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外交首秀暴露西方裂痕 联盟制华比想象中困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相继落幕的2021年度七国集团(G7)峰会与北约峰会,为美国提供了拉拢盟友联合制华的机会。两次峰会的公报都毫不掩饰地展示了剑指中国的架势,且得到众多西方媒体舆论的多重渲染。

不过德国、法国、英国等重要国家领导人私下又传达出较为缓和的涉中言论,显示两次峰会公报比很多峰会成员对中国的真实外交姿态更为激进,应该是作为西方主导国家的美国驱使撺掇的结果。因此,这两次峰会既让美国联合制华的计划有所得逞,也暴露出西方国家对中国认识的分歧。

显然,不论是美国借“遏制中国”之名寻求继续控制盟友,还是借“团结盟友”之名以达到遏制中国的目的,都将面临西方盟友的阻力。这反映出中国与西方之间外交关系,以及中国在国际社会里的处境比西方媒体的“妖魔化”描述更真实的一面。

G7峰会公报提及中国、香港、台湾、经贸、疫情溯源等等西方媒体政客热衷的涉中敏感议题,北约峰会公报则首次称中国对北约构成“系统性挑战”,而在公报之外的私人场合,许多重要国家领导人又提出了明显不同的说法。

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敦促北约盟国在应对中国日益增强的军事力量时,不要关闭对北京的大门,也不要忘记西方仍然面临的挑战。她还呼吁北约对中国采取“平衡”策略,保持与中国政府的对话。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记者会上表示,"七国集团并非一个敌视中国的俱乐部",尽管存在分歧,但七国集团可以作为“民主国家阵营,在所有国际问题上与中国合作”。

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则称,“中国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巨大事实,也是北约的一个新的战略考虑。我想在座各位都不想与中国开启一场新冷战,我想我们看到了挑战......也看到了机会”。

作为北约峰会成员之一的匈牙利近年多次一票否决欧盟涉中争议性提案,独树一帜的举动引人注目。该国总理欧尔班(Viktor Orban)在北约峰会召开前后称,匈牙利反对任何形式的冷战。欧尔班还说,自己今年58岁,但在冷战中度过26年岁月,“相信我,这很糟糕,所以不要那样做”。

将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在6月16日瑞士日内瓦会晤的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的一番表态也耐人寻味。6月14日,拜登在被记者提问时一改此前将普京称作“杀手”的说法,而是赞誉为“值得尊敬的对手”。

拜登此时对普京的姿态转变显然出于必要的外交考量,而美国对俄罗斯姿态的软化其实暗合美国战略学界“联俄制中”的设想,毕竟中国已被美国视为“首要战略竞争对手”,北约峰会对中国崛起所称的“系统性挑战”也是俄罗斯未曾享有的认定。值得一提的是,拜登至今尚未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式会晤。

就在拜登向俄罗斯吹出暖风之际,普京接受了一家美国媒体采访。该媒体提出“俄罗斯是否认为中国是威胁”等等多个问题,被指有离间中俄关系之意,而普京回应称,“我们在所有领域的合作和互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包括政治、经济、技术等。我们不认为中国对我们构成威胁,它是一个友好国家。它不像美国那样宣布我们为敌人。”

习近平与普京的友谊被视为中俄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AFP)

G7峰会与北约峰会是拜登政府上台后首次施展其外交新政。以目前情势来看,其不同于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一套利用联盟和国际体系遏制中国的打法,即使是传统盟友也难以完全苟同,与俄罗斯之间更有难以化解的历史恩怨与现实矛盾相阻碍,在未来的可行性同样不容乐观。

不论是美国、G7、北约,还是俄罗斯、中国,都是20世纪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的亲历者。各国对美国遏制中国冲动的敷衍或拒绝,其实是对美国正在展示出来的大国冲突、威慑乃至热战前景的担忧,并且认可世界和平发展的共同价值应该超越个别国家的特殊利益,以及语言、文化、种族等等方面的差异。

美国自2011年提出“亚太再平衡”开始向中国的战略转向之所以没有收获其他国家,甚至是西方盟友的认同,也与中国的应对战略有关,包括坚持和深化改革开放,稳定周边和亚非拉外交关系,争取欧洲合作,甚至是顶住美国政界压力在经贸、金融等领域越发抱紧对手。

另外,中国近年外交姿态被指趋于强硬,甚至收获“战狼外交”的贬称,但是所受的反作用目前来看仍然较为有限。这应该是因为中国外交的强硬姿态主要是因应于美国的压力反弹。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