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藏人政治取向现重大变化 新司政借达赖喇嘛回国喊话中共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1959年3月17日,达赖喇嘛流亡印度,跟随其出走的藏人群体在达兰萨拉建立了一个流亡藏人组织,目前新任司政边巴次仁公开喊话要与中共对话,并未获得回应。(Getty)

就任流亡藏人司政不足一月的边巴次仁6月中旬接受媒体采访向中共递话,称达赖喇嘛表达了根据身体状况重返西藏、他的出生地(青海)和中国内地其他一些地方的愿望。对于已经85岁高龄且流亡在外逾半个世纪的达赖喇嘛来说,重返故地或许是他的夙愿之一。不过这显然也包括流亡藏人希望借此取得与中共对话机会的目的。达赖喇嘛的这个提议并不新奇,只是负责传话的这位新司政值得注意。

事实上,这并不是达赖喇嘛第一次提出回国的愿望,从其出走后的1950年代至今,达赖喇嘛一直向外表示愿意前往中国佛教圣地五台山朝圣,2014年一度传出达赖喇嘛代表与中共方面沟通顺畅,双方甚至讨论到达赖喇嘛回国的约定,以及方式、行程等阶段。但最终也是无疾而终。

其实,这一结果也是可以预见的,中共一直明确表示,只与达赖喇嘛本人谈论其回国问题,而后者一直希望通过其个人的能量让中共承认流亡藏人这个群体,甚至接受他的包括“大藏区”提议在内的“中间道路”。这是中共与达赖喇嘛以及流亡藏人问题无解的根本原因。

达赖喇嘛试图利用其个人影响力与中共进行政治上的讨价还价,但现在他的“中间道路”已经越来越难以为继,新任司政边巴次仁甚至出现松口迹象。(Getty)

此番,边巴次仁再次抛出这一话题,不过旧话重提。关于中共的态度变化,其实流亡藏人组织未必没有察觉。尤其是新任司政边巴次仁,在讨论藏人群体的态度上似乎并未像其前任洛桑森格那般强硬、偏激,甚至展现出降低姿态的观感。

在6月18日美联社对边巴次仁的专访文章中,尽管后者再次重申坚持“中间道路”的必要性,重点却只放在“保护藏族自己的文化和语言”。反观5月26日洛桑森格在交接仪式上的讲话,其除了不断强调“藏人行政中央”这个流亡藏人政治组织与各国政府官员的接触外,更放下狠话“我们决不能忘记境内藏人的斗争,我们也决不能忘记155名自焚藏人的遗愿”。

当然,这相当程度上也是两人迥异的教育、政治经历所造成的政见之别,不同于洛桑森格在欧美的留学经历,边巴次仁在流亡藏人群体中成长并在其行政系统中任职多年,因此更能看到流亡藏人群体内部同样面临急需解决的教育、福利等相关问题。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中共统治下的西藏与流亡在达兰萨拉的藏人群体之间的差距已经日渐悬殊,这恐怕也是迫使新司政不得不现实考虑其出路的最大因素。

同样在5月26日的那天讲话中,边巴次仁在承诺其任内职责时谈到西藏问题的解决,除了用了“互利共赢”“愿意派人核实”中国发布的西藏白皮书,类似这样协商性的口吻外,甚至列出“未来如果我们需要与时俱进更改方针大计,我们将咨询相关机构,并根据民主准则做出决定”的表述。这一大重大变化可能意味着边巴次仁为了帮助达赖喇嘛重返故土,已经考虑在修改流亡藏人的政治主张或者说诉求。这将是突破达赖喇嘛“中间道路”的积极信号。

虽然未言明如何更改方针大计,而且截至目前,北京尚未对边巴次仁的表态给予任何回应,但至少转机正在出现——不同于洛桑森格,这位出生在印度、自称“基本是个印度人”的新司政在推行新的路线时已经不会再有像洛桑森格那样有历史负担。自2009年以来的激进自焚事件令北京怀疑洛桑森格是幕后的当然推手,这令流亡藏人与北京的接触根本无从谈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