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党百年|历史照进现实 为什么中共还要时刻防“左”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导语:2021年对中国共产党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因为这一最初只是浙江嘉兴红船上几十人构成的政党,而今不仅成为世界最大执政党,拥有超过九千万党员,而且这一大党已经满百年。百年放在历史长河中,并不算长,但于近现代以来命运多舛的中国来说,无疑是关键的一百年。加之经由改革开放中国综合国力持续提升,“如何认识中国共产党”“如何重新理解社会主义”日渐成为世界亟待直面的问题。为了解答这两个基本命题,多维新闻推出系列文章,此为系列文章第三篇。

点击链接关注专题|中国共产党百年:成就与教训的双重变奏

为庆祝2021年中共建党一百周年,中国全国上下已经开始启动声势浩大的庆祝活动,可谓“全国山河一片红”。中共中央层面,官方今年3月宣布,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盛大的“庆祝建党百年大会”,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将在大会上发表讲话。从布置会场历时一个多月来看,中共百年党庆大会的规模或将史无前例,届时将有战机编队进行空中飞行表演助阵,文艺演出也将在当天举行。“没有阅兵胜似阅兵”,是外界对于这场庆祝活动的概括。

中共建党百年大庆在即,北京为大庆进行预演,大批战机通过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空(点击浏览大图):

+18
+17
+16

而为了配合百年党庆大会兴建的中共历史展览馆,也于近日正式竣工落成。6月18日,中共七常委及中国副主席王岐山等高层,赴中共历史展览馆参观并重温入党誓词。正在开展的中共党史教育运动,也是中共党庆的重要活动之一。显而易见,在中共建党百年的重要历史节点,庆祝和歌颂百年来所取得的成就,凝聚人心有其现实必要性。但从历史中汲取养分,不应仅仅看到荣光的一面,也应对历史教训进行批判性认知。

历史教训须批判性认知

伴随着中共建党百年的历史进程,中国从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作为执政党中共交出的这份历史答卷,所取得的历史成绩,自然需要肯定和宣扬。但与此同时也必须认识到,在不同阶段中共留下了惨痛的教训,比如毛泽东时代的反右、大跃进、文革浩劫,以及邓小平时代的六四风波,这些历史事件,也成了外界认识中国共产党时挥之不去的阴霾。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些具有广泛影响的政治事件,似乎在中共正在进行的党史教育运动中被选择性遗忘,并未得到充分正视。

比如,文革从1966年到1976年,“持续十年之久,使中国遭到中共建政以来最严重的损失,被后世称为“十年动乱”或“十年浩劫”。1981年6月,中共制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彻底否定文革。历史决议称文革是一场“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然而,为迎接2021年中共建党一百周年,中共全党掀起的“党史学习教育”运动,对这场已经有了定性的动乱和浩劫,却选择了避而不谈。与文革一样,反右、大跃进此类“负面历史”也都被淡化。

类似的例子,还有六四。在中国的历史教科书是空白,导致当今的中国80后、90后,以及更年轻的一代,很多人对80年代末这段历史知之甚少,甚至一无所知,连中国国家领导人曾出现过胡耀邦、赵紫阳也有很多人并不知道。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等赴中共历史展览馆参观并重温入党誓词(点击浏览大图):

+5
+4
+3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曾称,“历史总是向前发展的,我们总结和吸取历史教训,目的是以史为鉴、更好前进”。对于文革,习近平曾以“前后30年不能相互否定”表明自己的态度,之于“六四”目前未有相关公开报道。观察人士指出,即便作为“错误的经验、失败的经验”,抑或作为“反面教材”,也不应该被选择性遗忘和避而不谈。这不是正确的历史观。因为,如果连历史都要讳言、不能正视,又何谈“总结和吸取历史教训”,何谈“更好前进”。无论如何,反右、大跃进、文革,乃至六四等,都是不容回避的历史事件。

放在中共建党100年的历史周期,文革、六四等确实是其中一个片段,中共在举国欢庆建党百年时有意淡化相对“不光彩”的历史,也符合中国的文化传统和现实需要。但这些教训是切实存在的,也是构成中共百年记忆的一部分,宣称“四个自信”的中国共产党也应该有足够自信和底气来直面这些伤疤,该吸取教训的吸取教训,该彻底反思的彻底反思。就像一个人过寿辰一样,中共百年大庆当然不是一个合适的回顾历史错误的机会,但是对一个百年政党来说,要有这样的自我批判性认知,要接受人们对它的历史错误的批评,接受对它的专制文化的批评。当然,也要看到它改正错误的行动。

