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割喉事件|萧功秦:姜文华被判死缓可减少海归回国忧虑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复旦大学数学系教师姜文华杀害学院党委书记王永珍一案,引起了全社会的震动。并在国际社会引起广泛注意。对这一不幸事件,法院将怎么判案?

我的大体预判是,结论应该是姜文华因事业不顺,性格偏执,社会生活适应能力差,长期以来就存在着严重的心理问题,并患有受迫害精神分裂症与抑郁症,在精神病患状态下,将受害人党委书记错误地认定为六年以来一直在“陷害”自己的仇人,将其杀害致死。

姜文华遭逮捕画面。(微博@老吴的日常吐槽Vlog)

就其并非激情杀人,而是有准备地蓄谋杀人而言,这是一个具有部分行为能力人的、被迫害狂型的精神病患者的病态行为。因此,我个人认为,在法律上说,根据嫌犯具有部分行为能力,以及其犯罪后果的严重性而言,判处死缓是比较合适的,也是合情合理的。

这样的结论,其实社会效果也会相对比较好,能比较有利于减轻社会压力。避免把一个精神病犯罪行动,作意识形态化与政治化的过度解读,这样的处理,从已经披露与掌握的事实来说,也是可以由完整的证据链支持的。此人本来心理确有严重问题。许多有数学天分的人,不少都具有不同程度的偏执性格与精神问题,包括我们所熟知的陈景润在内。

姜文华友人信件曝光(点击大图浏览):

用这样的方式处理这一案件,国内与国际反应也会较好,可以减少海归回国的忧虑,在国家建设极需要高层次科技人材的情况下,有利于消除大批海归高科技技术人才不敢再回国就业的顾虑。

笔者的一位多年以来的海归朋友,一位曾经踌躇满志回国创业的顶级科学家,后来又回到美国,不久前他从美国硅谷来信,他告诉我,他所了解的美国留学生与学者朋友中,“近十年来回去的人中间,传回硅谷的国内印象,大都是比较负面的”,这个严重的判断,值得我们充分重视。中国现在的教育制度与人材制度,远没有达到某些人高调宣称的“中国将在2049年成为世界上教育水平第一的国家”那样乐观。

这一事件如果处理不当,会让这种情况雪上加霜。如果还不意识到这一点,那就是驼鸟了。

当然,这件事情过去以后,全社会包括政府与各教育部门,都应该全面地、深刻地来反思中国教育现在的深层次问题。例如,最明显的一个问题是,简单地引入“非升即走”的国外人才聘用制度,受聘者的数量又过多,致使太多的人竞争同一个岗位。这会造成十分严重的后果。

事实上,国外“非升即走”制度下,受聘者数量有限,升为终身教职的比率大约可达到70-80%,而中国某些高校的受聘者升为终身职的升职率,甚至低到5%。极高的人材淘汰率,势必造成受聘者之间的严酷的恶性竞争。

表面上看,用人单位与学校是“旱涝保收”的受益者,可以从高淘汰率中聘用到最高质量的人材,但实际上,社会与个人将由此支付生命的代价与过高的无形成本。这是造成青年教师中的心理问题与精神疾患的社会原因之一。

又如,对于纯理科的量化评估方式应更为宽松,不应等同于高产出率的应用学科,华为高薪聘用的一位俄罗斯数学家,几年都没有出成果,任正非一点也没有在意。然而,几年后这位数学家突然告诉任正非,他终于“想出来了”,正是这个终于“想出来“了,使华为解决了困扰多年问题,实现了从4G向5G跃升的关键突破。这个例子,就发生在中国当下,只要制度合理,中国的高科技是有希望的,中国的教育是有希望的。

对于海归人材,还应该有一些过渡性的扶持政策,让他们不致于在解聘之后走投无路,在困境中至少有些缓冲,避免在焦虑压抑心态中越走越远,越走越偏,陷入精神心理困境。其实,对于其他各方面人材,也是一样。类似的教育制度方面的问题还有不少,值得进一步反思与改进。

在恶劣的非人性的竞争中,当越来越多的天真孩子被虎妈逼得自杀,当越来越多的青年人都变成“平躺族”,当中年人材都被心理与精神问题所困扰,当我们的宣布聘用名单的官员都担心下一个捅刀子的人是谁,这样的环境,离我们实现“2049年中国教育将成为世界第一”的伟大目标将有多远?

死者王永珍遭控诉聊天记录曝光(点击大图浏览):

+5
+4
+3

王永珍老师的不幸,让我们所有的人都痛心,我们也希望,这一不幸悲剧能导向中国教育改革的一个新的起点,这样,王老师的血也就没有完全白流。如果中国的教育真能从中吸取教训,并得到改进的契机,王老师的家属在万分悲痛后,也会得到一些安慰。王永珍老师在九天之灵,也会在天国里得到一些平抚。

如果姜文华被判死缓,并能在狱中治好精神病。以他的数学才华,仍然可以在狱中研究他的数学公式,或许十年以后会有“我终于想出来了”的重大发现也很难说,他一旦有了将功补罪的机会,或许他会用终生悔恨之心,来弥补自己的罪过。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又是一个十四亿人口的超大型的社会,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种种问题是可以理解的,人类社会就是在不断总结经验教训中进步的,亡羊补牢,未为晚矣,关键就是一个民族必须在不断的理性反思与改革中,才能走向进步。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