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百年十大争议人物|王明:少壮派大起大落 晚年以反毛为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中共百年党史中,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有些是中共创始人和早期领导人,有些是中共建政后的领导人,有些是改革开放后的领导人,有些同时还是中共接班人,但他们均因路线斗争、党内分歧等原因而失势下台,有些人还死于非命。可以说,他们的个人命运与中共百年党史息息相关,也是中共百年党史的一个缩影。

1950年10月,王明与孟庆树夫妇偕二子赴苏联,身边工作人员护送至边境。(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王明原名陈绍禹,安徽六安人。1925年,正在武昌商科大学预科就读的王明加入中共,不久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成为校长米夫(Pavel Mif)的得意弟子。同年冬王明回国。大革命失败后王明又随米夫去苏联,在莫斯科孙中山大学任教。1929年回国。次年王明以反“立三路线”为名,提出了“左”倾政治纲领。

点击链接关注专题|中国共产党百年:成就与教训的双重变奏

1931年1月,中共根据共产国际的指示召开六届四中全会,在共产国际代表米夫的一手扶植下,王明被增补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很快又成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作为一个不到27周岁的一般党员干部,王明一跃登上中共领导岗位。1931年6月,中共总书记向忠发被捕叛变,米夫以共产国际名义指定由王明为代理总书记。同年11月王明随米夫去苏联,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并在共产国际领导机关负责处理中国党的事务。王明去苏联前指定中央由博古(秦邦宪)负责,博古执行的仍是王明的“左”倾冒险主义。直至1935年1月遵义会议,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中央的统治才结束。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王明回国,被补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他与周恩来等组成中共代表团与国民党谈判。12月王明到武汉,出任中共中央长江局书记。

中共认为,王明在长江局工作期间犯了右倾投降主义错误,否认抗日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主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放弃党对统一战线的领导权,“给党带来很大损失”。1938年武汉沦陷后,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决定撤销长江局,结束了王明对南部中国党的领导。

为了扭转被动局面,王明开始极力吹捧毛泽东。1940年5月3日,王明在延安“泽东青年干部学校”开学典礼上作了《学习毛泽东》的讲演,说中共一大以后毛泽东“便是我们党的主要的领导人,便是中国革命一个优秀的领导者”。

不过,在延安整风运动中,王明拒绝参加整风,并以生病作为拒不检查错误的挡箭牌,宣布有病不能参加政治局会议,还说他同意毛泽东关于他在武汉时期所犯错误的结论。延安整风期间,王明曾就用药不当的“技术事故”大做文章,说是毛泽东通过中央办公厅主任李富春指使医生“谋害”他,酿成一起在国际上造成重大影响的“王明中毒事件”。

从1941年至1945年,王明一直在养病或治病。1943年3月中共调整中央机构,毛泽东的领袖地位正式确立,王明不再是中央书记处成员。从此退出中共中央权力核心。1945年4月中共制定《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王明迫不得已表示赞同,高度赞扬毛泽东,并检查自己的错误,还说对中央他作出任何政治上和组织上的结论,“我都服从接受”。中共七大时为了团结王明,仍选他为中央委员。

+2

在1949年3月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王明在发言中吹捧毛泽东和《新民主主义论》,但毫不检查自己的错误。大家提出批评后,他不得已在第二次发言中作了一些检查,说他从未反过毛泽东,“没有想过当总书记”等。毛泽东要求王明写一份检查错误的声明书,但王明一直没有写。

中共建政后,王明任政务院政法委员会副主任。1950年6月七届三中全会,王明因病请假,会议作出《关于王明同志的决定》,要求王明将“声明书写好后,应即提交中央政治局审阅,并在必要时,由政治局提交以后的中央全会讨论”。不久,王明便提出“请求到苏联医治”,10月去了苏联。1953年12月回国,但1956年1月王明又与夫人孟庆树再次去苏联,从此再也没有回国。他去苏联固然是为了治病,但毫无疑问也是为了躲避检查。

文革开始以后,王明自然成为攻击的目标。北京等地出现铺天盖地的大字标语:“打倒苏修代理人、反革命黑帮、大叛徒王明!”王明经常被媒体作为批评和攻击的对象,几十万字的《王明反革命言论集》,编印成册,广为流传。王明在国内的亲属,无一例外地受到牵连,有的惨遭迫害,甚至折磨至死。

远在苏联的王明写了一系列诗词和文章反对文革和毛泽东。他的《中共半世纪与叛徒毛泽东》一书(在国内出版时书名改为《中共五十年》),堪称他反对毛泽东的“登峰造极”之作。这本书刚编完,王明就于1974年3月27日在莫斯科病逝,享年70岁,被孤寂地安葬在莫斯科新圣女公墓。

还在1968年12月,王明便在一首题为《生死斗争》的诗中写道:“坐行都苦睡眠苦,何不飞升到太玄?争取生存为党业,力求述作反毛篇。”由此可见,王明晚年的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反对毛泽东身上。

王明的一生可谓大起大落。他不到27周岁就成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并掌握实权,但不到一年就离开第一线。33岁时作为共产国际派来的“钦差”回国风光一时,也是不到一年就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后失去实权。后来成为“左”、右倾错误的代表人物受到全党批判,并死在异国。中共党史学家郭德宏认为,王明的一生贯穿了一条线,那就是教条主义。他精通马克思主义理论和著作,但由于坚持教条主义,接连犯了“左”的和右的两次错误,并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这是他的悲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