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看世界|当主角光环不再 香港怎样正视全球新秩序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70后、80后、90后、00后,他们走出去看世界之前,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也不像我们当年那么土了。”今年中国“两会”期间,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全国政协联组会时谈及新一代中国人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和“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当中的变化。不久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及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美国阿拉斯加举行的中美高层战略对话上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等激烈交锋,甚至批驳美国当局仰仗军事经济优势,肆意践踏国际关系准则,而且干涉中国内政,对中国内部事务说三道四。

“中国人不吃这一套。”杨洁篪的强硬姿态,不但在国内引起回响,而且引发国际关注。不少分析认为,中国有意借此次会谈树立两国平等外交新常态,而非继续遵循以美国为单一大国核心的世界规则,而美国显然还未能完全接受。当中国开始“平视世界”,而“美国治世”即将被打破,基于“反修例风波”的鲁莽而闯进中美博弈大局的香港,又该怎样调整“一国两制”之下对内对外的视角?正在牛津大学攻读政治学博士的青年学者黄裕舜、向来关注港事国事的公共行政学者张炳良,以及正在美国执教的陆恭蕙,就此与多维新闻进行对话。本篇为“全球新秩序中的香港”系列报道第一篇(共四篇)。

系列报道第二篇:香港看西方|“反中亲西”写入DNA? 不过一场镜花水月的幻想

系列报道第三篇:香港看国家|从抗拒到接纳 港人如何摆脱“恐中”心魔

系列报道第四篇:香港看自身|有限角色无限潜力 治港者需讲好“三套论述”

在过去百年间,世界格局都由欧美主导。然而,以中国为首的亚洲地区的崛起,为旧有秩序带来新的可能性,同时对美国及其主导的“西方世界”构成挑战。二战之后,美国主导、注重国际合作与和平的“新自由主义”成为“世界秩序”。然而,上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新现实主义”却有了复兴的迹象—将权力作为国际关系中最重要的因素,反对“全球化”。

随着中美之间关系恶化与贸易战持续,世界原有格局受到冲击。早在2012年,美国政治学者格雷厄姆·埃里森(Graham Allison)便以“修昔底德陷阱”描述美中之间潜在的冲突——当大国的霸主地位受到新兴强国的威胁时,二者之间的战争将难以避免。

以中国为首的亚洲地区的崛起,为旧有秩序带来新的可能性,同时对美国及其主导的“西方世界”构成挑战。图为上月中美高层在阿拉斯加会谈中激烈交锋。(资料图片/美联社)

新格局形成的必经过程

3月25日,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在其上任后首次正式记者会上表示,美中之间的激烈竞争是可以预见的,但中国若想成为全球第一强国,“not on my watch!(有我在,休想!)”在此前一周的中美阿拉斯加“2+2会谈”上,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亦强调:“美国在世界上发挥领导作用,参与世界事务的一个标志,是我们的联盟和伙伴关系完全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上,而这正是拜登总统致力重振的。”杨洁篪则严正指出:“美国本身并不代表国际舆论,西方世界也不代表。我们希望美方在谈到普世价值和国际舆论时,考虑一下这样说是否放心,因为美国并不代表世界,它只代表美国的政府。”舌剑唇枪背后,是两个大国分别对世界的宣言。

尽管双方在会谈中看似“水火不容”,却远未到、也不会到“你死我活”的境地。香港民主党出身的前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香港教育大学公共行政学研究讲座教授张炳良对多维新闻记者表示,中美之间不会出现某方被完全击败的情况,因两国都有着相当的实力,故只会出现“美国不败,中国不倒”的局面,无论经济还是军事,都将是相互平衡的状态。

他又表示,自己惯常称二者的关系为“美中关系”,因过去几年的对峙多由美方挑起——美国一直以来都担忧中国崛起,在所谓的制度、价值及其他方面都有很多冲突,故不单特朗普的反华“鹰派”,美国朝野现在基本上已有共识要对中国采取比较强硬的态度,而在此环境下,双方便需要在阿拉斯加会谈中“提高调子”,且予人“互相高调批评”的观感。

美方宣扬自己的“不败”权威,中方则高调反击。张炳良表示,这种方式在外交上并不罕见,当关系本已很差的双方同时出现在会议桌前时,定会表现出“强硬”姿态给各自国家的人民看。他分析指:“表面上看,这个会谈似乎进行得不愉快,但我认为这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因为在世界局面发生变化时,一定会经历这一过程。”

