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站|栗战书之后 人大委员长的三个“选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12月16日,中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通过视频方式出席中国全国人大与法国国民议会交流机制第十一次会议开幕式。(新华社)

九年前,时任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突然“进京”,出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不久旋即转正执掌中办,成为习近平重要的“左膀右臂”之一。

彼时,围绕原中办主任令计划的传闻已经满天飞,十八大后的反腐风暴隐隐成型。栗战书从一个并不显眼的西南边陲省份“脱颖而出”,显然有指标意义,中外媒体很快将目光聚焦在他和习近平的交集上,某种新政治周期下的人事特征,自此逐渐清晰。

也因栗战书的出现,贵州一跃成为中共政坛新“高地”。而后同样曾与习近平有共事经验的陈敏尔,在贵州历练五年后即转赴重庆清理孙政才“遗毒”,如今临近二十大,其丰富上升路径不断显现。

点击链接关注专栏【观察站】观中国政经变局 察高墙内外冷暖

中共十九大后,栗战书卸下中办主任职务交棒丁薛祥,于2018年当选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至今已有三年多时间。

1950年生人的栗战书,到二十大年满72岁,预计将离开政坛,谁将可能成为他的“接班人”?

在栗战书之前,该职务一度展现出较为清晰的人事规律——于2013年到2018年担任人大委员长的张德江,是由国务院副总理职务升任;更早之前担任两届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吴邦国,也曾担任国务院副总理。

即便在参考价值并不突出的八、九十年代,虽然并非直接从副总理升任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但万里和乔石二人同样曾有国务院副总理的任职经验。

若将既有事实视作真实可信的逻辑,则国务院的四名现任副总理无疑都是可观察的对象。但孙春兰的可能性极低,一来孙与栗战书同龄,均为1950年生,其次中共建政后尚无女性担任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先例,目前也无明显迹象,兆示中共可能有意进一步提高女性高官的仕途“天花板”。

胡春华的可能性同样较低,主要因其尚有潜力(1963年生),外界普遍认为他将在国务院系统内进一步上升。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是政坛“终点”之一,对仍然年轻的胡春华显然不太现实。

另外两名副总理韩正与刘鹤,似可持续关注,其中韩正的可能性又稍大于刘鹤。原因有二,一来刘鹤(1952年生)较韩正(1954年生)要年长两岁;再则后者比刘鹤的政坛经历要更丰富些,如栗战书、张德江、吴邦国均有地方省份执政经验,韩正亦曾担任上海市委书记。

不过栗战书可能使此类观察不再有效,若其仕途轨迹意味着一种新的上升路径,则于国务院副总理外,人大常委会委员长还存在第三“选项”。

现任中办主任丁薛祥是1962年生人,只比胡春华年长一岁,依照对胡春华的仕途判断,丁薛祥似也可再添历练,以为担任其他重要职务做铺垫或准备。

还有概率较低的“李鹏模式”——1998年3月,李鹏当选第九届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在这之前,他曾担任国务院总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