除此之外,也需要辩证地来理解这些教训,尤其是不能陷入到因教训而不愿直面成就,甚至否定成就的陷阱中。每一个政党的成长,都不可避免会经历各种危机与挑战,关键在于是否能直面历史,是否能化危为机,这才是今天看待中共百年成就与教训时该有的立场。

中共还需要时刻防“左”

在这些历史教训中,“左”的教训无疑是最为深刻的。从中共建政开始,“宁左勿右”的思潮,就一直笼罩在中共政坛上下。认为左的、保守的,坚持意识形态的做法,都是正确的……灾难性的“文化大革命”的发生,直接让中国经历了十年浩劫,不仅让中国经济的发展陷入停滞、倒退,甚至对于中国社会风气、意识形态的影响也十分负面而又深远。

文革悲剧是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中国人的集体惨痛记忆。中国前总理温家宝对此就有深刻感触,稍早前他在《澳门导报》发表的追忆母亲的文章,就因披露“‘文化大革命’的灾难落在我们家中”的内容,而广受关注。温家宝多次在公开场合谈及文革,他在卸任总理前曾公开表示,文革的错误并没有完全清除,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文革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在中共省部级高官中,山西省前省长于幼军也认为文革有可能重演:“文革的土壤还在,特别是人们还没有理性、深刻认识的情况下,文革有可能会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部分重演”。据信,即便在中共体制内,对“文革悲剧重演”充满警惕和担忧的人,也不在少数。从历史、现实以及未来的角度讲,这种担忧任何时候可能都不过分。

文革十年对中国造成巨大冲击和严重的影响(点击浏览大图):

+8
+7
+6

中共十八大之后,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回潮是很多观察家和普通民众的共同感受。政治上更加强调中共“党的领导”、中央集权,注重社会主义理念里的平等、公平,还有包括更严格的言论管控,对毛泽东本人或那个时代的更多继承……这被认为是向“左”转的标志,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对“苏共垮台”“改革前后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的论述,让中共党内和党外很多自由派如鲠在喉,舆论空间的被压制,意识形态的收紧,使得外界开始忧虑中国政治空气的左转。

习近平上台之初推动的、极具毛时代政治风格的“整风”运动,被认为是一种更为明显的政治运动。中共在2012年通过“八项规定”“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三严三实”等连绵不绝的政治运动,以及疾风骤雨式的反腐败斗争,试图去重新锻造中共及其党政官员。这些党政官员和普通党员被要求自觉做到树立“四个意识”“两个维护”,令不少外界声音质疑这些举措背后有“左”的回潮、个人崇拜泛滥的嫌疑。

近些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和崛起复兴,中国朝野曾一度泛起盲目自大风潮,甚至出现“中国已全面超越美国”的声音,民族主义情绪水涨船高。特别是美国发起全面打压中国的贸易战,更是激发了中国社会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合流的浪潮。在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浪潮的裹挟之下,中国国内民粹主义逐渐占据舆论场的上风。这种民粹主义 ,对内最集中的体现就是,不允许其他声音的出现。即便这一声音是理性范围的讨论,或者出于善意批评,都是不为网络上的“民族主义者”所接受。对外的表现则是,面对美国的打压,高喊“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鼓吹“中国崛起必有一战”;对待日本、韩国、印度等中国邻国充满不屑;面对台湾和香港的变化,高喊“留岛不留人”的口号;甚至他们在宗教和种族问题上,激进地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尽管中国现阶段已走出盲目推崇“左”的年代,但在现实层面的民粹主义泛起,以及意识形态的惯性思维,“宁‘左’勿右”思维定势等诸多因素之下,继续防“左”或许也并非杞人忧天。因为,无论到任何时候,防患于未然都好过于亡羊补牢。

2020年12月,中国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之际,深圳市委前书记厉有为曾撰文指,在中美较量下,最容易犯的是“左的错误”。厉有为称,在中美较量下,有人指美国等待中国在外部压力下犯错,自己垮台,“我认为最容易犯的是左的错误。”香港《南华早报》引述南京大学哲学与法学教授顾肃分析称,厉有为的言论可能不只代表自己,也代表党内其他自由派的想法。

回顾历史,文革结束后,中共领导层对党内外的“左”保持高度警惕。1992年,邓小平在南巡中强调,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中共十四大修改党章引人注目地强调:“反对一切‘左’的和右的错误倾向,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由于“‘左’带有革命的色彩,好像越‘左’越革命”,中共历史上受“左”倾错误影响比右倾错误影响的时间更长、伤害更重,而“建国后,从1957年到1978年,我们吃亏都在‘左’”。从这个角度讲,时刻防“左”可能永远不过时,因为,事实证明,“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