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七一 提醒港府应想如何发挥香港特色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以往在7月1日香港回归周年,香港特首也会在早上出席庆祝酒会;下午在维园,则有组织及市民发起游行,表达对港府管治的不满。但今年的七一不一样,香港特首既不在香港出席酒会,七一游行也不获发不反对通知书,申请方表明不会宣传和组织游行。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赴京,与一众高官出席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纪念活动。新上任香港政务司司长的李家超署特首,包括出席升旗仪式和庆祝酒会。以往香港人或许较少留意到,建党纪念日跟香港回归周年相同。今年百年党庆,相关宣传和活动规模大得多,当然没有人会注意不到。这也在某程度上提醒了我们,七一回归其实也意味着要多认识国家以至其执政党中共。

当市民开始信心动摇的时候,港府更应该想想如何发挥香港特色。(HK01)

回归,当然也不能不谈50年不变。今年回归已经24年,一些人因为港版国安法的落实和选举改制而高呼“一国两制”已死,提早26年为香港盖棺。但其实“一国两制”作为中国的基本国策,2019年中共四中全会的“坚持”之一,香港的独特性必然需要及会保留。由健全的法制、普通法的传统、较大的政治宽容空间,以至资本主义经济,这些不但50年不变,也将会超越50年。当市民开始信心动摇的时候,港府更应该想想如何发挥香港特色。

回归,也意味着港人治港。在作为英国殖民地的时候,香港由英国派来的港督管治,即使后期多了香港人升至高位,但也难言港人治港。回归以降,香港实现了港人治港,但24年来却未见善治。论居住,租金及按揭也占去了很大部份支出,而且居住空间不见得大;论工作,未见产业转型,可以选择的不多,年轻人大学毕业也难见出路。港人治港之上,我们能否追求善治?

结果,回归对于一些人来说只意味一天假期。之所以如此,部份或因为政治低气压,令市民对社会和政治不再关心,但亦很大部份原因在于香港人平日工作已经非常劳累。每天通勤、加班工作、担心冻薪甚至裁员者不计其数,对于他们,七一最大的意义就是多一天假期。不论是休息或是与朋友相聚也好,他们就只想寻回一点生活。若然七一对香港人的意味只剩下此,无疑是香港人的悲歌,我们亦不能不问港府该当何罪?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