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评:苹果日报或将停刊 围而不打奏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苹果日报》创刊20余年,其持较鲜明的政治立场,在历次的香港街头运动中扮演角色,已多次被中国官媒点名警告。(AP )

在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助手马克·西蒙(Mark Simon)6月21日透过媒体表示,《苹果日报》将“在几天内”被迫停刊数小时之后,壹传媒董事会便决定本周五(6月25日)是死线,若《苹果日报》资产未解冻将停止运营《苹果日报》报纸及动新闻。这大概呼应了一个多月前舆论场呼吁“取缔苹果日报”的事态发展。不过,此次《苹果日报》的困境或许还只是壹传媒大厦将倾的第一块砖。

被迫停刊半真半假

根据《苹果日报》对外披露,其停刊是因为此前香港保安局冻结苹果日报相关资产,导致给员工发薪都面临困难。其实,《苹果日报》的这次停刊半是被迫,半是有意造势。

首先,壹传媒董事会达成共识准备停运的是《苹果日报》的纸质版及壹传媒旗下的动新闻,也就是说网站业务仍是正常运营的。至少在此刻还并未意味着《苹果日报》已经不存在于香港传媒格局中了。

此外,香港保安局的确冻结了《苹果日报》相关的三间公司资产,令其面临棘手的财务状况。但是壹传媒是否可以协助苹果日报给员工发饷,并未有明确禁止。关于该焦点,目前还正在向香港保安局问询。

在事情尚未有明确定论的情况下,《苹果日报》透过媒体传递“撑不下去”被迫停运的消息未尝不是一次舆论造势。

正如日前《苹果日报》高管被拘捕后,该报狂发50万份,并在头版刊出壹传媒行政总裁张剑虹“顶住”的呼声。此外,《苹果日报》还视频披露编辑印刷过程,并跟踪报道了自身的销售情况,试图营造《苹果日报》无惧打压,“获不少香港民众力挺”的氛围。

在创始人黎智英被刑拘、多名高管被控罪,以及资产被冻结之际,《苹果日报》深感形势不利,其所能依靠有力一搏的恐怕就是舆论。

其实,《苹果日报》的困境,资产被冻结恐怕还只是原因之一。现时,《苹果日报》正面临三大危机。

《苹果日报》的近忧

其一,即如上述财务问题。如果香港警方禁止壹传媒、及其子公司或者其他公司变相协助《苹果日报》,那么已经被盯紧的《苹果日报》可能真的面临“无米下炊”的境地。

其二,《苹果日报》已是群龙无首。其创办人黎智英多项罪名加身,除了目前的20个月刑期暂困他之外,更有违反香港国安法的审讯进行中。基本上,黎智英与《苹果日报》已经实现了相当程度地切割。还有6月17日警方拘捕5名壹传媒高层,包括张剑虹、营运总裁周达权、《苹果日報》总编辑罗伟光、副社长陈沛敏及苹果动新闻平台总监张志伟,5人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中的“串谋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

其中两人暂未获释。而这基本已“掏空”《苹果日报》核心高层。

其三,《苹果日报》或失立足之所。6月18日多家港媒报道,位于将军澳工业邨的壹传媒大楼被投诉涉嫌安排容许经营“公司秘书”服务的力高顾问公司使用壹传媒大楼,违反地契条款,并要求查办此事,尽快收回壹传媒大楼。

其实,《苹果日报》走到今日是意料中事。2019年的修例风波改变了香港整个局势,北京因应危机强势调整治港政策,积极“一国两制”到来,港版国安法的横空出世为香港划定了边界,不再是绝对的自由与法无禁忌。在“国家安全”的前提下,该清除的被清除,该矫正的被矫正。

至少在4月中,北京与港府就释放了相当明确的针对性信号,彼时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称将加强对包括媒体在内的国安事宜处理,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喊话“支持港府在教育、传媒领域拨乱反正”。4月15日亲北京港媒《大公报》更是刊文呼吁“取缔苹果日报”,认为其利用所谓“第四权”的身份,从事勾结外国势力、“煽暴造假”、挑战国安的行为。

可以说,舆论早就吹响了打掉北京眼中的“烂苹果”的号角。只是,《苹果日报》毕竟是一家香港媒体,其有着不浅的民众基础,即便是纸质版,日均销量都在10万份左右。而北京虽然在重新理顺央港关系上,对香港表现出相当强硬的一面,但并不是借此插手香港事务,更不是为了收缩香港新闻和言论自由。因此,可以看到,无论是对黎智英还是《苹果日报》,都是遵循基本的法规条款,与事实证据的情况下,在香港自己的行政、司法体系下进行“拨乱反正”的。从这一点上说,既是北京恪守“一国两制”的界线,也是照顾港人情绪的处理技巧。目前来看,治港团队对《苹果日报》的围而不打策略已开始奏效,香港媒体生态将迎来巨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