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分裂两阵营激辩新疆 郑国恩神秘身份浮出水面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6月下旬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爆发冲突,总计130多个国家分成两个阵营,围绕中国新疆地区展开了针锋相对的交锋。这一场巨大争议已然波及全球,其始作俑者其实主要是一位远在中国之外的低调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

郑国恩从2016年起抛出一个个耸人听闻、真假难辨的“爆料”,经过西方政界和媒体的放大,最终形成冲击中国的国际舆情。然而经由舆论的不断发酵和中国聚焦之后,郑国恩的神秘身份也正在逐渐浮出水面。

公开信息显示,郑国恩生于1974年,是一名德国人,拥有英国剑桥大学的社会人类学博士学位。他曾是“德国科尔塔尔欧洲文化与神学学院”的研究员。该“学院”是一所以“公益性质的有限责任公司”进行工商注册的基督教新教福音教派机构。福音教派的主要特征是直接通过传播基督来到的福音及传递基督的信息,达成耶稣教义的传播。

郑国恩曾对《华尔街日报》表示,自己研究新疆是受到“上帝的指引”“从《圣经》的世界观出发,教育人们用基督的信息影响万国”“我感到非常清楚地被神带领去做新疆研究,并且它变得像一个传教任务,或者说一个神圣的任务”。

郑国恩早前研究重点是中国西藏地区,从2016年开始将焦点转移到中国新疆。不过,郑国恩从未在中国的西藏或新疆地区长时间实地调查,仅在2007年以游客身份在新疆短暂停留。当时距离2009年7月新疆乌鲁木齐“七五事件”仅剩两年时间,距离郑国恩发布涉疆报告还有10年时间。因此,郑国恩对中国新疆的研究,几乎都是从互联网搜集而来。

2018年夏,郑国恩移居美国,其个人推特定位于美国明尼苏达州,服务于“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该“基金会”具有明显的美国政府背景,其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

1993年美国时任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签署联邦公法103-199条,其第IX条第905条提出将成立一个独立组织来建造、维护和运营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并为建立纪念碑收集捐款,并鼓励在共产主义政权下遭受苦难的所有群体的参与,一个名为“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的非政府组织随之成立。

未知该组织的“独立性”是否受到捐款来源的影响。1983年成立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主要资金来源是美国国会的年度财政拨款,被视为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白手套”。中国有媒体和学者亦曾称“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是“来自二十几个国家的新纳粹分子、法西斯分子和反犹太极端分子的庇护所”。

作为该基金会研究员的郑国恩的身份和报告真实性也受到中国质疑。

2020年12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揭示郑国恩的4种造假手法,例如郑国恩所称的2018年中国宫内节育器新增数量的新疆占比是80%,实际上仅有8.7%。2021年4月1日,另一位发言人华春莹通过展示一段网络信息指控郑国恩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佣金编造假新闻。

另外,目前西方媒体习惯性当作事实陈述的所谓“100万人被关进集中营”的说法,最初也是来自郑国恩。郑国恩在一次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时表示,“有一个当地警察局的文件,但是目前这份文件还不能得到证实,外国维吾尔团体得到了这份文件,《新闻周刊日文版》发表了其内容。其中提到的数字是89.2万人,但并不涉及新疆所有地区,一切较大的城市以及乌鲁木齐都没有被包含进去。估计,整个新疆地区大约有106万人被关到‘再教育营’中。”

由此可见,“100万人”只是郑国恩个人估计的一个数值,缺乏实证,存在很多推测成分。然而三人成虎、众口铄金,西方媒体和政界坚信不疑、群起传播,搭建起一个西方视角下认知中国新疆的信息茧房。

也有不少观点认为,郑国恩只是美国面向中国意识形态工作的一部分,服务于美国越来越加大施压中国的整体战略,因此其耸人听闻、缺乏实证和严密逻辑的报告能够轻易地搅动国际舆论,形成几乎是郑国恩一己之力撬动中国新疆地区的局面。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