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党百年|中共治理模式能否给世界另一种可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对中国共产党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因为这一最初只是浙江嘉兴红船上几十人构成的政党,而今不仅成为世界最大执政党,拥有超过九千万党员,而且这一大党已经满百年。百年放在历史长河中,并不算长,但于近现代以来命运多舛的中国来说,无疑是关键的一百年。加之经由改革开放中国综合国力持续提升,“如何认识中国共产党”“如何重新理解社会主义”日渐成为世界亟待直面的问题。为了解答这两个基本命题,多维新闻推出系列文章,此为系列文章第四篇。

过去百年,民主、自由等作为普世价值,无疑已经形成了某种话语垄断和霸权,人们对于民主的理解,往往局限于政治层面,后来干脆局限于一人一票,好像只要有了政治上的投票权,就算国家战乱不断、民不聊生,都可以自诩为“民主国家”而自觉高过其他非民主国家一截。在这样的氛围之下,一些非民主国家因经济民生问题而导致的政治运动总是被冠以“不民主”之名。基于此,中国一直以来因为实行非民选体制,被西方批评专制和不民主,故而是一个另类。

2021年1月6日不满总统大选结果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支持者,进占美国国会大厦,民主选举制度遭遇治理危机。(Getty)

然而,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在世界的流行,却让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摆上桌面,那就是国家治理危机。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多少民主国家都表现出治理的无能。最典型的是被许多人奉为民主灯塔的美国,这个拥有最先进流行病防控理念与医疗科技的超级大国,在防疫上的糟糕表现令世人大跌眼镜,而被西方批评威权的中国却最早控制住了疫情,最早实现了经济复苏。印度也被奉为民主国家,可民主的印度因其效率低下的治理让几十万印度人民染疫死去。一度因民主防疫自傲的台湾,最后也在疫情中沦陷,连基本的核酸检测都不能完成筛查。民主确实是个好东西,善加利用可以发挥其优秀的调节作用,但若把民主视为拯救一切的灵丹妙药,并把民主制收窄为选票,看看因防疫无能而造成的治理危机就能惊醒一二。

民主并非万能。相较于人们狭隘聚焦的政治民主和民主选举,经济上的民主往往被民主国家或地区所忽视。相较于“政治民主”,有着特殊历史与国情的中国却始终关注于“经济民主”,历史上几次重大事件,包括五四运动和六四风波,虽然喊得口号是“民主”、“科学”,但其实回到彼时的具体情境中,庶民对于“经济民主”的诉求才是根本。五四时期,人们的第一诉求是生存,是国家独立后稳定的经济发展。而六四时期的最直接诉求也是经济改革中出现的“反官倒”,反腐败,是高企的通货膨胀,概言之都是经济民生问题,而不是民主选举问题。

1919年爆发的“五四运动”,在政治斗争的大潮下是社会大众的生存民生问题。(Getty)

在这个方面中共显然比西方任何一个政党都认识得更为清楚,也更有危机意识。社会主义政党基因和近代史深刻教训让中共深知没有国家的稳定和独立,就不可能有稳定的经济民生,人们就不能安心发展经济。而经济是一个国家发展、民众生存的最基本物质条件。所以中共改革开放之初就提出,稳定和发展经济是第一要务。而那些比如拉丁美洲、东南亚等第三波民主化的国家,因为没有一个稳固强大的国家政权,没法保证稳定持续的经济发展,没有让经济在发展中分享给民众,没有实现经济民主,反而过早的开启了“政治民主转型”,过早发动了社会动员,不仅无法把动员起来的社会利益群体纳入国家的政治中,反而激化了社会矛盾,让经济崩溃,政治分裂,陷入形形色色的“陷阱”,最后在军人独裁或民粹政府间动荡摇摆。

2019年香港的反修例风波,在表面上的民主与普选议题背后,是很切实的经济民生问题积累了怨气和怒气。香港长年未能解决的住房问题,以及年轻人的社会流动通道的堵塞,让他们对官商精英阶层充满了不信任。反修例风波只是打开了这个潘多拉盒子,让民间长久积压的经济民生不满得以宣泄出来。而中共与香港政府对香港问题的态度,也可以看出,不是急于进行政治民主方案的谋划,而是一面保证政治稳定,另一面加大在经济民生结构性矛盾的处理。前者包括香港选举制度改革、港版国安法等,后者包括反复督促香港解决经济民生问题。

香港持续的社会抗议和动荡背后是未能有效解决的深层次经济民生治理困境。(路透社)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世人还应该跳脱对民主的片面认识,将治理作为评价一个政党是否合格以及制度是否具有现代性的标准,新冠肺炎疫情治理以及中国在香港的治理经验,为这一角度的论述提供了最鲜明的案例。而治理经验的背后是制度的独特性,是中国内在的文化与文明。随着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我们称之为“第五个现代化”)的不断推进,中国的治理、制度模式与文明范式也会不断走向世界,为世界治理以及人类社会的制度文明做出贡献。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今天中国制度依然有亟待解决的深层弊病,要继续去专制化,要更加开放和透明,要有序吸纳大众民意,要不断提升法治和制度化的水准,让“第五个现代化”落到实处。但纵使如此,过去百年中共的发展史,和今天民主社会普遍面临的民主困境,无不说明相比于单一维度的民主,尤其是已被意识形态化和窄化的选举,治理才是硬道理,才是评判政治得失和人心向背的关键。否则的话,再美好的民主口号,若不能转化为有效的治理,不能让人民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不能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那么终究会沦为意识形态幌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