香港改革派青年、政治及经济学者黄裕舜亦认为,此次会谈尽管处处“强硬”,但完全符合二十一世纪的外交惯例,基于对选民、国民的交代,是需如此表演的。他进一步解释:“拜登需要向自己的选民交代,而他争取到的选民是保守的白人中产或劳工阶级选民,他们对中国持一种根本性的怀疑态度。若要满足他们,就必然要表演得像‘强硬鹰派’。”

黄裕舜认为香港不能再以自己是主角的视角看世界。(HK01)

香港从来都不是孤岛

世界新格局之于香港而言意味着什么?无论在中美之间,还是国际范围内,香港都无法独善其身。香港与美国的关系建立于1843年的英殖时期,1992年美国通过《美国-香港政策法》,基于《中英联合声明》中中国对香港自治及维持自由的承诺,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美国在外交及经贸政策上将香港与中国大陆区别对待。张炳良解释,其实就是以美国立法的方式,处理美国与回归后的香港之间的关系,即给予香港不同于内地的特殊待遇。

香港经历2019年的社会运动后,美国于去年5月表示香港已“不再享有高度自治”,故不再继续享有《美国-香港政策法》中赋予的特殊待遇。在《港区国安法》颁布后,特朗普下令取消香港特殊贸易地位,并制裁内地及香港参与《港区国安法》制订的相关官员。张炳良指出,香港和美国的关系变动很大,由美国带头,西方开始推动对香港的制裁,特别是来自“五眼联盟”(Five Eyes,由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及新西兰组成的情报联盟)的针对。

今年初,连续二十五年盘踞“全球最自由经济体”榜首、去年排第2的香港,以及第35位的澳门,被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剔除”出独立评级和排行榜,今后将与第107位的中国一同参与评分。张炳良指出:“可以看出,这是在特别针对香港,也意味着大局的变化。在香港被国际环境针对的同时,由于过去两年发生的事,中央政府也判断香港已‘基本失控’,并认为这是受美国幕后干预所致——香港变成了一个美国针对中国、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战场,所以对香港进行了非常大动作的政策调整。”

世界新格局之于香港而言意味着什么?无论在中美之间,还是国际范围内,香港都无法独善其身。(HK01)

香港受到两面夹击,在今后新格局进程的推演中,在中美胶着下,势必会受到来自双方的压力——制裁与反制,挑衅与反击,都令香港再无逃避之可能。世界旧有秩序遭到挑战,各个国家和地区趋于归边。香港应如何看待这个正在变化中的世界,有无能力将自己独立于纷争之外?显然,政治现实是,作为中国的一部份,香港没有理由不站在国家这一边。

“这是全新的全球地缘政治,对香港而言是全新的格局。”张炳良指出,一方面,与中国处于对峙关系的美国想将香港推向西方,推向一个与美国较友好的关系;另一方面,北京会将香港拉得更紧,逐渐将香港拉到令其觉得安心的轨道上,拉回中国未来发展的轨道上。双方的一推一拉,正在同时对香港发挥着作用。

3月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席中国政协联组会时指出,“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张炳良分析:“俯视、仰视是在什么情况下出现?是在双方关系不对等、不平等下。若有一方是强大的权威,便不会有‘平视’一说,如英殖时期,香港人清楚自己不是主人,所以只能仰视‘洋人’。‘平视’则建基于双方的平等,更似朋友,而非从属关系。”

3月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席全国政协联组会时指出,“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新华社)

不是戴着光环的主角

张炳良指出,这些视角的比喻亦适用于内地和香港——内地与香港优势不同,本应为平视关系,但也出现了一些不自然的俯视、仰视,如过去内地经济发展落后于香港时,不少港人便有“看不起”内地人的心态。回归之后,香港作为一个特区,很多时仍需中央作最后定调,所以部份港人或会产生仰视北京的感受。

香港人应抱有怎样的视角看待自己、内地、美国,甚至世界?

黄裕舜发自肺腑地说:“很多时候,香港是以自己为核心看世界的,是一种先天的优越感——这不难理解,当一直被重点栽培,自然会认为自己是戴着光环的主角。而当香港逐渐失去这个光环时,就不能再用这样的视角看世界⋯⋯还想中国围着你(香港)转,美国也围着你转,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我只觉得荒谬,不切实际,自欺欺人。然而,尽管不再是主角,但需明白,香港仍能担任大配角。”

一语道出真谛,也撕开了一直挡在港人眼前、不愿面对的一层纸。上述的优越感或许曾经拥有,但如今内地城市逐渐崛起,香港的唯一性不断受到挑战。同时,港人心之向往的西方世界的自由民主体系及价值观也一次次地暴露出缺陷。过去左右逢源的香港,如今遭“里外夹击”,是时候反思并重新厘清香港自身的位置,并开始正视中国与西方世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