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观察|西方虎视眈眈下 解放军透露弹药消耗大的幕后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共建党百年庆典即将拉开帷幕,中国国内欢庆气氛浓郁,中国境外环境的气氛却并不友好。即将卸任的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彼奇(Stuart Peach)6月25日对媒体称,中国军事现代化的速度“令人震惊”,并对中国日益增长的海外外交存在发出警告。而在此前十多天的北约峰会上,中国更是被定位为“对手”。

2018年1月3日,中共军委举行2018年开训动员大会,习近平向全军发布训令。(微博@新华视点)

引人注意的是,面对西方诸国这种虎视眈眈的遏制姿态,中国似乎并不在意。6月24日的中国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任国强大校对媒体介绍2021年上半年中国全军军事训练情况时透露“与往年同期相比,全军弹药消耗大幅增加。”中国官方释放的这些消息无疑更让外界敏感。

半年多前的2020年11月25日,中共中央军委军事训练会议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兼任军委主席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出席会议时发表讲话强调:中共十八大以来推动实战化军事训练,当前中国安全环境、军事斗争态势发生新变化,解放军要加快实现军事训练转型升级,“坚持聚焦备战打仗,坚持实战实训、联战联训”,中央、地方各部门则要支持军队练兵备战。

中国正面临国内外的诸多挑战,而且形势还在发展之中。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高级将领需要出台有前瞻性的战略训练计划,让军队备战就绪。习近平上述讲话的目的不仅是要强化军队作战能力,还要军队习惯使用高科技武器与军备,包括先进的坦克,军机和战舰等。

自2018年1月开始,习近平做为中共军队统帅,已经连续4年发布开训动员令。这不仅彰显了习近平在解放军系统的领导地位,也彰显了中共军改的阶段性成果。

近年解放军部分实战演习场景一览:

+10
+9
+8

美国兰德公司2017年的一篇报告中认为:解放军长期存在潜在的弱点和短板——制度上面临指挥机构过时、人员素质偏低、专业能力不足以及腐败滋生等;战斗力方面存在后勤不济、战略空运能力不足、特种任务飞机短缺、舰队防空和反潜能力不足。

但是兰德公司很快改变了口吻,该公司2020年8月的另一份报告认为,中国在亚太和全球舞台上的角色稳步上升,美军应该对中国这种态势做好准备。

解放军军改给自己带来的变换之快,不仅是被形容为“下饺子”速度的军舰更新和其他武器,比如2014年开始大批量服役的052D型驱逐舰、2020年开始服役并批量生产的055型驱逐舰;2015年开始服役的056型护卫舰、056A型护卫舰;2019年12月17日于三亚入列的中国国产航母山东舰;2017年7月30日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上首次以战斗姿态公开的第五代隐身战斗机歼-20;2019年中国国庆70周年阅兵式首次公开亮相的10吨级直-20通用运输直升机等等,也有人员和结构的大调整。

中共十八大之后,大约从2015年开始,解放军从顶层结构开始,重新构建“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领导结构,打破了过去“总部制削弱军委领导,大军区制形成“土围子”,大陆军制影响军队现代化,不利于跨军种联合作战”的体制机制障碍,军委对军队的集中统一领导及至的确立,使得解放军军种结构更加合理,指挥体制更高效。

近年解放军亮相部分武器如下:

+4
+3
+2

在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方面,则是大手笔裁军30万,解放军军队总额达到1949年以来最低水平;解放军陆军数量降低到一半以下,削减指挥层级。更值得关注的是,有消息称,目前30%的解放军前线人员受过大学教育,比很多资深的解放军将领在理解和掌握高科技方面有着更强的能力。

另外,在联勤保障方面,中国军队改变了过去不同军种、层级的军队后勤保障各自分立,条块分割;后勤部门以保障为主,不负责作战的状态,成立专门的联勤保障部队,军队后勤首次实现联合保障。提高后勤保障的标准化、可靠性和效率。

军队、武警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则从根本上遏制了曾经的军中腐败财源,让军队回归集中精力打仗这一根本概念。后续的2018年的中共党政机构改革中,针对武警的跨军地改革也同步开展,以“军是军,警是警,民是民”为原则理顺武警部队的职能。

结构调整之外,中国军队近年包括航母等新武器的快速更新换代,让即将卸任的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彼奇(Stuart Peach)在今年6月25日表示,称,“中国造船速度之快令人非常震惊,中国空军现代化程度之高令人震惊,中国在网络和其他形式信息管理(尤其是人脸识别)上的投资之多令人震惊。”

中国的这种强军举措给西方国家带来进行的同时,当然不可避免地给自己带来了更多的外部压力。近期G7峰会(6月11日至13日)和北约峰会(6月14日)的召开,被外界普遍视为美国集结盟友遏制中国的大规模行动。

G7峰会虽然没有中国参加,但中国话题却几乎“主导”了整个会议。更加引发观察者注意的是,作为一个军事同盟,北约峰会在公报中首次点名中国,代表着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军事上郑重其事地将中国摆上“对手”的位置。中国方面的回应也毫不客气:“中国不会对谁形成系统性挑战,但如果谁要对中国进行‘系统性挑战’,我们不会无动于衷。”

众所周知,2021年中国国防预算为1.35万亿元人民币(约合2,090亿美元)。而北约30国2021年军费总额预计高达1.17万亿美元,占全球军费总额的一半以上,是中国的5.6倍。其中美国一国的国防支出就占7,405亿美元。

在中国军事实力和国防开支均落后于美国的前提下,中国这种颇有“硬碰硬”姿态的回应却并不令人意外,所谓实战演习频率增加导致“全军弹药消耗大幅增加”不过是表象,中共高层誓要提高军事实力的筹划和决心才是真正原因。

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闭幕后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全文中,出现了“全面加强练兵备战,提高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战略能力,确保二〇二七年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这是中共的红头文件中第一次出现“建军百年”目标,是继“建党百年”和“建国百年”这“两个一百年”目标之后,中共的“第三个一百年”奋斗目标。

在目前的中共高层看来,虽然中国经济实力目前已经有了足够增长,但无论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共建党百年目标),还是“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中共建国百年目标),如果没有相应的科技和军力支撑,很容易沦为镜花水月。

2021年中国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出席解放军和武警部队代表团全体会议时强调,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是“十四五”开局、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开启之年,也是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新“三步走”起步之年。

这里的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新“三步走”,指的是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提及的“到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战略能力有大的提升”,“到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到本世纪中叶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依照中共多年的长线战略作风,美国以及盟友国家的施压恐怕很难阻拦其设定的步伐。

北京观察专栏稿件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