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建党百年|中国舆论场上“永远的神”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6月29日庆祝中国共产党一百周年“七一勋章”的受奖仪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获奖者不乏中国年轻一代也周知的“网红”,比如在贫困地区创办免费女子高中、改变无数贫困女孩命运的张桂梅。

综观这次的建党一百周年,在中国舆论场中,官方宣传、民众回响与各社交平台,融合在了一起。比如中国年轻人爱用的视频网站“B站”的建党百年专页中,讲述钱学森、袁隆平等人的事迹,同样播放量不低。

其中,中国科学家钱学森那句“(导弹)外国人能搞的 中国人不能搞?”被年轻人誉为“YYDS”,意思是“永远的神”。“YYDS”如今是中国互联网上的热门用语,举凡食物、偶像、国家,都可以“YYDS”。

而被“YYDS”的,可不只钱学森。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医学家钟南山、新冠疫情时的护士们、神舟十二号的航天员,以及各种“中国科技”、“中国制造”,都受到年轻人“YYDS”式的追捧,连官方媒体都出来加入这波“YYDS”之热潮。

提起年轻一代的追星,许多人会想到就是追着那些年轻的流量艺人跑,然而这早就是老观念了。那些对农业一窍不通的小年轻,仍会悼念袁隆平先生;不懂医学的小朋友们,会看钟南山如何解读疫情并在社群平台转发“金句”。

对于国家科技进步的视频,同样会产生大流量,并且受到广大转发和追捧。

可以发现中国舆论场上的追星,与“爱国主旋律”、文化自信等,非常完好地融合。

中共建党百年之际,热播的“主旋律剧”《觉醒年代》受到年轻人的热捧。(微博@觉醒年代官博)

“饭圈”、追星与国家

时间先回到2017年,中韩因为萨德事件而交恶,那时喜欢韩国明星的中国“饭圈女孩”(饭圈,意思是粉丝团)一度成为舆论焦点。然而那时观察微博可以讶异地发现,不少“饭圈女孩”明星照追,但对于中国政府的“限韩令”也同样理解。

2020年年初,新冠疫情爆发,湖北情况严峻,那时非常多的中国明星后援会组织起来,将一箱一箱物资发往灾区。在类似的时间,网上痛骂湖北政府的无能,甚至出现不小质疑体制的声音,“我对祖国脱粉了”之声曾在互联网发酵。

这现象昙花一现,随着后来疫情管控措施得当,外加欧美疫情爆发,“脱粉”的人们再次回归。2020年10月,韩国偶像团体BTS防弹少年团因为在一场活动中表示,“今年是朝鲜战争爆发70周年,我们会永远铭记两国(美国与韩国)共同经历的苦难历史”,引起中国民众不满,引发了一波“脱粉潮”。

从这脉络来看,整个中国舆论场有两个不同于欧美、日本或韩国的追星现象。其一,“国家的‘明星光芒’大于明星个体”,中国年轻人将“祖国”同样当作明星来追捧。

同时,国家对明星有要求,明星也需要去符合这个要求(爱国爱党、宣扬正能量),才能受到追捧。“阿中哥哥”(年轻一代给中国取的拟人化名称),无疑是最顶级的流量明星。

其二,“祖国明星化”并不完全是“中共宣传之功”,更多的是中国政府的施政受到认可,这是民众最现实的考量。

那时有BTS的粉丝在网上发表“脱粉宣言”,写得非常直白“多少先烈壮烈牺牲,换来今日富强的中国”,类似的“脱粉宣言”当时非常多,“我生活在一个很和平安全的国家,国家面前无偶像”等等。

“YYDS”,民众并非“全然被动”

承上,可以发现,西方媒体此次在描绘中国共产党的建党百年时,多着重于中国政府的宣传,而人民是“被动接受”的。

但从数年前发展到今天的中国互联网舆论就可以发现,人民究竟是被动接受多、还是“主动强化”,还有待商榷。

当国家能拟人化为“阿中哥哥”,“国家的科技”能被做成各种视频并受到小年轻追捧,就证明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同于十多年前之“党说,人民听”,在某一程度上,是人民自发地参与。

中国崛起后面对的国际压力,无疑强化了年轻一代“中国不能再次被西方分裂”之感。而他们的成长经验也告诉他们,中国这一套模式,是能够解决问题的。

与此同时,中共的宣传机制,也非常及时地融入了年轻人的认知,甚至因应年轻人的喜好而改变宣传方式。若无太大意外,再过几年,到底是中共的主动宣传,还是年轻一代的“主旋律声浪”过大,将很难分清。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