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态度迥异 湖北党政主官同境不同命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9月,王晓东在武汉出席湖北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后传出中风入院消息。(湖北新闻视频截图)

最新消息,北京最终并没有因为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在湖北的最初扩散而迁怒原湖北省长王晓东。这一在疫情之初面对媒体镜头就应对疫情准备频繁出现口误的地方大员,6月23日被任命为中国全国政协下属农业和农村委员会的副主任,算是对他提前下台的一种“安慰”。

正如早前多维新闻所猜测的结果,自2020年2月份,北京为应对湖北疫情征调浙江系出身的时任上海市长应勇主政湖北,两位明星官员、时任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和省长王晓东便踏上了不同的仕途路径。

尽管湖北之疫情应对,二人皆有责任,但是很显然,北京对他们的处理手法差异极大,颇令人值得玩味。

蒋超良2020年2月份被免去湖北省委书记一职,甚至连交接班的机会都没有得到,便消失在中共政坛。此后,蒋超良,这一罕见出身于金融系的地方大员,在2020年10月份的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上出现,表明蒋超良并没有被免去中央委员身份。但是,尴尬的是,北京虽然没有对其进行公开批评,不过“裸退”一身轻,表明完全无意给予其任何宽宥的信号。

本来,蒋超良出生于1957年,若非疫情影响,大概率可以稳坐位置到2022年前后,甚至也不排除有更进一步,或至少于全国人大或者政协“赋闲”一段时间的可能。

而对于后者,北京非但没有在2020年2月同步免职王晓东,甚至还允其留任,戴罪立功。据称,王晓东自此冲锋陷阵应对疫情,堪称宵衣旰食,直到同年9月份忽传出因抗疫压力大而中风入院一个多月的消息。

尽管转年(2021年)5月份,王晓东依然在疫情后被提前下课,仅仅61岁便失去仕途未来,不过直到今次转岗全国政协,算是“平安落地”,所获待遇至少要远比其搭档蒋超良要优渥许多。

事实上,直到目前,北京并没有公开问责过王晓东,甚至还给予其如此体面的“退场”方式,已见北京用人之不拘一格,亦并非不容官员任何错漏不留任何情面和“戴罪立功”机会。要注意,北京这一难得的“宽容”安排还是在王晓东的“大管家”、原湖北省政府秘书长别必雄已然因涉贪落马的背景下作出的。这显得更为不同寻常。

当然,北京用人宽严相济又并非仅此一例。远的且不说,2018年7月份吉林长生问题疫苗案被曝光,当时主持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3年并刚刚接掌改组的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的毕井泉受此牵累,不得不引咎辞职。彼时,毕井泉时年63岁,尚未到正部级退休年龄,辞职后唯有潜心研究药监。

不过,北京并没有将其遗忘,被免职后毕井泉仍然以中央委员身份出席了2019年的中央全会,直到2020年更仿效正部级官员退休惯例进入全国政协,任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亦可以说得到了北京的特别优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