“全会认为,邓小平同志从党和国家的根本利益出发,在自己身体还健康的时候辞去现任职务,实现他多年来一再提出的从领导岗位上完全退下来的夙愿,表现了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广阔胸怀。与会全体同志对他身体力行地为废除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作出的表率,表示崇高的敬意”。

在中共十三届四中全会闭幕同日,邓小平在北京会见了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回答如何确保改革开放持续到下一个十年等问题时,邓小平明确表示“可以肯定地说,谁要走回头路,谁就要垮台”。此前,1989年9月16日,邓小平在会见诺贝尔奖获得者、美籍华人李政道时就提出,“十三大制定的路线不能改变,谁改变谁垮台”。为邓小平南巡讲话“谁不改革,谁就下台”埋下了伏笔。

1992年邓小平南巡视察上海杨浦大桥工地,中共元老、时任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国家主席杨尚昆(左一),时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吴邦国(右一)陪同。(视觉中国)

如果说毛泽东的政治遗产是建立了一个社会主义中国,那么邓小平的政治遗产就是四项基本原则与改革开放,以四项基本原则为压舱石在政治上为改革开放掌舵,保障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方向,以改革开放谋求发展,更好地建设社会主义中国。四项基本原则与改革开放,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不可偏废。习近平执政以来,虽然外界认为其作为偏左,事实上也没有脱离四项基本原则与改革开放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窠臼。以四项基本原则在政治上为改革开放校正航向,就算是在美国贸易战的压迫下习近平仍坚持改革开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